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当年的学生在这里读书的情景

加入“活龙精益英语学习组”,跟我一块学英语!


加入“活龙精益短英语学习组”,跟我一块学英语! 在这个学习组当中,我们以“句子”为单位来学习英语。我通过微信群、QQ 群和秒拍视频来给大家示范、讲解,每次讲一句话或者几句话,每次几个知识点。 我的社交媒体账号如下,邀请你加入: 活龙精益英语学习组,QQ 群号 106050350 我的微信:changgua 微信公众号 wedotranslation 新浪微博粉丝“翻译活龙活现” 发布英语学习短视频!我的秒拍主页“翻译活龙活现”   记住我们学习英语的口号:学了不用,等于没学! 怎么学好英语呢?——如果不好好读一读本文,你这辈子可能都学不会英语 学好英语是个大难题 这个问题几乎所有对英语感兴趣或者因为学习、工作不得不学英语的人都在问。其中不光包括非英语专业的人,也包括英语专业的专科生、本科生,甚至还包括英语专业的硕士生、博士生,乃至包括翻译工作做了很多年的人。听起来很奇怪,搞英语专业、搞翻译的人也在问,比如我。我1990年上初中开始学英语,2000年开始做翻译工作,现在总给别人讲英语该怎么学、英汉翻译该怎么做。我也有学英语这个问题吗?当然有,学习本来就是一件没有止境的事情,更何况是需要不断学习的外语呢。 其实,如果我们的英语学不好,那就需要问自己几个问题: 我们平时是否勤于思考,善于思考呢? 有没有从横向和纵向两个方向来充实自己的知识呢? 平时学的英语知识能不能实现“表达”与“交流”两个功能呢?比如说,那些辛辛苦苦背下来的单词、句子,可以用口头表达和书面表达里面吗? 要想学好英语,就需要先搞清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语言是什么?语言能力是人类认知能力的一部分,但它不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系统。也就是说,就英语而学英语,那是做不到的。想要学好英语,必须提高自己的整个认知能力。简单说就是全面学习、了解想得到的和绝对想不到的各种知识。那有人会问,“绝对想不到的知识”怎么个学法呢?这其实就是学习的奥秘:以前没见过、没想过,现在碰到了,就要了解、学习一下。 我们与其说英语难学,不如说语言尤其是外语难学。学不好英语,首先是因为不知道语言是什么东西,采用了错误的学习方法。方法不对,再“努力”也是白费。 语言能力是人类整体认知能力的一部分,在语言和语言所描绘的客观世界之间,就存在着人类的“认知”。语言从认知而来,人类通过认知来认识世界。这就意味着人们的语言能力取决于其认知客观世界的能力与成果,即所具备的概念体系、知识体系。也就是说,如果脑子里面没东西,不思考东西,也善于学习新知识,英语是学不好的。 第二个问题是语言的功能。简单来说,语言有两个功能,分别是“符号功能”和“交互功能”。“符号功能”就是用语言符号把人类认知的成果和思想表达出来,从而间接地描述我们所生存的客观世界。语言不能精确地描绘客观世界,但它可以描述人类对世界的认知。“交互功能”就是用语言来相互交流,通过具体的语言活动来实现。简单说就是,“听”“说”“读”“写”一个都不能少。“说”和“写”是用来表达的,但正常的交流“听”“说”“读”“写”相互衔接,是一个“连续统”,少一个都不行。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虽然为了方便研究和教学,常常把语言分为“语音”“词汇”“语法”“口语”“听力”“写作”等等“组成部分”,但在语言实际发挥“符号功能”和“交互功能”作用的时候,这些东西是浑然一体的,是完全不存在这种划分的。有人觉得,分别“学会”了“语音”“词汇”“语法”“口语”“听力”“写作”,那他就能学会英语了,但这只是一种天真的幻想,这一点中国无数人已经证明、正在证明而且还将会证明。 我们要明白,学英语不能光转转眼珠看一看,只动动手指划一划、翻一翻,必须得动嘴说,动笔写。只有嘴说出来的和笔写出来的东西才能表现出自己的实际语言能力,说不出也写不出的,都不算数。 具体来说,英语到底应该怎么学呢? 我们学英语都有着明确的目的。