试从语言的角度解释为什么中国新冠肺炎防控比国外好

疫情防控是一个公共卫生领域的课题,它有很多个方面,医疗也只是其中的一环。我们也可以从语言的角度来观察。比如,要想防控好新冠病毒肺炎,首先人们得重视,重视程度如何,疾病的名称很关键;其次病的名称写法要简单,复杂还是简单,对抗疫宣传也有影响。

Continue Reading →

读不懂的原文,写不好的译文:从《经济学人》中一句话的翻译说起

要真正读懂《经济学人》这类英文原版财经文章,分析字面的意思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同样关键的是对主题内容和相关的经济、政治情况要有足够的了解,否则就只能深陷文字的迷魂阵。其实,翻译工作想做好也未尝不是如此,相关的“语言知识”、“专业知识”和“百科知识”都要过关,任何一个方面有欠缺都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 《经济学人》中的中美制造业 2017 年 1 月 7 日出版的《经济学人》第 8 页上有一篇很短的文章《钢铁人,纸牌屋》(Men of steel, houses of cards)。文中说,中国政府补贴国内行业,使得廉价的中国产品倾销国际市场,导致美国相关行业的工作机会流失,而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现已就任)则打算向从中国的进口产品征收关税。文章作者认为,对中国的钢铁等产品加税是正确的,但要是对苹果手机这类产品加税则是搞错了状况。文章有一句说: China’s government does not subsidise the…

Continue Reading →

盛夏时节的翻译与英语吐槽

1. 读懂英语不容易 读懂英语不容易,原文作者灵光一现或者自己糊涂的时候尤其如此。比如,爱因斯坦说过一句话:If the facts don’t fit the theory, change the facts。这句话我是在微博上发现的,看似非常简单,没有“生词”,应该很容易理解了吧。比如从微博上找来的这三句: 事实不符合理论那就改变事实吧! 若现实无法承载你的观念,就用你的行动去改变现状,让你的观念得以众所周知。 如果事实与理论不相符,那就改变事实。

Continue Reading →

话说语言中的“比较”与用法选择:甲比乙大 3 倍是什么意思?

世间万物尺寸有大有小、数量有多有少、程度有高有低,于是就有了比较。比如,甲比乙大 6 岁,甲比乙大 3 倍。“甲比乙大 6 岁”不会有误解,它的意思是甲比乙早出生 6 年。但“甲比乙大 3 倍”就容易有误解了。有人认为它的意思是“甲三倍于乙”,也有人认为是“甲四倍于乙”。

Continue Reading →

对《张教主细评@翻译活龙活现的‘中国的士大夫与民本思想’译文》的回应

下文中,《两篇译文的比较和一些讨论》一文原文以灰色字显示,我所做的“回应”是针对原文中“点评”部分的,以深棕色显示。如要阅读我对获奖译文和原文的评论,请阅另一篇博文《译文示例:北语翻译赛汉译英 “中国的士大夫与民本思想”》的“第三部分”。下文中,如果有的“点评”没有“回应”,则表示我赞同原文作者的意见或者暂无意见。

Continue Reading →

对《两篇译文的比较和一些讨论》的回应

下文中,《两篇译文的比较和一些讨论》一文原文以灰色字显示,我所做的“回应”是针对原文中“点评”部分的,以深棕色显示。如要阅读我对获奖译文和原文的评论,请阅另一篇博文《译文示例:北语翻译赛汉译英 “中国的士大夫与民本思想”》的“第三部分”。下文中,如果有的“点评”没有“回应”,则表示我赞同原文作者的意见或者暂无意见。

Continue Reading →

从 spirit 和 civilization 和“精神”、“文明”含义基本对等谈学英语必须要勤查好词典

学英语要勤查好的英语词典,这是本博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了。词典是从古到今不知道多少代词汇、词典、语言专家根据大量材料、符合专业标准的方法以及专业的态度精心打造出来的。因此,要想知道一个词或者字是什么意思,首先要做的是吸收以往专家的研究成果——直接去查阅各种高质量词典,而不是凭可能并不确切的印象、并不广泛的经验或者极为有限的资料想当然地“觉得”某个词或者词“应该”是什么意思。毛主席 80 多年前就说过“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还说过“不做正确的调查同样没有发言权”。

Continue Reading →

外国人不知道什么是“面子”吗?

在中国有很多传说,比如外国人不知道什么是“面子”。而且连堂堂的林语堂也这么说:“中国人的‘面子’这个东西,无法向外国人翻译,无法为之下定义。它像荣誉,又不是荣誉。它比任何世俗的财产都宝贵。它比命运和恩惠还有力量,比宪法还受人尊敬。中国人正是靠这种虚荣的东西活着。”林语堂不但解释了什么是面子,还顺便骂了中国人靠“虚荣”活着。看来这是“铁案如山”了,无法翻案。中国人不但要“面子”,而且宁可“活受罪”。这不,央视著名主持人芮成钢的微博又转发了林语堂的这句话,引起一片赞同之声。其实,我比林语堂高明多了,因为我不但知道“面子”就是“脸”,而且还知道“脸”在英语里就是“face”。但是,可惜我的“面子”太小,我和其它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在微博里无论怎么留言解释外国人其实是知道什么是“面子”的,也没人给我们“面子”仔细看看。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