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无题无题

我的博客现在更新频率越来越低,年初定下的多写这、多写那的目标现在看来肯定是实现不了了。原因无他,从十分麻烦的个人网站开始到十分方便的WordPress博客系统,我在网上经营的“自己的品牌”已经十多年了,现在已经到了在博客上“无话可说”的阶段了。放眼整个互联网,能像我一样把这个东西搞十年的人也不是很多。能“坚持”下来的也许都是我一个朋友所说的那种“矫情”的人。

我为什么感到无话可说了呢?我试着总结了一下。我原来有牢骚、感慨可发,有时还像个愤青一样(其实就是)。而现在,我不想再在这里骂人了。也许是心里麻木了。也许是担心我在这里骂人,我现实生活中的亲朋好友、工作伙伴会对我有什么不好的“看法”。

大兴、北京、中国、世界每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我也跟踪不起了。我还没讴歌山西王家岭的救人奇迹,甘肃玉树就又地震因此又引发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事迹。我还没感叹波兰原总统座机坠毁国家精英全军覆因此勾起我对这个国度的悲情之感,台湾的政坛双英(马英九和蔡英文——听说她的英文很菜)就ECFA(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议题展开了公开电视开辩论。我估计,还没等我开始思考台湾如果借ECFA经济全面搭上大陆的快车那么对和平统一大业有什么积极的影响,更重要的事情还会发生。比如,英国物理学家霍金正在拍摄一部纪录片,建议人类千万别去找什么外星高级生命。因为这些异族的家园耗尽了资源,正愁没有地方可以安家,能找到地球这样的好地方他们求之不得人类自己就别没事找事了。

写着写着,我想起了郑渊洁。因为句子不加标点全靠读者领会就是他某一阶段的写作特点至今仍然让我记忆犹新。

我清楚地记得买的第一本《童话大王》,里面有《机器猴》故事的结尾部分,至今没看故事的开头部分。他的童话伴随我走过小学、初中,乃至中专的时光。我长大了,他的童话也就不看了。但是现在老郑在当今文坛上是相当活跃的一个人。靠着一支无比高产的笔,写出了自己的童话帝国。最令人不齿的文人是“御用文人”。简单说就是不是靠写作,而是靠老板发工资而生活的“作家”。“御用”是“御用”,但分为谁所用,比如我朝的作协就由人民的税款养活的一拨人,作为“驻会作家”是很令他们自豪的,也令别人甚为羡慕的。不过,前一阵北京的作协惹恼了老郑,老郑退出了;最近中国的作协也惹恼了老郑,老郑也不干了。玉树地震老郑捐出100万稿费,同时在自己的博客上贴出捐款的发票——不搞假捐。

上个周末去了北京植物园。去了之后甚为后悔:早上七点半出发,快到地方了,车堵得只好步行,十一点半才进园子;里面自然是很开阔,让经日在小屋子里呆着的我感到心旷神怡,可是植物园的草地才刚刚泛绿,花朵也不甚鲜艳,比如曹雪芹故居的黄叶村的竹叶真的都是黄页,一个绿的都没有,又让我若有所失。我建议,这些景点还是五月份去好,而且要选在周一到周五之间去。如果非常不幸只能在周末或者去,那我祝你好运不要被如梭的游人扰了游园的兴致。

说到这里,我得记录一下。年后我买了两件奢侈品:一个是花了大约2200元买的索尼WX1数码相机,一个是花了1500元买的诺基亚E63手机。原来的佳能Ixus 430已经服役六年,最北去过黑龙江最南去过贵州,修理过一次;原来的索爱服役不足一年,摔了,没坏,但不想用了,就换了大屏幕的智能手机。

周末跟同学在呷哺喝酒,喝的是四块多钱一瓶的百威。现在情况不太妙,因为我已经能喝出燕京和百威的差别,也许我就朝着喝酒的方向发展下去,自己没事也整两瓶喝喝。北京太TM大了,喝完酒又跟同学到他在望京的家去混了一宿。第二天早上从望京一路杀到大兴黄村,我要是坐动车都到秦皇岛了。

最近一年,我的博客是无比的安静。可我的生活其实是无比的喧闹——也许只存在于我的大脑中。每日的工作不到晚上没完,一天一场战斗;在北京生活的一大难题——房子,去年夏天搞定了;今年,老婆又恰到好处地有喜了,又忙、又懒、又馋的我实在无暇照顾几乎一天一个状况的老婆,只好把远在东北的老妈请来搞搞后勤。现在,我又像虎年春节在秦皇岛丈母娘家一样,到点吃饭,绝不拖延了。看看我这因为闹智齿而牺牲的两斤体重很快就长回来了。

说到智齿,我可有话说。前一阵智齿发作的时候,我对着镜子数了数,从门牙牙缝开始数,我左边八颗牙,右边八颗牙,上下各十六颗牙,加起来32颗,长全了。非常难得的是四颗智齿,只有一个长歪了,其它三颗长得都非常正点,是最年轻的,没准等我老了,就靠他们四兄弟吃饭了。

说说智齿牙疼看病。突然有一天牙肉又疼了。开始没在意,相信它会像原来一样疼一疼过几天就好了。狠心的我甚至狠狠地用自己的牙去咬自己的牙肉,总感觉是什么东西碍事——这可真是兄弟相残啊。

可是它越来越疼,一照镜子。好嘛,那颗长外的智齿把下面的牙肉咬得稀烂,肿了发炎能不疼吗。吃饭只能吃不用嚼的,生往肚子里咽,胃隐隐约约的有些不爽。那段日子,那叫一个苦。还好胃口十分配合——既然牙肉的肿得发炎没法“吃饭”,胃口就根本不饿。

疼得实在忍不住就去医院看看。到大兴区医院(现在大兴人还把它叫县医院),专家的号没挂上,三个小年轻给我看牙。其中一个随便看了看,说:智齿没什么功能,等不疼了拔了吧。当时我心里万分不乐意:牙长得好好的,你说拔就拔,感情不是你的牙了是吧。心里这么想,嘴上说:我回家考虑考虑。

从医院出来,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她说让她牙科同事再给我看看。这位大夫也是简单地看了看,说没事,牙长得挺正,下面的碍事的牙肉咬咬就没了。现在,我的牙一切又正常了。看看。都是大夫,差别咋就这么大呢?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各行各业不都这样吗?其实,即使再疼,我也要忍,留着我可爱的牙齿,会熬出来的。我相信我的牙。

啰啰嗦嗦地给互联网又制造了意识流的垃圾信息了。你要是能看到这里我说声谢谢你。不过,我已经初步想好了。我要把这个博客改成专门汇集各种知识的地方,以我所学、所知贡献给大家。

在我开始博客之旅的时候,记得在哪里看到有人说,论坛是大家闹闹哄哄你一言我一语的地方,而博客是有组织提供知识的地方。我希望我的博客变成这样的一个地方。

将来,我不愤青、不矫情、不骂人、不愤世嫉俗、不激扬文字。但也不好说,也许哪天我又像今晚这样咧咧个没完。

你就等着我写吧。

10 thoughts on “无题无题无题”

  1. 我的博客可能又高产,又保守。:) 但是,我的目标不是提到每一项新闻题目。就愿记录对我来说有意思的话题。JR 不是报纸。博主应该不要感到这种高产压力!

  2. 这也应该是微博为什么这么火的原因吧?

    坚持,坚持!

    可能很多人在小学中学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写作文,到了写博客,垒砌那么多字也够人烦的咯。

    微博写那么几十个字,就是一次更新,也算了懒人的福地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