如果我们学英语的每一步都有收获,那么我们就很容易坚持下去。如果没有回报,谁都很难坚持下去。 我们学英语的目标是:“听”“说”“读”“写”一个都不能少。做到这一点的最佳方式就是把工作和兴趣结合起来。我们一定要让每一点努力都有收获,都有明确的结果。比如,从事IT或者搞市场营销的人,可以学习IT或者市场营销方面的英语原版专业书籍和材料,比如英美大学的本科、研究生教材和学术论文。还比如,如果爱读小说、历史、政治、文学,那就去阅读原版英文书籍。这样可以做到“一举两得”,不但学好了英语,还提高了专业,愉悦了身心。 此外,如果工作中需要用英语跟客户口头或者书面沟通,那么就把这种沟通操练得非常专业,用语和用法都要学得十分地道,符合专业人士的沟通要求和标准,不要只满足于“对方懂你的意思就行了”。 接下来是具体的操作方法 上面着重提到,语言有两个功能:一个是“表达”,一个是“交流”。无论是表达还是交流,最小的单位都是句子。所以,英语学习时的最小单位也应该是句子。一个个的句子就是英语学习的目标,一个个句子中的单词、句式、用法、用途、目的、使用场景就是学习内容。学会一个句子之后再举一反三,不断拓展英语句子,不断操练。 没有真实的场景也没有关系,只要有想象力就可以有“场景”,比如自己想象出来一个场景,就好比演员说台词一样。虽然现在的中国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但有机会出国工作、学习或者有“老外”做亲朋好友的人毕竟还是少数,能天天跟母语老外“侃侃而谈”也堪称“奢侈”。其中另外一个问题是,即使是亲朋好友,甚至是男女朋友、老公老婆,每个人都很忙,哪有时间天天跟你饶舌? 从一句话开始,接下来就是一段话、一篇文章、一本书、好几本书、乃至好几十本、好几百本书。把学到的各种知识都融入自己的口头和书面表达当中,有机会跟老外交流时就“露两手”,不管对方是朋友、同事还是专家。

Read More »
工具书

从词汇的角度看语言的学习


语言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现象。它的复杂之处在于,除了它本身具有极为复杂的内部关系和规律(语音、文字、词、句子、语法、篇章、修辞等)之外,它还与使用语言的人类本身以及这种语言所属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历史、地理等环境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也就是说,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为着独特的目的从任何一个语言本体和外部的角度来描述、分析和解释语言这种现象。这很像是佛经中印度古代“盲人摸象”的故事所讲的那样,几位“盲人”都很努力地在自己摸到的部位摸索“大象”的样子,都给出了有充分依据却又彼此不同的“大象”观点,谁也无法说服谁。语言研究也是这样,都免不了“盲人摸象”、“以偏概全”的问题。 有人会说,如果把“盲人”各自摸出来的“象”和各自研究出来的“偏”组合在一起,那么不管是“语言”还是“大象”不就都可以“一目了然”了吗?其实,这种简单的“相加”并不能形成一套浑然一体、成体系的观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跟故事中的“盲人”是一样的,都不是“明眼人”,都只能顾及自己的领域,都只是从某一个角度来思考语言,能做的只是窥测语言的整体规律。这也是语言至今仍然是人类一个未解之谜、我们仍需努力探索语言规律的原因所在——我们在语言探索方面首先需要成为“明眼人”,这在目前还无法做到。 下面,本文就从其中的一个角度——词汇来简单地探讨一下语言的学习和掌握。如果把语言比作一座大厦,那么其中“建筑材料”的词汇就居于一个中心的地位:词向下与语音、文字相连,向上与语法、句子、篇章相接;它又是能自由运用的最小单位,而且语义都首先要落实到词汇上面。因此,一切探究都可以首先从词汇开始,词是解答语言学习和应用问题的一把金钥匙。 词及其义项 人们在学习一门语言,尤其是外语时,常常把“词汇量”当作一个衡量语言能力的标准,因此对词汇的学习非常重视。