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 :大兴安岭

大兴安岭是我长大的地方。大兴安岭是条山脉,分两部分:小部分在黑龙江,所处地区的行政划分叫大兴安岭地区;大部分在内蒙古,所处地区的行政划分叫兴安盟。我家在黑龙江的大兴安岭。再往北或者往东,就是中俄边境。我家是祖国神经末梢的末梢。

我记得的搬家是两次。第一次只记得从铁路线左边搬到右边,其他不记得。第二次是从现在已经几乎不存在的地方搬到铁路线上另外一个稍大一点的地方。只有父母还住在那里,我和弟弟一个在北京一个在齐齐哈尔。再后来,我离开家,再搬家就是我自己来来去去了,当然会有朋友帮忙。

*我哥俩都不让父母省心。弟弟让他们操心,因为常闯祸。我基本不闯祸,但是我让他们担心,因为身体较差,非常瘦弱,还处于漂的状态,先是哈尔滨,后来是北京。

*我爸从四川农村投奔亲戚到东北,后来我妈从四川农村也来了。那时还没我。 我妈怎么被“骗”来的,不得而知,据我妈说,是因为我爸有工作。

*我爸我妈极端勤快。东北山区取暖做饭要烧木材。我和弟弟小的时候,他们俩没事就到各处去找,他们叫“拣柴火”。后来搬一次家带了好多。最后多的要烂掉,卖了一批。

*据我爸说自己很爱干净,独身(单身)在单位宿舍住时,他的被褥吊起来,同事不能碰。这个没遗传给我。离开他们以后,我几乎从来不叠被子。作学生时住宿舍,我的床是大家打扑克的地方。后来工作了,就好点---没人再打扑克,因为我独占一个房间。这一点我爸跟我不一样。

*我爸虽然个子不高,但是非常强壮。我妈说他瘦。那全是肌肉,当然是瘦的。以前工作时风吹日晒,黑的象非洲兄弟。现在照顾年纪大了,不用再出去。但是,皮肤算是黑到底了。

*我爸当然揍过我。当时恨他,不想再叫他爸。现在想想,如果我当时是我爸,早就把我打死N遍了。欠揍,打得轻。

*我家当然主要是我爸说了算,但是我不听他管。我最早小学四年级就会自做主张了。我自己的事全都自己作主了。我弟弟象毛驴,以前打不服,现在打不动,但是这方面还行,听了我爸的安排,我没听。

*我爸我妈是自力更生的典范。两手空空来到东北,一砖一瓦建好这个家。他们一般不会从别人借东西用,全都是我爸自己动手做,比如以前制作了一批凳子,是拿着别人家的样品,比着愣给做出来了,现在还用着,起码十年了。工具之类的自己全备,而且不欢迎别人来借。当然了,有人开口还得借,面子嘛。

*他俩都爱干净,别人来了就夸我家真干净。他俩都谦虚,说,不干净不干净,不经常打扫。

*见过我和弟弟的人,不告诉我们是兄弟,没人相信我们是哥俩。我的长相我妈说象老常家的人,但是外人说我象我妈。我弟弟长的象舅舅。但是,我妈有时候说不知道弟弟长得象谁---象好几个人,都是舅舅:沉思的时候象大舅,吵架的时候象三舅等等。

*因为东北亲戚少,又不常来往。所以我基本上没有太强的亲戚的概念,只有朋友的概念。而且很简单的家庭关系也让我晕头转向:比如,小姨子,大舅子,侄儿之类的关系我得想一会才能知道他们都是干吗的。

*我爸我妈至少有一点跟其他四川来东北的不一样。其他人四川口音至今不改,或者改得面目全非。而他俩基本上都改了:从四川方言直接到东北方言,根本就没学过普通话。但是有时候还是能暴露出来,比如,“奶奶”经常只能说出来“来来”,要费好大的劲才能让奶奶是奶奶。我妈把鸡翅膀叫鸡zhi(四声)膀。他们语言方面的特点遗传给我了。由于我学英语时模仿对象是美国之音的播音员,模仿的太过了,结果造成一说英语就一本正经的不良习惯。用我前同事的话说,你转的也忒快了,刚打电话是轻松的中文后来改成英文,那么深沉的样子。没办法呀。我梦话里的英语也是播音员式的一本正经---说着说着自己偶尔会醒,被我听到了。

*自从我开始工作,我和家里电话联系基本都是我和我妈说话,我爸在分机听着(我猜的)。不太重要的事情都是我妈说,比如近来好不好啊,有对象没呢,多吃好的,经常洗干净。等到重要事情,比如,我弟弟要买房子,我问什么时候买。我妈说:问你爸。这个时候他才在电话第三端发话。有时候我爸接电话没说几句就让我妈来接:没话说。

*我爸年轻时特爱学习,来东北时是小学四年级文化。后来单位补习,学成初中毕业。刚来东北的时候买了《新华字典》,认字。现在,他说写字比我好,我承认确实比我好。

*我们家四个人三个姓常,一个姓晏。(这有什么奇怪得?)但是,尽管人数三比一,我妈还老说:你们老常家一二三四。我们一听,哎呀, 就你一个姓晏的,还敢嚣张。呵呵。

*我家有一张我妈年轻时的照片。照片上大概20岁左右,还没嫁给我爸,当时认不认识他就不知道了。照片的背景居然是:户外厕所。穿的那个臃肿,傻乎乎的样子。那姿势就跟有时候我在照片里似的。还有一张是生了我之后照的黑白一寸照片。我的感觉是没想到老妈年轻的时候这么漂亮啊。还有一张我爸的照片,整个一傻小子:眼睛贼亮,面孔那么年轻,顶多25岁。背景是天安门。我以前看到时,问,你去过天安门??后来知道,那只是画布。

* 我妈不让我和弟弟干活,我妈的理由是还不如自己干,我们干不好,有说的时间自己就干完了。我爸有些不以为然。结果导致我现在什么都不会干,幸好现在我也没什么要干的。有一次,我弟弟劈柴,我爸说,小心点,不要劈到自己的脚,话音刚落,我弟弟一斧子抡到脚上,幸好脚只受轻伤,但是鞋算是废了。那一次,贝利跟我爸比都算不得乌鸦嘴。

* 我妈说我爸瘦,还没她沉呢。我就说,别担心,这说明我爸还年轻,等有一天发福了,就是廉颇老矣了。一直我爸的体重不见长,总是120多斤。最近一年,体重开始往上窜,上次打电话说已经突破140,超过我妈了。唉,真的老了。

*……

3 thoughts on “我家 :大兴安岭

  1. Pingback:记点儿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