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去北京 作者:美女小佳

活龙: 这是篇朋友的旧作,作者是我在哈尔滨的同事,兼小妹,本家,也姓常,不过按名字来说,好像是我爷爷辈的…本中提到我。好几年过去了,小妹在哈尔滨还好吗?一定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她希望的那种女性了吧?

9/11不知今天的皇历好不好,在我快二十年的生涯里又要飘走了一们好朋友兼老哥――常国华。这一飘就飘到了人才集锦的北京。你说他早不晚不走,偏偏要在人家召开’十六大’期间走,人家委员会的名单中又没你,你去了不是自找难受吗?看着人家坐在豪华的国产红旗车你却紧在公共车里,运气好时坐坐地铁,你不眼馋吗?

唉!以上均属唠骚话!眼馋的人是我It’s me!他是英语翻译,靠字母吃饭的家伙,咱可比不了,俺只是一个头儿说东不敢往东北角走的小职员,在公司里可以说谁都是我的头儿,谁的话我都得听,还有一点比较关键――谁挣的都比我小佳多,命苦!

书归正转。我刚上班的时候呆的比较老实,因为大家都不熟,我也不敢知声,得保持我”淑女”的形象。记得第一天上班,一个上午我都没去(五常)WC,怕有人说我不老实,因为我就是个不老实的人,所就怕有人说中”你看,这个小姑娘一来就呆不住,总走”所以装我也得装一装,当然混熟之后才知大家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三八。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感觉拘禁的日子过去了,和同一个办公室里同事混熟了,才大胆的光顾五常,那段期间一直用企业的BQQ和一个网名叫活龙的人聊天儿,才知道我们都姓常,自然就感觉很亲。他问我知不知道他是谁(指的长得什么样)真没天理!那几天我费了拉火车的劲才把我们屋里的人名记下来,哪还有内存知道他呀!我很婉转的回了一句”对不起,我记不起来了,见谅!”不一会儿,听见门开的声音,然后就是咯咯的脚步声,紧接着就说一句:”就是我”。

当时我正低头打字呢,明明好奇心非常强的我在那段时间却不敢抬头看进来的人,怕说我不正经工作,因为我还处于试用期,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当我听到那个声音是冲着我来的时候,才敢小心翼翼的抬头一看,心凉了半截,我还以为所谓的活龙的人物是公司的网管呢,嘻嘻,因为他长得很像黄磊,蛮帅的哟!~~~但出现在小佳眼前的却是一个又瘦又小的小男人,但他的眼睛可不小,眼镜也不小,简单的认识之后,就各自工作了。

慢慢地通过接触我才知道他这人还真不错,老实、善良、没有花花肠子,咦?好像都是一个意思。那我也没有别的来形容他,谁让我喝的墨水少呢?请广大读者朋友们体谅一下、包容一下吧!我和他在一起谈的很开心,包括我们的私人话题,因为我们是同一个姓的,五百年前又是一家的,我就叫他哥,我并没有哥,现在有了,就是他了,跑不掉了!

我经常和他撒娇,心情不好时候和他撒,不好的时候还和他撒,就连他坐在椅子上时我还来回摇晃它,让他看不了书,哈哈,是不是觉得我很坏?没办法,那是我的乐趣,你们也可以找一个像我哥那样的人来”折磨”他。我要想安一个软件删一个软件非得找他不可,因为我不认识”洋字码”俺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更爱方方正正的汉字,谁像他呀,洋字码整的那么明白干嘛!

他还带我参加过一个英语沙龙,在那里我觉得他就是在向我”报仇”,那里对我来讲就是个”中美合作所”,老外的话一句我也听不懂,一会儿听他们都笑,一会儿又有一部分人举手,而我和聋子没什么区别,比聋子高级点就是能听到老外”念经”,却一句也不懂,折磨死了。不过真的感谢他带我去那里受教育,在那里我知道了自己的不足这处,还要继续学习,让我知道我要学的东西还有许多,所以我不满足现状,我要去进取。哎呀!总之我这个哥哥就是一个字――太好了!哥,谢谢你。

当得知他要出去闯的消息时,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想让他走又不想,很矛盾。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生活,他也不满意现在的生活就应该闯一闯,但这一闯没关系,我身边不就是少了一个朋友吗?可我也没有权力绑住他不让他走,毕竟人都是有理想的,我也有,只不过我现在没有能力罢了,但我能感觉我的未来将会很美好,我的未来真的不是梦。

小佳祝大家越来越好,真没想他这么快就要走,而且很匆忙,只在走之前的两天才告诉我,没人性的家伙,让我连准备的时间都没有,本想给他绣一个手机链做个纪念,连着加工了两天也没有进展,不,有进展,线进展的少了,手上的小口进展的多了,现在是弄不上了,也只有放弃了,哥相信你会体谅我的,就别上气了!下午在远大给他买了些食品,知道他爱吃甜的,就买了点甜品,不像某们同志不吃糖,但那天他还是吃了松仁玉米,好感动哟,谢谢他了!

然后我、李姐、张姐还有哥的一位朋友在东方饺子五吃的饺子,张姐说:”小佳今天的话怎么这么少?”唼!心情不爽。临走时送了我两本英语书,鼓励我好好学习。当我把他送上车时再也忍不住了,抱着他就舍不得,因为他对我太好了,包括一些私人秘密都和我说了,真的没把我当外人看待。缺德的眼泪自己出来瞎溜达啥,美女小佳不美了。

我好久没哭了,记得上一次是今年四月份在北京火车站看到刚从新疆出差回来的老妈时哭了,因为那时的身体状态真是差到极点了,觉得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事隔半年后,又是在火车站里,于是我想搞一个第三产业――眼泪提盐。因为大多数的人都在那里挥泪过,一天不用多接,接它个百八十滴就够一个小饭店一在的动作了,还会有额外的收入,还环保,何乐而不为呢?此项专利正在寻求合作人,有意都请点( 这里 )发财的路就在脚下。

哥相信在短期内的路不会太好走,小佳祝你早日找到一个理想的好工作,顺便再侩个嫂嫂回来哟!~~

你的朋友们都会真心的为你祝福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