这也是现在各种英语单词学习“宝典”大行其道的原因。其实,词汇学习至少包括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词汇层面上的,即对词的各个义项的学习(绝大多数词都是多义的),另一个句子层面上的,即对这些词汇义项在句子中实际运用。也就是说,如果学习者只对某个词的最常用义项有所了解,而对其他也许没那么常用但仍然很重要的义项了解不多或者根本不了解,又或者不能在“传情达意”的最小单位——句子——中正确地运用,那么无论学习者“背了”多少单词,都不能算作真正学会了这些词,这样的“无用功”下得越多实际上越是浪费时间。这也是学习者无法只用背单词的办法来学会外语的原因所在。 我们一般所说的词义是指词的概念义,它是这个词的语音形式所联系的概念内容。词义的单位是义项,根据一个词义项的多少还可以分为单义词和多义词。但是,在语言中单义词是少数,大部分词都是多义词。有时,一个字所代表的词义彼此不同,而且现时又看不出彼此之间有什么联系,这时它们被当作是不同的词,叫做“同音词”。不管这些义项被当作是不同的词,还是被归为同一个词,对于语言学习者来说,都是需要在听说读写中全面掌握的。 比如,汉语词“快”这个多义词有两个义项,一个是物体运动时的“速度高”(比如“开快车”),另一个是两个动作之间的间隔“时间短”(比如“反应快”)。而在英语中,汉语“快”这个词的两个义项分别用“fast”、“quick”两个词来表达。也就是说,学习者只有掌握了汉语“快”的两个含义,并理解了它与英语两个词“fast”、“quick”之间的关系,才能分别学会这三个词,在翻译的学习和工作中尤其如此。 词义的“深化”与语言的变化、人类认识能力的提高 对词义的变化的深刻理解也能帮助人们更好地学习和使用语言。 符淮青的《现代汉语词汇》认为,词义变化有深化、扩大、缩小、转移、感情色彩变化五种。他所说的“词义深化”是指“适用的对象不变,表示的对象特点深化”。比如,《说文解字》和《现代汉语词典》中对“人”的释义从“天地之性最贵者也”变为“能制造工具并使用工具进行劳动的高等生物”就属于这种变化。符淮青提到,有人不承认这是一种词义变化。但他还是坚持认为,这个词的适用对象虽然没有变,但它表示的对象特征有了很大发展,因而是一种词义变化。 而至于为什么会有人不赞同这也是一种词义变化,他并没有提及。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某个“词义”的“深化”跟另外四种词义变化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没有影响到“变化”后的词义在语言系统中的相对位置(“适用的对象不变”),也就是说这种所谓的“词义深化”变化并没有像其他四种变化那样引起了语义场的重组。发生这种重组时,某个词义发生扩大、缩小、转移、感情色彩变化之后,与它相关的词的意思也发生了变化,从而达到新的平衡,也就是它们在语义系统中的“相对位置”发生了变化。比如,“脚”这个词的本义是“小腿”,后来词义缩小到仅指我们现在说的“脚”后,人体下肢的各个部分就要用不同的词来指称了,从而形成一个新的平衡系统。其实,词义的“深化”是人类对自然和自身认识能力提高的结果,这种变化对语言本身没有影响,因此这不是语言层面上的变化。 词源问题:借词、译词与外来语 如果对语源有所了解,就会加深对词汇的掌握,这无疑会促进语言学习。王力的《汉语词汇史》将来源于其他国家语言或者中国其他民族语言的汉语词分为“借词”和“译词”,并且只把借词当作是“外来语”,不把译词当作外来语。但为什么译词不算做外来语作者并没有进一步说明。我的看法是,跟探讨语义的“深化”是否为语义变化一样,一个来源于其他语言的汉语词是否应该被当作是“外来语”是一个语言层面上的问题,而非单纯是这个词所代表的概念的来源问题。“借词”是连音带义从其他语言引入的,比如“胡同”、“琵琶”(匈奴、西域)、“涅槃”、“菩提”(佛教)、沙发、体恤衫(英语),这些词在汉语词汇中与众不同,有着十分明显的外来语读音。而“译词”则是用汉语原有的构词方式把别的语言的词所代表的概念引入到汉语中,比如来自英语的“电话”、“足球”、“电车”、“电影”、“铁路”、“无线电”,这些词都有着汉语的“面孔”,已经看不出哪里有“外来”的痕迹。 