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乾坤

想起了我做的梦。今天早上的,梦见自己迎着寒风跑步,虽然风吹着感觉很冷,但尚能挺得住。醒来发现自己被子没盖全,冻得几乎瑟瑟发抖。前几天一个梦,梦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从我住的楼出去向左,然后再往北,这条路是我每次去北辰购物中心或者飘亮的旺市百利超市的必经之路。就这条路在这次梦里面出现了。不能算是好梦,甚至有点恐怖。往常停着各种车辆的小路旁边在梦里出现一辆火葬场的客车。不用说,这车肯定是装运人百年之后遗留物质的车。我清楚地看见了“火葬场”三个字,我甚至还———闻到了一股臭味———大概是什么东西腐烂后的味道吧。

Continue Reading →

金猪年

(1)老婆现在应该到学校了。 她这次回学校买火车票比较顺利,居然没怎么排队就买到了想要的车、想要的日期和想要的卧铺。当时让我很不敢相信。我还以为买不到才正常呢,本来都做好了买不到的打算。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Continue Reading →

梦回童年

从能记住梦开始,在我的梦乡里就有几个固定的去处。 在搬到十八站之前,我家在一个叫”建疆工区”的地方。其实这个地方是铁路部门为维修线路在铁路线旁边设的一个点,后来根据工作的需要撤销了,那里所有的铁路工作人员后来也都派到了其他地方。我还记得小学名字叫”苗圃中心小学”。我的启蒙老师是一位姓唐的女老师。她曾经把我叫到办公室里纠正汉语拼音n和l的发音。原来我的父母都是四川人,照例他们是n、l不分的。我记得很清楚的还有一位当时被当地人称为”上海娃”的上海籍男老师,但他教什么课我不记得了。还有一位山东口音的语文老师,在一篇讲放风筝的课文里,他领我们念”越飞越高”。但他读的是”要飞要高”,在我犹豫是不是也念”要”时,我已经跟着他读了出来,而且脑袋开始生疼——他的教鞭狠狠地落在了我的头上。

Continue Reading →

无题

*什么是幸福?从书里读到的一句话,似乎是这个问题的答案:Happiness is the ability of making the most of what you have。”能够尽量利用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就是幸福。”如果我接着说下去,就又是那句老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红旗下成长起来的我们,虽然不相信有来世,不把幸福寄托在可以跟上帝同在一处的天堂,也不寄希望于来世托生成一个幸福的人,但还是觉得幸福应该在现世的未来。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