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评《人之常情》——合理质疑之证据篇

方韩之争最精彩的部分不是口水战,也不是相互的谩骂,而是双方为证明己方观点而找出的证据和提出的看法。方寒之争与以往有韩寒加入的互联网争议相比至少有一点不一样,那就是这次是韩寒虽然有巨量的人气支持,但还是从最初几天的积极反击变成现在的战略防守,更惨到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的境地,为数不多的几次回击也只为对方提供了更多的武器弹药。

能决定方韩之争结局的也是证据。虽然证据的整理与分析比“短平快”的交火费脑、费力很多,但在我的清明假期系列博文里绝无缺席之理,我不会嫌麻烦而把别人的文章、帖子原封不动地直接发射到对方的阵地。

下面列出可公开获取的直接、间接、或强或弱的证据——

第一类:表明韩寒可能没有其宣称的文学写作能力,可能不具备文学创作所需的知识。

  1. 韩寒:所有作家都无法自证清白;
  2. 韩寒发给石述思的微博私信,韩寒在私信里所表现出的写作能力和逻辑论述能力低下;
  3. 韩寒称在初中时 (13-16岁) 看不懂《围城》;
  4. 2007年时韩寒称不懂什么是儒学,没有读过《红楼梦》;
  5. 韩寒称,没有哪个文学作品比另一个有更有思想价值;对于一本书来说,重要的不是讲大道理,而是它能引起的感觉,能创造的气氛;
  6. 韩寒称喜欢五四时期作家的作品,因为他们的文章优美、语言雅致;
  7. 韩寒称自己不需要阅读其它作家的小说,只需要大量的资讯,自己有头脑,知道自己想写什么小说;
  8. 关于《三重门》的书名,韩寒18岁在电视台采访中被问及“三重门”一名的来历,可能是因为韩寒当时心情不佳,表示“不知道”、“你说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后来韩寒父亲表示“三重门”一名来自《礼记·中庸》;后韩寒重复了其父的说法,并称这“两个字往前其实应该追究到《周礼》”。但实际上,《周礼》一书中出现“三重”这两个字的只有这句话:“凡丧,王则张帟三重,诸侯再重,孤卿大夫不重”,含义为“三层”,“重”读音为“虫”;而在《礼记》“王天下有三重焉”的“三重”的意思是三个重要的东西,“重”读音为“种”;韩寒读书名的发音是:三“虫”门。
  9. 韩寒称姚文元、康生被派实施“延安整风”;
  10. 韩寒称在成都的美国领事馆为“大使馆”;
  11. 韩寒称俄国十月革命是在十月份发生的。