再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在汉语词典中,“卡车”(载重汽车)都标为英文car的借词,这是个半译音半译义的借词。不过,如果我们再去查汉英词典,会查到“卡车”在英语是truck或者lorry。这又是为什么呢?原来,汉语在借入这个词的时候,借用的是car的一个泛指各种载运工具的含义,其中就包括运载重物的车辆。而car的这一泛指的含义现在已经很少使用了,因此小规模的词典是查不到的。它现在最常用的意思是automobile,即“小汽车”,当然,它还有火车、地铁的“车厢”,电梯的“轿厢”等含义。 词汇国际化 随着时代的发展,现代汉语新词大量增加,汉语的词汇越来越丰富,由此可以表达所有复杂和高深的思想。同时,它也变得越来越完善,每个新词都有国际上共同的定义。实际上,几乎所有主要语言里的哲学、科学和文化用语所表示概念的内涵及其外延都是一致的,这样就避免了误解和曲解,使得世界各民族之间的思想交流没有障碍。对于语言的学习者来说,也只有认识到了词汇国际化才能更好的掌握相关词汇。 以汉语中的“精神”和“文明”与英语中的“spirit”和“civilization,civilize”为例,《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辞海》(第六版)、《韦氏英语大辞典》(第三版)、《简编牛津英语大辞典》(第六版)这些工具书给出的解释表明,虽然因为各自语言的习惯使然而导致搭配有所不同,但这两对词在两种语言中的含义大致是相同,含义是对等的。比如,汉语“领会文件精神”、“看着不太精神”里面的“精神”跟英语中 spirit 是对等的。“懂文明,讲礼貌”里面的“文明”,跟 civilization 含义也是一样的。当然,这不是说翻译的时候一定可以或者一定需要彼此替换。 还比如,从历时的角度来看,汉语的“中国”原来是指中原地区或者华夏族建立的政权,具体的地域则随着历史时期的不同而不同,现在它则指包括大陆、香港、澳门与台湾等全部领土与领海的现代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英语中的China 一词的词义前后变化也是类似的。但二者的差别是,汉语习惯用朝代名而不是“中国”这个字眼来指汉族或者以汉族居民为主的领土或者政权,而英语则通常只用 China 这个词。现在,在现代国家意义上的“中国”,汉英语言中两个词的内涵和外延式是一致的。但在历史、文化等其他意义上,英语词 China 则常常仅指中原地区或者后来面积变得更大的、以汉族为主体民族的地区或者政权,不包括东北、西北、西南的少数民族地区和政权。只有了解了这一情况,汉语和英语的学习者才能更好地掌握和运用这两个词。比如,在中国上映的好莱坞英语版电影《功夫熊猫 2》中,英文台词中的 China 一词在中文字幕中翻译成了“中原”,这无疑是十分正确的翻译方法。

Read More »
湖水-龙山校区

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赵复三中文版《译后记》中存在的问题


冯友兰(1895-1990)的《中国哲学简史》系统地介绍了中国古代哲学的发展史,用通俗、易读的语言对中国古代哲学及其流派的主要人物和思想进行了介绍,是学习、了解中国古代哲学的一本不可多得的入门书。 目前,除了 1985 年由冯友兰的学生涂又光(1927-2012)翻译、由冯友兰本人亲自审定的中文版之外,还有与涂又光年龄相仿的“当代著名学者”赵复三(1926-2015)在本世纪初翻译出版的新版。 但非常遗憾的是,新的译本原本应该对原译本有所突破,但从赵复三的《译后记》中,我们可以看到,他采取了并不适合翻译哲学著作的策略,指导原则的错 误造成了诸多的翻译错误;对原文语篇进行了错误的解读,混淆了关键语词的含义;更为重要的是,译者对《简史》中涉及的一些关键哲学概念并不清楚,从而导致 连篇的误读和误解。这似乎表明赵复三的英文阅读、理解能力与哲学知识存在不足,他还对一些英汉语词及其所指的概念、词义、语义以及语义关系的处理存在很大 的失误。