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终于来了

*今年真是很奇怪。大家都知道的就不说了。可能不知道的比如,连我们老家大兴安岭也地震了,往年很凉爽的夏季在那也变成了晚上30多度、屋里屋外一个温度的郁闷热天气。相反,在同一时刻,北京的桑拿天迟迟不来,昨天晚上的过堂风还是那么的凉爽。这一开始的凉爽也让我惴惴不安——因为闷热迟早会来!这不,今天就来了。

*今天发现过滤网页关键字的和谐之盾居然也过滤英文单词。今天我与海外脏毒分子在一个博客帖子下面辩论的时候,写着写着那页就不能访问了。重置、重置。现在一看到这两个字就非常郁闷。于是,我决定,为了能让这个博客长久的生存下去,也为了要它活到和谐之盾死去很久之后,我自我审查一下,有碍河蟹的所有关键词统统规避,以免有一天被重置会欲哭无泪。

*去年底四川的广安和年初的广东发生了一些事情,(什么事情?——说实话我也快忘了),最近贵州也发生了一些事情。但这些地方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除了当地的知情人和当事人,没人知道到底出来什么事情。事情啊,事情,怎么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涅?我们为什么又不知道涅?我很郑重的表明,我觉得世界上最让人恶心的一种文体就是中文的新华体。新华体的作者们,你们不觉得这个体连八股文也不如吗?一日不把新华体拆了当垃圾卖到废品收购站,中国一日不可能强。记住我这句话!

*夏天来了,也不全是不高兴的事情。比如,夏天是养眼的季节,无论是路上那走过的美女,步步莲花,让人目瞪口呆的好身段;还是地铁里身材匀称、肌肉发达、绝无赘肉的帅哥,都有欣赏他们的眼睛。我向来是十分讨厌帅哥的,但忍不住心内羡慕得不行。

*今天的最大好消息就是,老婆终于要回来了,买的下星期六到京的火车票。四年的两地牛郎织女的生活从此可以到一段落,之后的日子倒也好——三年之痒还没来,七年之痒也能延后了,然后还有结婚十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