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杂记2009

*我现在对自己的描述是“买书不看书”。在甲流肆虐的日子里,有人明知没事也强迫自己不停地洗手、消毒——我明知买了也不会看,可又买了一套《红楼梦》。这次是广州花城出版社出版的,而且还是带漂亮插图的版本

9334871-1_o

*比利时首相范龙佩当选“欧盟理事会常任主席”(“欧盟总统”)。我咋看咋觉得这位兄台长相有点怪异:头顶没几根头发,强颜欢笑僵在木然的脸上,外加苦大仇深的额头。有媒体评论说,范龙佩这个人是一个协调者的角色,无法担当领导者的重任,而这也符合欧洲大佬们的期望。他这个相当于总统的主席职位没什么实权;真正有执行权的机构是“欧盟委员会主席”,相当于“总理”。一盘散沙的欧洲各国,想要以一个整体登上世界舞台,还得等。

foto_HermanVanRompuy

9 thoughts on “冬日杂记2009

  1. JR:

    同意,美国、澳大利亚是”联邦“,欧盟是”邦联“。

    但我估计欧盟可能会向”联邦“发展。三国演义里面不是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嘛!你作为德国的一份子是怎么想的?欧盟还是以德法两国为主的。

  2. 每个邦联应该有这个潜力, 欧盟也有. 但是即使这么发展, 许多国家最可能选择跟欧盟松散的连接 – 如英国, 挪威, 波兰, 等. 在经济领域, 市场准入机会等, 条件对每个国家(包括挪威)差不多一样. 最深合作是法国和德国之间. 但是法国和德国之间合作还不是等于联邦. 因为概念在个国, 也是个人的脑海里不同, 结果很可能将是新的一个组织形式. 实际上我希望结果将是创新的. 就我一个德国来说, 我们需要欧洲的全球意义, 共同的外交政策, 但是欧洲最大的潜力是其多样性. 听到了中国的政治家说多元化对中国来说也是重要的. 当然, 这些概念在中国, 也是欧洲, 仍然模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