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一篇

看见了吧。我这个贱人是半夜爬起来写这无聊的日记的。自从被绑在公司这部战车上之后,即使够不上日理万机,也是难得闲暇的。在闲暇时,也不干正经的事情。看着自己这些年来买的一排排崭新的书,感觉离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也不知道我到底想干什么。千里迢迢的把他们请到我家,难道就是让它们无聊地站在书架上或者躺在床板底下不见天日不成?书们,我真的是对不起你们啊。我改,一定改!

最近正在看一部电视剧《蜗居》。这对于我来说是比较难得的。我平时就是吃饭的时候看看动画片或者新闻什么的。电视剧我一般都是不屑一看的。炒得火热的大片基本一个没看过。什么《无极》、《夜宴》、《满城尽带黄金甲》、《后天》,一概没看过。

但是,《蜗居》似乎跟《潜伏》一样,你要是不看就有“掉队”的危险。往大了说,人作为一个社会的一份子,是必须要有作为社会成员的“共同记忆”的。作为紧跟时代的我来说,这部电视剧必须得看。

这部电视剧从第一级到第十二集算是故事的酝酿阶段。看得我目瞪口呆,倒不是因为里面过于露骨的性暗示(对于内心“肮脏”、“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我来说,这些算不了什么了),而是因为剧中毫无遮掩的“写实风格”。

我深为诧异这部电视剧当初是怎么通过宣传部门审查的。难道,中国言论自由了吗?

剧中的地产商和宋秘书之间的私密谈话句句惊心动魄。它就是让你知道:政府部门和地产商是穿一条裤子的,比沆瀣一气更严重,他们就是一家人。地产老板陈寺福一副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在有着正义凛然面孔的宋秘书面前一口一个大哥、既奉承又亲热的样子,俨然一个是黑社会大哥,一个是小弟——而且剧中人也就这么说的!

还有宋秘书让一个有实力的地产商买下政府原打算建成城市公园的一块地的那场戏。它就让我觉得:地产商怎么干都行,有条件要干,没条件政府创造条件让他干。

这部戏,明明就是发生在上海的故事。根据中国的国情,却把这个故事发生地点改成了莫名其妙的“江州”。不过细想想编剧还是很高明的,“江”乃长江,“州”乃地方,江州就是长江上的一个地方。这样一来从重庆、武汉、上海等等长江上下游的城市全能包括了。

剧中对贫富差距进行了非常写实的展现。编剧就是想刺激观众的神经。海藻为两万块钱发愁,而宋秘书抵得上三部奥迪的座驾上“随随便便”在手套箱的信封里就有两万。在海藻痛说家史想再向宋秘书借钱时,他揶揄海藻说了这么多原来就是六万块钱的事。

还有“小三”海藻的成长历程。海藻从不食人间烟火的纯情少女到朝秦暮楚、恬不知耻的二奶的转变在剧中似乎不太有说服力,感觉有点太“突然”。但仔细想想姐姐海萍痛斥穷男人的爱情骗术和好男人的定义(拍上票子、送上房子),海藻的转变还是有充分事实依据的。人的转变可不都在一念之间吗?在写实地表现婚外恋时,这部电视剧的惊心动魄之处一点也不亚于对官商勾结的展现。比如,海藻看到大奶找上门来时手足无措、既可怜又可恨的独白真是让人好气又好笑。

这部戏我还没看完。但我看过结局的介绍。它跟《水浒传》一样,为了能通过审查、并且为“主流社会”所容,结尾处关键人物必须要被“招安”。只不过这个宋思明是自杀而已——咦!这厮也姓宋!靠,宋江不也是自杀的吗?————

编剧六六同志,也许是我想多了。

2009年12月5日星期六 零点二十三分

下载日记软件:效能日记

5 thoughts on “日记一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