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哈尔滨考自考

(20021030)

考试之前对这次考试蛮有信心的。三科:英语写作,英语语音学,高级英语。

因为中文的作文我写的还可以,英文作文可以借力,自己再好好发挥应该没问题吧。英语写作的课本我看了三四遍,里面全是最好的文章样板。当然,除了几个学生作文,然后再指出其中的不足,之后改正,这种文章我根本不看,只看它后面的评论,和修改后的文章,因为李阳告诉过我,”正确和错误的印象同样模糊,要扶正压邪”,只看优秀的、正确的,在碰到错误的时候,自己会觉得不顺眼,(所以,同志们不要做改错题)。另外,我总看网上的美国报纸,读的多了,自己就有感觉了,文章应该是什么样子。我总是觉得,写作应该是英语自考里面最难的,我还是有一点点心虚。

至于英语语音学,一开始刚看的时候,觉得这是本什么破书啊?它讲发每个英语音的时候,告诉我舌头放在哪里,怎么呼吸。说的我的头很大。再外后面,它讲英语语音的临音相似,同化,省音和连音。它解决了我许多许多英语单个语音发音的问题,比如this year,would you等等。这再一次证明了我的看法,课本就是课本,能成为课本的都是最好的书,最有价值的书,几代人的知识精华。我对它感激不尽。但是说到考试我就不知所措了,因为课本没带考试大纲,买也没有。怎么考?不会让我描述一下ar怎么发音,舌头、牙齿怎么放吧?管它呢,多看几遍书60分不会有问题。

高级英语其实一点都不高级,是精读课,就是扩大阅读面的课程。我把它归为最简单的科目。我只看了两遍。

半年等这一回,整天看着手写的日历琢磨考完试生活怎么安排;感觉上次考试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这次又开始了。

第一科,高级英语。哈尔滨冻死我,我家还没有暖气。考场也很冷。不出我所料,简单。我估计最少也得80分。

问题出在第二科英语语音学,直到考卷发给我,我还没明白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个课程到底考什么。第一题,填空,问RP(Received Pronunciation,就是英国人的英语发音)分几种,这个我知道,尽管我学的是美国的普通发音。越往后我感觉不对劲,天那!这卷子要求用英文答卷,而课本明明是中文的呀。再外后面看,完了,全是不认识的语音学术语。我想起来了,怪不得进考场之前我看见有人在看书后面的术语英汉对照表,我顶多用眼睛扫过5遍,根本没在意。脑瓜子一片空白,完了。我硬着头皮答,没用,我那点可怜的术语很快用完,其他一概不认得。我开始生气。既然考试是英文答卷,课本为什么不是?我真想在卷子上写点话抗议一下。一度都决定就这么干,可最后什么也没写,我怕对我其他的科目会有影响,批卷子的人会不会怀疑我在给谁传递消息—那是我的卷子,手下留情。哎算了!之后的感觉很窝火,一种受骗、傻眼的感觉逐渐强烈。其实,从我进那个考场就有错误。别的考场入口处都有考场指示牌,告诉考生哪个考场在哪里,就这个没有,我是一考场,凭着感觉就找到了自己的考场。进屋,监考老师要检查考条、身份证和准考证。我走进屋里面再掏出来那些东西。男监考指责:你着什么急?本来有点火气,我问,你们这是什么破地方,外面连个考场指示都没有?他问,昨天你没来考试吗?它吗的问的奇怪,我为什么一定昨天要来考试。我说,昨天不是这里,你们在外面有考场指示大家找考场不是容易一点吗?他说,又不是我管这事(大致这个意思)。我心想,这个管我屁事,对于我来说,你就是考场,我就问你,你活该倒霉。之后他检查我上面说的的三证,看样子非要检查出来有问题的地方。抱歉,我的没问题,(呵呵)。开考一个小时不到,我就不得不交卷了,因为不会。那小子建我站起来,主动来取卷子,那个女监考还和他相视一笑,她肯定在想这个考生真是特别,卷子交的也挺早。不知道他们看见我的空白考卷心里怎么想我。

一出考场向我报告了这个不好的消息。上一科我还告诉她我大获全胜,这科就报废了。我这个生气。

回家,做饭。反正离下午的考试还有很多时间。本打算在外面对付吃来着。 第三科英语写作,作文。要写三个。生活在城市里的有利和不利的地方、学生写作水平下降和互联网普及造成的“在线朋友越多,身边朋友越少”。哈哈哈,都是我比较熟悉的题目。答完感觉好极了。顺便说一句,我当然是认为“在线朋友越多,身边朋友越多”了,不然各位我怎么能认识呢!

另外,希望考自考的朋友吸收我的教训–要确定考试到底怎么考,最好看到去年的卷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