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翻译——中国式英语和欧化汉语

狭 义的中国式英语大概是指中国的道路、各种营业场所、媒体等等各种场合中出现的看似英语字母其实并不是“英语”的文字。这类中国式英语大都是劣质翻译的产 物。广义一点的中国式英语,也许还能有一点正面的色彩,大概可以包括所有具有中国特色的“好”英语。中国的事情用英语说,中国特色似乎是免不了的了。

狭 义“中国式英语”普及的深度和广度似乎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我的观察结果是,在中国的出版物中,如果同时出现中文和英文,英文正确无误的情况非常少 见。出版物尚且如此,其他场合出现的中文附带的英译更是可想而知了。如今已经平等开放了的中国,张开臂膀迎接海外来客,他们带回国的除了对这个巨变之中的 “中央之国”的惊愕,还有对这片土地一大奇景“Chinglish”的嫣然1。汉 语欧化,据说从五四运动开始,就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伴随新时代应运而生的那批青年人要把一切都跟过去划清界限,中国语文自然是不能例外的。其中一个典型 人物就是大名鼎鼎的鲁迅,他的文章读起来别有风味,疙疙瘩瘩,还能间或瞧见和制汉字的影子(比如《记念刘和珍君》一文题目中“记念”二字)。2 其实这只是汉语言发展变化中一个历史阶段而已,后来的中国文人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把汉语言的书面语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现在的书面语到底是什么样子,用一本书也说不清楚。

汉 族人几千年走过来,血统其实已经变得十分复杂。据说比较纯粹的汉族人是现在被称为“客家人”的独特群体。这样看来,唯独要求汉语保持“纯粹”是十分没有道 理的,而且也不符合“事物始终是在发展变化的”这一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真理。但是,这也绝对不是“欧化”为害汉语的理论根据。

东方奇景“中国式英语”和为害一方的“欧化汉语”的作恶者就是我们这些“翻译”。

在翻译当中,如果不是有政治、法律、场合等方面特别的要求的话,最理想的状态是:用目标阅读人群的写作和阅读习惯去重写要翻译的内容。此乃翻译实为重写之意。

这对翻译人员来说是极高的要求,不但需要翻译人员精通源语言和目标语言本身以及背后的文化、政治、经济和历史等等各个方面的背景知识,而且如果涉及到各科专业,虽然有人会体贴翻译人员并不是这行真正的专家,但还是会要求翻译人员对相关的专业相当地了解。

学海无涯:翻译路上生命不熄,学习不止。至少别残害我们的汉语。
——————

1甲:如今已经平等开放了的中国,张开臂膀迎接海外来客,他们带回国的除了对这个巨变之中的“中央之国”的惊愕,还有对这片土地一大奇景“Chinglish”的嫣然。【这句话滥用名词,典型的欧化汉语】

乙: 如今,中国以平等、开放的姿态,张开臂膀迎接来世界各地的朋友。这些人来到中国,看到了“中央之国”近30年里所发生的巨变,这让他们感到惊愕;同 时,不知所云的奇景“Chinglish”也让他们无可奈何,乃至嫣然而笑,感受到了另一番别样的东方滋味。【这也许更接近口语】

2虽然根据现在文法规则,他的作品不合规矩的地方太多,但是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学生还是在前赴后继钻研不止。力捧鲁迅可能与政治有关。虽然鲁迅在当时代表的不过是中国各种不同声音中的一种,但他的作品跟中国共产党当时的意识形态相一致,得到了共产党人的推崇,而且大有把鲁迅纳入自己阵营的意思,于是现在的学生甚至不是学生多年的人都误认为鲁迅的声音是那时的主流,实际非也。

——————

推荐阅读:

1. 搶救台灣中文
2. 有关「欧化中文」
3. 認識歐化詞法對中文的影響

如果访问上面的网址有问题,请参考《一键突破GFW封锁:Tor+TorButton》

2 thoughts on “说翻译——中国式英语和欧化汉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