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从语言的角度解释为什么中国新冠肺炎防控比国外好

疫情防控是一个公共卫生领域的课题,它有很多个方面,医疗也只是其中的一环。我们也可以从语言的角度来观察。比如,要想防控好新冠病毒肺炎,首先人们得重视,重视程度如何,疾病的名称很关键;其次病的名称写法要简单,复杂还是简单,对抗疫宣传也有影响。

Continue Reading →

“与新冠病毒共存”论可休矣

有国内外专家学者屡屡表示中国要学会“与新冠病毒共存”。这个说法让人莫名其妙。就算有些人自己愿意跟病毒“共存”,病毒愿意跟他们“共存”吗?他们怎么就知道这个病毒不是来干掉他们的?难道已经跟病毒聊过了、商量好了,达成协议,签署和平条约了?

Continue Reading →

Chinese New Year(中国新年)还是 Lunar New Year(阴历新年)?

每年春节,到底是祝贺 Happy Chinese New Year,还是祝贺 Happy Lunar New Year 就成了一个问题。因为每年这个时候,庆祝新年的不止有中国人,还有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人,更有这些国家在世界各地的移民和后裔。这在中国当然没问题,因为这里是节日的主场,所有人都是中国人,外国友人祝贺主人家里过节自然而然就是“中国年”。但在海外,有华人移民,也有东亚、东南亚国家移民的欧美国家,祝贺 Happy Chinese New Year 就成了“禁忌”,因为这些自己曾经是或者祖上是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的一群人,当然还有台湾、香港不愿意当炎黄子孙的一帮人,原本就讨厌被别人当成是中国人,更别提过“中国年”了。

Continue Reading →

身份证上的四个“语文错误”其实不是错误,也不是语文错误

国家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原司长王文湛在一次会议上指出了身份证上的四个“语文错误”和一个用字争议问题。这其实不是“新闻”了,很久前我就听说过,但这两天又在我的微信圈子里开始流传他讲话的视频。于是我到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除了王文湛的讲话视频以外,还有曾经关注过的语言学专家石毓智也说过这个问题,他着重解释了“居民”与“公民”的区别。《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最早在 2010 年指出了这些“语文错误”。

Continue Reading →

本博客改造了一下

我这个博客是在 Linode 上开的,用了很多年。当时千辛万苦、几天没睡觉弄出来的。本来一直正常,但大概一年前,WordPress 升级,我的系统的 PHP 版本太低,升级失败。我又不会升级 PHP,幸好我有个备份, 恢复了凑合用。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博客系统开始花式“ 自杀 ”:首先是密码正确也无法登录后台,如果置之不理,就会出现数据库连接错误,用备份恢复之后每隔一个月就会再次开始这个循环。然而中间我什么都没动,它自己就扑街了。

Continue Reading →

买书与看书

我是做文字工作的, 翻译做了已经二十年, 买书、看书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但我的最大问题是买的多、看的少,这也是很多自称爱书之人的问题,“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已经买的没看,却又要买新的,好几个书柜早就里外两层、横七竖八地装满了,再买就只能放在地板上了,内心十分愧疚。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