第二类:指向韩家父子前后说法矛盾、所讲与实际不符、反复无常

  1. 韩寒宣称谁能证明为他代过笔,就奖励2000万并奉送所有已出版作品的版税;不久之后,韩寒称悬赏是“开玩笑”;
  2. 韩寒称写作好坏取决于读过的书,但在其他场合又说他写作不需要看别人的作品,而作家不一定要有很多知识,不一定要读很多书,就好比赛车手不用看别人怎么开车;
  3. 关于《求医》一文,韩家父子多次表示是韩寒根据自己的求医经历写的,但《求医》一文描述中有很多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医院印记;
  4. 韩寒称:“如果100分满分,平时我的语文成绩一般都在85分到90分左右”;但韩仁均在《儿子韩寒》称“韩寒的语文成绩经常不及格,以致有人认为,韩寒连偏科都算不上,他也没有偏什么文,他只是作文而且也不是应试作文写得好罢了。其实,我知道,韩寒的语文不及格有很多因素。最主要的是,他对语文考试的反感。”
  5. 关于《三重门》的写作时间,韩仁均说韩寒在1998年9月份上高一时开始写作,到1999年的4月份完成,后由赵长天推荐到上海一家出版社,在那里放了大半年,最后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这家出版社即与上海文艺出版社。但在最近一次土豆网采访中,出版社总编郏宗培表示《三重门》是韩仁均通过《故事会》副总编吴伦推荐给他的,没有赵长天的推荐。郏宗培采访中还与出差的吴伦通电话,吴伦确认了郏宗培的说法。郏宗培说《三重门》审核了两个月后最迟在1999年的3月底退稿,即《三重门》在1月份时已经完成。而在采访中,韩寒的同学表示韩寒在得新概念前后(1999年3月)开始写《三重门》,写一页给同学们看一页,到高一结束时(1999年6月)还没有写完。
  6. 《三重门》的版本问题。正式出版前曾在1999年《中文自修》第12期《中文自修》上刊发了头两章;2000年5月份由作家出版社版出版;2006年9月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再版。这三个版本之间存在标点、文字和段落有无的差别。而韩寒称2012年4月份湖南文艺出版社《光明与磊落》(内含小说《三重门》的笔记本和全部手稿)中的《三重门》小说是创作的手稿。
  7. 韩寒:新概念大赛获奖学生,除了高三学生外是不能免试上大学的。赵长天:最初的(一、二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学生,高一学生毕了业也是可以被特招免试上大学的。(直接引自“听风聒耳”博客)
  8. 韩寒:我“的地得”不分,错别字也多,这个是我的写作特点。韩寒同学金丹华:一天晚自修我草撰了一篇国情颂歌,兴致盎然地请韩寒雅正。起先他还有谦谦君子风度,只是在稿纸上客套地改出几个“de”的错误。(直接引自“听风聒耳”博客)
  9. 韩仁均:萌芽编辑部的编辑我一个都不认识。记者调查:萌芽编辑部的编辑及新概念初选评委许多成员都是韩仁均华东师大77级中文系的同学。(直接引自“听风聒耳”博客)
  10. 李其刚:韩仁均入校一个月后查出肝炎,一个月后就退学了。我入学比他晚,我入学时他就已经退学了,所以,我们不认识。华师大中文系档案处:韩仁均1977年初入校,十二月份退学。1978级的李其刚同年八月份入学。可见,即便韩仁均入学一个月后,因病被隔离,但韩李仍可能有四个月的时间在一个系学习。(直接引自“听风聒耳”博客)
  11. 韩寒:写完东西不再看,错别字交给出版社改正。韩寒在另一场合:我特别爱惜文字,作品集交给出版社,要修改一个标点符号也要经过我的同意。
  12. 主持人:你对文人相轻怎么看?韩寒:那个qin,“亲热”的“亲”?主持人:轻视的“轻”。而在此前一个月出版的署名韩寒的《光荣日》(注:这个日不是“太阳”,而是脏话),却出现了“文人相轻”,原文是:“离开最近人的头湊近了电视,大声念道‘文人何苦问难文人’,介个讲的啥,是文人相轻吗。众人哄道,文人去相亲,谁要呀。”
  13. 在年度亚洲宝马方程式比赛的“新秀杯”(一共六个人参赛):2004年4月在巴林,韩寒在六个新人中排第二。5月9日在马拉西亚,韩寒应该是发生事故。7月10日在泰国,总排名是第三。可能这两场得过第二或者第三。8月15日在北京站,根据《2004年宝马杯亚洲方程式挑战赛北京站第七回合比赛成绩》,韩寒在新人中排第四或者第五。第二场,根据新闻稿《2004年宝马杯亚洲方程式挑战赛北京站第八回比赛成绩》,韩寒在新人中排第四。9月4日在日本,韩寒在六位新秀中,总成绩排第三。可以看出,在日本的这两场比赛,韩寒的成绩不算差。9月20在上海,韩寒总排名第四,比日本站跌了一名。这说明韩寒在上海站表现又不佳。10月在韩国,韩寒总成绩由第四跌到第五,那肯定两场比赛又表现不佳,肯定没有进入前三。14场比赛下来,韩寒得了个倒二。这么烂的入门级比赛的入门级成绩在韩仁均的书里变成了:“2004年在马来西亚选拔赛中获得亚洲宝马方程式资格赛冠军,随后参加年度亚洲宝马方程式比赛。巴林站获第七,新秀杯第一。马来西亚站第八,新秀杯第二。上海站第七,新秀杯第二。日本站第六,新秀杯第一。”在韩寒的口里变成了“第一年在新手杯里还可以经常拿到第一名!”(2009年)(引自:http://t.cn/zOJ40nB
  14. 韩寒自称高一时彻夜读过的《管锥编》,在抄稿【《光明与磊落》包含的韩寒所称之小说《三重门》“手稿”】中他一开始写成《篇锥编》,第一个字因字形相近抄错,他检查时发现,涂掉改写成“管”,但又把正确的“编”改成“篇”。《三重门》的真正作者是一个知道《管锥编》正确写法的人,本来是写对的,但韩寒误以为钱钟书的名著叫《管锥篇》,所以自作聪明乱改。(方舟子微博)
  15. 韩寒 2012 年 4 月 11 日发布博文《来,带你在长安街上调个头》,当日有人指出博文中有多处与事实不符,其中包括他不可能驾车在北京新华门调头。
  16. 2010 年 1 月。记者:“你的身份很多,比如公共知识分子、作家、赛车手等,你最喜欢那个头衔?”韩寒:“公共知识分子?我肯定不是,我觉得公共知识分子就是公共厕所,是用来泄愤的。就我个人来说,我比较喜欢赛车手,其余的都是媒体外加给我的。”
    2012 年 4 月 20 日。韩寒微博“虽然“公知”这个词越来越臭,但我就是个公知,我就是在消费政治,就是在消费时事,就是在消费热点。我就是消费公权力的既得利益者。你不去消费这些,可能这些就会来消灭你。”
  17. 韩寒自称身高 173 厘米,但根据大量照片资料证实其真实身高为 165 厘米左右
  18. 韩寒在接受《人物》采访时称,被起诉的刘明泽是他的“自己人”。起诉他只是因为要找一个不“害怕方舟子”的法院。他的做法“涉嫌做伪证,法官向原告表明判案的倾向性,则涉嫌徇私。

