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平安夜

首先,祝大家在这个平安的夜晚温馨地度过这一段美好的时光,明天再正式互祝“圣诞快乐”。接下来就是新年了,在这个承上启下的时候,有必要写点什么——回忆一下,或者展望一下马上就要到来的2009年。我不只一次在每年结尾的时候感叹这日子过得越来越快,我早已经度过了“2”字头的岁月,奔“4”而去了。等到奔“5”的日子,我可就真的老了。人年轻的时候怕老,怕老的时候什么都干不了。其实,等老了就不想干年轻时想干的事情了,而且会找到其它能干的事情。

这个月我去了一次秦皇岛。

秦皇岛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海、有平原。住在这里的人这几样好处都能得到,而且冬天不太冷,夏天不太热——当然,这是跟东北的冬天和南方的夏天比的。东北人特别喜欢这里,所以这里就聚集了好多。

这里跟我老家十八站的渊源还不太一般。十八站是林区,当年鼎盛时候的林业局在秦皇岛这里设有木材销售的据点。于是,一波接一波靠着木材发了家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优秀分子就来这里安家落户。要是你说自己是从十八站来的,了解情况的秦皇岛人也许会觉得:哦,你是发了大财来的。

岳父岳母就在这里安营扎寨了,可惜不是“发了财来的”,而是女儿在北京工作稳定了之后才来这个离北京较近的地方的。他们在一个大市场里开了个烤鸡店,每天能买个几十只,两个人还能忙得过来。

这个月,老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完整的周末,就决定去秦皇岛。她和我结婚以后,老爸已经要3年没见了,老妈也好不了多少——今年夏天才见三年里的第一面。东北的小地方交通实在不太方便,在秦皇岛就近多了。坐上动车,两个小时就到了地方,跟我下班从朝阳回大兴花的时间一样。

那里的亲戚家有很多小孩,去看望亲戚就给这些小朋友买书当礼物——其它的也没什么买的,这也不缺那也不缺。一个是刚出生没多久的,一个是刚上学的,还有一个上大概四年级的。给他们分别买了识字卡片、精装的漫画书,还有我小时候喜欢看的郑渊洁的童话,我还特意选了我看过的——比如那个我实际上没有看全的《机器猴》。

周六在姨妈大哥家吃饭。大哥特意买了非常贵的小螃蟹,给我老婆吃。她爱吃,但我觉得太麻烦了,饿的时候吃它干着急。自从跟老婆结婚,很多次到她的亲戚家做客,每次吃完饭,我都积极地洗碗,结果很多人能记住我,而且对我评价较高的原因就是我刷碗实在太专业了。不奇怪,我在自己家也长干——虽然有时拖。

席上,大哥对我有高度评价,说我人踏实、能干、只知道挣钱不知道花钱、什么乱七八糟、沾花惹草的事情也没有(大致这个意思)。正在我觉得很难为情、难以承受这样的夸奖又觉不出哪里不妥、不适合我的时候,大哥话音一转,说这些优点跟他自己的一样。结果席上爆笑,都说:“你想夸自己就直说,怎么还拐着弯儿带上一个?”

大嫂三年没见她可爱的丽丽妹了,那天中午抽空回来吃饭。她家是烤鸡批发和零售都做,她平时也在市场里卖烤鸡。听到大哥这么说,她很“配合”地说:“没错。其它女的都说自己老爷们(老公)这不好、那不好,我就感觉奇怪,你大哥那些毛病都没有。”

大哥接茬说:“可不嘛,你看这箱苹果,就是一个女的送给我的!要不是因为我人不错、即使哪个美女对我再怎么优待我也不会对她有什么想法和企图,人家能这样放心跟我打交道吗?”——这“纯洁友谊”的道理,无法当场辩驳。

这娘俩 还有一件事情比较奇怪,甚至是特别是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姥姥特别喜欢在我岳父岳母家呆着。要知道,她有好几个儿子、女儿,可偏偏就喜欢在这个女儿家呆着。就比如最近一段时间她在大女儿家(也就是这次见到的姨妈大哥家,他们尚未分家)住着,老跟外孙女(就是上四年级的那个)吵架,而且家里人都太忙了“没人理”她,她就不甚高兴。我岳父岳父刚在秦皇岛安顿下来她就要“回去”,而且还听风就是雨。比如说明天可以搬过去了,老太太今天就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就等着第二天“回去”。后来又因为时间安排不开,本来说要顺便把她带过去,没能成行,她就很不高兴。最后,大哥专程把她送过去,事儿才算完。

6 thoughts on “圣诞平安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