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在历史上和现实中给中国定位——读《宅兹中国:重建有关“中国”的历史论述》

它是一本集,汇集了作者各个时期在不同出版物上发表的文章,甚至还有发言稿。作为一本“书”,它前后并不连贯,甚至有重复论说的地方。因此,想要从本书中找到作者系统化“重建‘中国’历史”的读者可能就要失望了。不过,作者在书中汇集了很多自己整理的历史资料。读者在了解作者观点的同时,还能找到不少史料,比如历史学家的名字、著作、观点、地图、古人文章等等,书后还附上了参考文献。搞历史的朋友可以买来一读。但如果只是想随便翻翻的话,那看两眼我写的这篇和上一篇博文就行了。

“宅兹中国”这一书名的来历

1963 年陕西宝鸡出土了西周铜器何尊(何姓贵族所作的祭器),上面的铭文中有“宅兹中国”四个字。据称这是“中国”二字首次在文字记载中出现,可能是指“天之中”的洛阳。

我从书中读到了什么

  • 目前大多数历史论说都把中国与西方加以对照,而另一种研究的角度则是把中国历史放在整个东亚历史中来看待;
  • 但无论西方,还是东方,东亚,乃至中国,各自的内部并不是“同一”的,比如西方有众多民族国家,而中国则有汉族主体和其它民族之分;
  • 因此,西方和中国互为镜子、相互打量,虽然可以照出的轮廓,但一定会遗漏不少重要细节;
  • 研究中国历史的另一方法就是把中国放在整个东亚来解读,同时“拆开”来解析,分为汉、满、蒙、回、藏、鲜、日,甚至可以把越南也包含进来;
  • 这种分法很容易就让人想到日本肢解中国的战略意图,而“东亚”这个中国人并不待见的历史概念更是因为二战时日本的“大东亚共荣圈”图谋而让东亚人民心生忌惮;
  • 尽管如此,它仍然是一个研究中国历史的好视角,因为如果要从现在的东亚国境线来研究中国,那么一定会诸多限制和掣肘;
  • 这里作者引出了美籍印度裔学者杜赞奇(Prasenjit Duara)获奖著作《Rescuing History from the Nation》的书名《从民族国家拯救历史》;书名有点耸人听闻,而且中文译名也有点让我莫名其妙;根据内容,我觉得不如翻译成“构建跨民族历史”;当然了,这么一改,中文版就不好卖了;
  • 作者认为早在宋代时汉族中国在北方辽、金、蒙古的压迫之下就形成了自觉的民族国家,而并不像欧洲历史学家认识的那样世界上所有的民族国家是最近两三百年的事情;
  • 朝鲜与日本最迟在明代中期的时候,还奉中国为中华,而在北方蛮夷——满洲入主中国之后,则认为中国沦为蛮夷之地,代表中华的荣耀从此归于朝鲜与日本;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日本开始向西方学习,努力“脱亚入欧”,转而想主宰东亚为止。

我的一点感觉

对于我的狭小宇宙来说,亚洲只是个地理概念。这个区域在历史、文化,乃至政治、经济方面其内部国家和民族差异太过巨大,实在难以用这个词来概括在这里生存与繁衍的人们。在我的历史、文化、政治、经济想象里面,如果中国是“我”,那么从朝鲜到智利到南非到西班牙再到印度的全世界就都是“它”。

也就是说,东亚和亚洲在我这里不存在,除了中国就是世界,除了地球就是整个宇宙。我相信这也是不少人下意识的想法。有极端的人可能想的是,除了自己的肉身就是全世界。这虽然太过于以自我为中心,但仍不失为一种观察世界的方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