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ew Year(中国新年)还是 Lunar New Year(阴历新年)?

每年春节,到底是祝贺 Happy Chinese New Year,还是祝贺 Happy Lunar New Year 就成了一个问题。因为每年这个时候,庆祝新年的不止有中国人,还有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人,更有这些国家在世界各地的移民和后裔。这在中国当然没问题,因为这里是节日的主场,所有人都是中国人,外国友人祝贺主人家里过节自然而然就是“中国年”。但在海外,有华人移民,也有东亚、东南亚国家移民的欧美国家,祝贺 Happy Chinese New Year 就成了“禁忌”,因为这些自己曾经是或者祖上是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的一群人,当然还有台湾、香港不愿意当炎黄子孙的一帮人,原本就讨厌被别人当成是中国人,更别提过“中国年”了。

Continue Reading →

读不懂的原文,写不好的译文:从《经济学人》中一句话的翻译说起

要真正读懂《经济学人》这类英文原版财经文章,分析字面的意思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同样关键的是对主题内容和相关的经济、政治情况要有足够的了解,否则就只能深陷文字的迷魂阵。其实,翻译工作想做好也未尝不是如此,相关的“语言知识”、“专业知识”和“百科知识”都要过关,任何一个方面有欠缺都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 《经济学人》中的中美制造业 2017 年 1 月 7 日出版的《经济学人》第 8 页上有一篇很短的文章《钢铁人,纸牌屋》(Men of steel, houses of cards)。文中说,中国政府补贴国内行业,使得廉价的中国产品倾销国际市场,导致美国相关行业的工作机会流失,而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现已就任)则打算向从中国的进口产品征收关税。文章作者认为,对中国的钢铁等产品加税是正确的,但要是对苹果手机这类产品加税则是搞错了状况。文章有一句说: China’s government does not subsidise the…

Continue Reading →

盛夏时节的翻译与英语吐槽

1. 读懂英语不容易 读懂英语不容易,原文作者灵光一现或者自己糊涂的时候尤其如此。比如,爱因斯坦说过一句话:If the facts don’t fit the theory, change the facts。这句话我是在微博上发现的,看似非常简单,没有“生词”,应该很容易理解了吧。比如从微博上找来的这三句: 事实不符合理论那就改变事实吧! 若现实无法承载你的观念,就用你的行动去改变现状,让你的观念得以众所周知。 如果事实与理论不相符,那就改变事实。

Continue Reading →

中国人能做好汉译英吗?

自然是能的,但恐怕一般人做不到。而我这篇文章是写给一般人看的。我对“中国人做汉译英”这个话题特别感兴趣,是因为它事关翻译工作中英语怎么学、汉语怎么学的关键问题。这个问题搞不清楚,会让很多人学英语、做翻译时误入一条不归的邪路——只从汉译英去学英语。很多情况下,误入邪路的人所学习的汉译英语言水平并不入流,完全是外国人的水平和风格,绝非同等职业、同等行业、同等社会地位英语为母语的人士应当有的英语语言水平。原因很简单,只有极少的国人能把汉译英做好,能看到的基本都是等而下之、不登大雅之堂、好吃不好闻的“臭豆腐”英文,比如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 (CATTI) 指定教材《英语笔译实务 3级》中的部分中译英译文。这些变态英语不足为训,也不值得研究——当然,用作反面教材和模仿时除外。

Continue Reading →

对《张教主细评@翻译活龙活现的‘中国的士大夫与民本思想’译文》的回应

下文中,《两篇译文的比较和一些讨论》一文原文以灰色字显示,我所做的“回应”是针对原文中“点评”部分的,以深棕色显示。如要阅读我对获奖译文和原文的评论,请阅另一篇博文《译文示例:北语翻译赛汉译英 “中国的士大夫与民本思想”》的“第三部分”。下文中,如果有的“点评”没有“回应”,则表示我赞同原文作者的意见或者暂无意见。

Continue Reading →

对《两篇译文的比较和一些讨论》的回应

下文中,《两篇译文的比较和一些讨论》一文原文以灰色字显示,我所做的“回应”是针对原文中“点评”部分的,以深棕色显示。如要阅读我对获奖译文和原文的评论,请阅另一篇博文《译文示例:北语翻译赛汉译英 “中国的士大夫与民本思想”》的“第三部分”。下文中,如果有的“点评”没有“回应”,则表示我赞同原文作者的意见或者暂无意见。

Continue Reading →

中国人是天生的蠢货吗?

就算是吧,但你见过这么“聪明”的蠢货吗?这里说的“聪明”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真聪明”。文明与文化的中国历经几千年的风霜雨雪而屹立不倒,依然枝繁叶茂,这是生命力顽强的表现,非“真聪明”无法做到。另一个是“小聪明”。当然,小聪明经常“聪明反被聪明误”,是另外一种“愚蠢”,但它只是哲学家所说的“愚蠢”,而非词典学家所说的愚蠢,与脑子不灵光的“愚蠢”又不全是一回事。比如,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原本打算避免西方工业化走过的“老路”,比如“先污染后治理”,还比如“贫富两极分化”。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国被自己和国外转移过来的污染行业和国民的消费文明的弄得山河失色,不见天日。华北各大城市连续几年时长雾霾压顶,俨然是一个又一个的雾都,让阅读狄更斯、福尔摩斯时代英国小说的中国读者在读到伦敦大雾的描写时倍感亲切。最近十几二十年,中国的国民普遍富裕起来了,整个国家跨入了消费新时代,似乎人人都在享受新时代的物质文明发展带来的硕果,但有些没能赶上时代大潮和被抛下时代列车的群体却还在过着黑非洲穷国国民也不如的日子。不过,中国人是很有点小聪明的。比如,对于蓝天的天数、污染的指数和国民的收入、贫困线,可以用测量数据、衡量标准和统计数字来粉饰。对于一些工厂来说,既然不能排放污水到河流里面去,那就把污水高压打进地下水,“看不到”河水有污染就好了,当地政府也不置可否,反正政府收到税、长官有政绩就行了。至于当地不知情的居民喝了被污染的地下水得了病怎么治,治不好了怎么死,不关他们的事。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