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心跳——记老婆怀孕(1)

老话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我也要当爹了。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我自然是十分高兴,但还没有达到传说中“狂喜”的程度。更多的是深感责任重大,还有就是对老婆和孩子的健康感到担心。

“害喜”

老婆现在怀孕五个月了,最危险、最辛苦的头三个月早已经过去了。说它危险,是因为这三个月是胎儿发育最容易出问题的时候。说它辛苦,是因为这个时候是孕妇的“害喜期”。孕期反应的强烈程度因人而异。她的一个同事严重到滴水不进,需要住院治疗。

相比之下我老婆就“好过”多了。胎儿发育,压破膀胱,于是她就要经常上厕所。白天还好,晚上就要耽误休息了。这个时期身体内环境发生剧烈的变化,有很多的不适应。比如,胃口不太好,很多有营养的菜看着她也不想吃。好不容易吃进去了,刷个牙、洗个脸、洗个澡又都吐出去了。电视上表示女士怀孕的经典干呕镜头我是见过真实版了。根本不是那么“呃呃”两下,用手一捂嘴就完事了。实际上,不吐彻底完事不了。没有吐的东西,也得干呕个面红耳赤才算完。

我还清楚地记得今年6月18日,因为那天老婆的体重长到跟我一样了。之前都是我比她重十斤的;现在,她比我重四斤。这个差距未来只会越来越大。用我的话来说,老婆现在越来越有“型”了——孕妇型。她感觉自己越来越不灵活,走路越来越慢了。原来着急可以快得起来,现在只有无可奈何地干着急了。好在她的单位离家不算远,往常一趟需要10分钟,现在长点,需要15分钟。要是每天都像大多数人那样长途通勤上下班,那就要辛苦很多了。

老妈

我平时工作比较忙。老婆怀孕没多久,我就让老妈过来帮忙做饭,整理家务了。离开山清水秀的十八站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机会回去跟长时间父母团聚。现在,因为老婆怀孕,老妈来了。我又有机会回归原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了。

不过,实际情况没有这么简单。只说饮食习惯。说句“没良心”的话——我差不多都忘了是怎么吃我妈做的饭长大的了。儿子离家已经十年出头了,从吃自己做的饭、吃食堂、吃饭店,再到吃儿媳妇做的饭,饮食习惯已经变得太多了。比如,如果我和老婆说某道菜好吃,我妈必定下顿、下下顿还做。而我家(我和老婆)的习惯是,即使好吃也不会连着吃。要命的是,老婆是一个看着菜谱,光凭想象就能做出可口饭菜的人。而且,比起我妈来,老婆更清楚我爱吃什么东西,一天中的什么时候喜欢吃什么东西。我老妈的一道菜是可以吃一天的。这就让我们比较苦恼。

我妈的一句口头禅是,“有什么可以吃的?市场上不就是那些东西,黄瓜、土豆、白菜、西红柿……”用我老婆的话来说,我妈这么想是情有可原的。父母的生活习惯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好吃的不买,饭店不去,什么好吃,自然是不知道的。

于是她就看菜谱做菜。做出来的东西也蛮像样,味道也不错。其实我妈要是学习起来也是了不得的。一个周末一位朋友过来,我和我妈,还有那位朋友到湘菜馆吃的饭。点的菜有农家小炒肉、剁椒鱼头和清炒空心菜。回来之后,我妈就自己在家“成功地复制”了这三道菜。我和老婆都很诧异,对味道的“正宗”程度赞不绝口。我妈在我家待了两个多月,上个周末回东北了。等她回来之后,我估计她的厨艺还会继续提高的。

待续……

1 thought on “儿子的心跳——记老婆怀孕(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