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买房记(一)

在这个火热的夏天,我和老婆顶着火热的日头,用借款加贷款的方式买了一套三居室的二手房,加入了京城“房奴”的行列

缘起

老婆研究生毕业后,作为人才被引进到了大兴一家医院,成为了不少人羡慕无比的“体制内”人士。这样一来,我们就在北京大兴黄村定居了。既然要“定居”,就必须得买房子。在中国的城市,房子不光是一个住的地方,它还是户口上的地址和孩子在哪里上学的依据。

我们原来打算今年底、最迟明年初买房,因为明年底地铁大兴线开通,跟市区的交通会更加方便,黄村的房价大幅度下降的可能就几乎没有了,等不起了。在金融危机最厉害的时候,我们现在租的房子的楼上卖出去了。房子装修之前,新房主到楼下的新邻居家挨门挨户地“提前道歉”,因为他们的房子要装修,届时会有动土打墙的大动静。他们来时,我问他们房子多少钱买的。具体数字现在想不起了,但记得当时折算了一下,大约合每平方米6500块左右。后来,小区里的房子接二连三的卖出去不少。

老婆开始偶尔打听房价。比如,有一次打听回来说,大兴要建北京第二个大机场,一个镇的人拆迁后会有大笔的拆迁补偿款可以到黄村买房子,到“县城”住可是他们多少年来的梦想。当然这是从房产中介那里听来的。一听这个我就心慌,而且莫名感到生气,因为这可戳到了我的“隐痛”啊:没房子,啥时候买房子?这个拆迁对黄村的房价能有什么影响没法求证,但至少它也算是房产中介公司的一个炒作题材。

行动

再后来,多方的消息证实,房价确实又“回暖”了。我确切知道的那6500块每平方米的价格成了过去。在我们决定认真地看看房子的时候,中意的那片区域(即未来地铁大兴线通过的兴华大街),从北往南(富强东里、清源西里、兴政西里、车站北里等)单价大都在8000块上下,面积大一点的单价低500左右。

早就掐指算过,我们只能勉强买得起单价7500块的房子,8000块就比较困难了。在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老婆看了几处房子,但都不甚满意。经过向别人取经,在北京买较老的二手房时对房子本身大致应该注意这几个问题:顶层的不要买(可能漏雨而且夏天会很热),一楼的不要买(比较脏),东西向的不要买(夏天的下午西照能热死人)。其实买二手房要注意的还有很多很多。比如,一个比较吓人的问题就是:房子“干净”吗?就是说,它是不是出过什么“事”的“凶宅”。跟老婆讨论过这个问题,结果大热天的让人毛骨悚然、脊背发凉,于是按下不再讨论。

老婆看了几个房子,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定下来。比如,在车站北里看上一套,但房主不在北京。比较离谱的是在林校北里看的一套房子,准确地说是根本没看成。中介的人把我们领到房子那里时,发现里面有租户,是两个老人家。中介跟他们的儿子事先联系好了要来看房子的,结果因为儿子和房主都没到场,两个人死活不让我们到里面看看。来回地打电话确认,跟房主和儿子通完话之后,还是不让进,说怕我们带进去“猪流感”。再后来,争执升级,非常彪悍的两位老人让中介的人无法脱身,大吵、大闹、叮咣的声音快把警察招来了。

待续——

5 thoughts on “北京买房记(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