第三类:指向韩寒的作品有他人代笔

  1. 2012年4月1日,韩寒发长微博转发了《写给张国荣》一文(版本2),该文实为韩寒在《光明与磊落》中做的序(版本1)。从文字和编辑的角度来看,版本1明显优于版本2,是编辑、润色后的版本;
  2. 在网易的一次采访中,主持人谈到《就这么飘来飘去》里面的一句话时,韩寒用“这不是我写的”,“这个完全不是我写的”,“特别不是我的话”三句话连续、断然否认书中出现在封底、第一章节摘要、第一章节正文末尾与扉页中“……先给我感觉,给我排气管的声音,让我在半夜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传说”这段话是自己写的;
  3. 在一次视频采访中,韩寒接到新浪编辑的约稿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也包括类似的事什么的,也是你们频道,你们网站做的,我都推掉了。我发现不大好,再代写的话。”
  4. 在一次一次视频采访中,韩寒表示不知道自己在这本书里的某一个地方因为失败而哭泣。
  5. 2012年4月份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光明与磊落》包含了韩寒所称的小说《三重门》全部“手稿”,但其文字表明此文稿为誊写,其中出现了大量抄写时才可能发生的错误。
  6. 《杯里窥人》的写作特色以及其中出现的脱节、错字和串行错误表明它并非现场创作

第四类:韩寒搞笑语录

  1. 听众问:知识怎么更新?韩寒答:看看报纸、杂志。
  2. 韩寒:我没有信仰,我底线很低。
  3. 鉴于第一被告名扬天下的“打假专家”身份和特别典型的性格特征,加上互联网的时代环境与原告的具体情况,第一被告对原告的上述诽谤行为已经在社会上、尤其在网络上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使得相当一部分社会公众已经误认为或者开始怀疑《三重门》、《书店(一)》、《求医》不是原告创作而是原告父亲代笔的。(引自韩寒诉方是民(方舟子)和刘明泽的民事起诉状)
  4. 文如其人,文如其子,对一位作家的最大的侮辱与诽谤,对一位作家最大的侵害与伤害,莫过于无中生有或者指鹿为马地说“你署名作者的这一文章肯定不是你写的”。这就等同于在说叫你爸爸的这个孩子肯定不是你亲生的。这难道还仍然是合理质疑而不是诽谤吗?这难道还仍然是学术批评而不是侮辱吗?(引自韩寒诉方是民(方舟子)和刘明泽的民事起诉状)
  5. 虽然原告自认为是一个人才,但原告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天才。引自韩寒诉方是民(方舟子)和刘明泽的民事起诉状)
  6. “……没用的,你怎么证明自己的身高?你怎么证明我没有穿增高鞋?……”

更新于:2012 年 5 月 17 日

 

1 thought on “三评《人之常情》——合理质疑之证据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