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郎国(贵州)归来游记之三:点滴

*和老婆结婚的时候,也没有去哪里专门度过蜜月什么的。我这次去就算补个了蜜月吧。

*这次旅行来回都赶上了火车票最紧张的时候,买的都是临时列车。去贵阳的时候晚点四个半小时,回北京的时候晚点两个小时。临时的车,特点就是不管从前面还是从后面来的车,只要额定速度比它快,就得到一边去等着人家先过。

*去的火车上,在软卧的包厢里遇到三个韩国人,其中一个会讲中文。开始我以为他们是朝鲜族同胞。但是问那个人,他回答说不是朝鲜族人。我就很纳闷,他们讲的明明就是朝鲜语嘛。后来再问,才知道是韩国人。后来,其中一个醉鬼那个晚上是在地板上睡的觉。

*这次去贵州花了不少钱,光来回的车票就一千块钱。但仔细算算几乎没有什么浪费。

贵阳市区地

住的地方是老婆实习单位的招待所,位置在两城区的东北角。房间的外面就是黔灵公园(上面地图中左上角的绿色部分)的山。都说是贵阳是个”林城”,而这黔灵公园就是这座城市的一个超大森林公园。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窗外风景,一个月人民币300块搞定,不过这是内部价格。就房间来说,内部条件虽然差点,但该有的外部都有(比如洗澡间和厕所)。

 

窗外的黔灵山

招待所后面上山的小路,实际上这一路上都是人家。

(有一天晚上一两点钟,一个小孩因为玩儿得太晚了,下山的时候被困在这里,因为楼梯的下面是有铁门的,晚上关门谢客。)

刚去的头几天,一般到外面去吃饭。这是因为我俩坐公交车几乎走遍了贵阳,除了西面没去,北、东、南哪都去了。在贵阳的饭店吃饭印象最深刻的是这里的米饭是按盆上的,每人一块钱,吃饱为止。不过这米饭实在是太难吃了,样子就不是很吸引人:惨白的面容,毫无光泽。最初吃到嘴里的时候,几乎难以下咽。这里的人把米饭叫”米”,好几次饭桌上都有人让我”多吃米”,就好像我是一只小鸡一样。

在外面吃,不便宜,又吃不到自己想吃的东西。刚来招待所的时候就把电饭锅偷偷地运了进来,不出去溜达的时候,就在房间里做饭。如果没有炒菜的锅,能做出什么好吃的呢?可是我亲爱的老婆能做出来鸡蛋羹、炖排骨、饺子、面条、西红柿鸡蛋汤、辣椒炒肉等等好吃的,现在我一下子还不能都列出来。

*要说死,人都怕,但也不尽然。

比如,我虽然也比较爱吃水果,但总觉得麻烦,一直都不怎么买,买了之后好久也不吃。蔬菜呢,我觉得可有可无,只要不是一点儿都不吃就行,而且远在贵阳的老婆问起我吃没吃绿色蔬菜,我还经常拿大蒜头冒充蔬菜充数。老婆总是提醒我多吃蔬菜,但我总是不太重视。这次在贵阳,大概有点上火吧,有几次大号都是鲜血淋漓的。看着不好,只好去了医院,挂了肛肠科看病。在诊室里,排在我前面的病号是一位贵阳帅哥,医生的是一个老太太。在问答之间,从他的嘴里我听到了比我的更加血淋淋的痛苦:他根本不在外面上厕所,否则血流止不住没法收场。医生给他的远期医嘱是“手术”,近期是用药物缓解。轮到我的时候,我还没说几句呢,医生就嘱咐了一句“少吃点儿肉”,结果周围的人一阵哄笑。之后我到比较隐蔽的地方接受检查,发现那张床上有一滴鲜血,估计是刚才那位帅哥检查时留下的。检查后,医生给我的医嘱是“主要以饮食调节”。从这时开始,我再也不敢把吃水果和蔬菜,尤其是粗纤维的蔬菜当成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于是我想到了那些知道“不好”也非要吸烟的人。这些人自然知道吸烟对健康是“不好”的,但怎么个不好法,估计他们也难说出个所以然。我就想,对于那些为着自己身边的父母、男女朋友、兄弟姐妹、朋友烟瘾难断而苦恼的人来说,把他们带到医院,安排他们听一下午因吸烟患肺癌的人讲自己患病的痛苦,管保他们回家之后再也不吸烟了。我向来坚定的认为,用熏黑的肺子和癌变的胸腔等等与吸烟有关的死亡“黄河”和“南墙”恐吓烟鬼一下,他们就再也不敢吸烟了。但我仔细又一想,这么认为也不对,因为有些人还是不怕死的,就像即使有死刑,有人也要去犯死罪。

* …………

 


2 thoughts on “夜郎国(贵州)归来游记之三:点滴”

Leave a Reply to 活龙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