他的译本还出现了关键词语的译文前后不一致、简单词汇理解、翻译错误、校对错误等等不该出现的问题。这一切使得赵复三在《译后记》所设想的实现“迈过‘形似’,而要求‘传神’”的豪言完全成了奢谈。 冯友兰与《中国哲学简史》 冯友兰是中国当代著名的哲学家、教育家,曾在清华大学、西南联合大学任教。1918 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24 年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 冯友兰于 1946 年至 1947 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任访问教授期间,将自己的大部头《中国哲学简史》缩写为《中国哲学简史》。《中 国哲学简史》英文书名为 A Short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此书出版时中文名为《中国哲学小史》,但 1933 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万有文库百科小丛书》中已经有了一本著者的《中国哲学小史》,因此后来著者将其中文名定为《中国哲学简史》(下称《简史》)。 译者涂又光 涂又光于 1985 年将《简史》翻译为中文版,现在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并由该出版社享有独家版权。涂又光是冯友兰的学生,除了其代表作《简史》中文译本以外,还历时十年 将冯友兰的学术成果整理为《三松堂全集》。根据北京大学出版社的介绍,该出版社出版的涂译《简史》是冯友兰亲自指导翻译并认可的唯一版本。 译者赵复三 赵复三于 21 世纪初重新翻译了《简史》并由多家出版社出版。由于北京大学出版社独家享有涂译本的版权,因此除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涂译中文版以外,流行的版本均是赵复三的译本。赵复三 1946 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担任职务。1989 年开始在国外生活与工作。 冯友兰的女儿宗璞对赵译本的评价 冯友兰的女儿宗璞(原名冯钟璞 )(1928-)表示,她认定的是“英汉对照版是赵复三先生的版本。因为冯友兰的英文原版中不仅有引用孔孟原话,还做了很多作者对此的解释,涂版在翻译回中文的过程中省去了这些解释,而赵版依然保留。” 不过,我在通读英文原文和涂译本的过程中没有发现涂译本有宗璞所说的“很多”“省去”的部分,但却发现赵译本增加了不少英文原版没有的内容和对英文原意改动甚大,甚至很多错译、漏译的地方。此外,在赵译本中,英文原文译自中文古典文献的部分内容没有还原成中文原文,而用英文的翻译来代替。 赵译本的流行状况 根据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的赵译本《简史》的《出版后记》,宗璞2008 年与后浪出版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赵译本《简史》的版权协议,由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由于涂译本的版权归北京大学出版社独家所有,目前冯友兰的后人拥有版权的中文版《简史》只有赵译本。 经检索图书市场,我们可以了解到,目前出版赵译本《简史》的出版社包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世界图书出版公司、三联书店、长江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和中华书局。 因此,除了最早出现的涂译中文版以外,本世纪初由赵复三翻译的版本颇为流行,有广泛的读者群体,值得我们重视。 赵复三的翻译思路及其实践 赵复三的译本中有一篇《译后记》,他在其中用具体的例子谈了自己翻译《简史》时的设想、想法和做法。这篇《译后记》原本可以成为他译作的完美注脚,充分阐述自己的翻译理念。但非常遗憾的是,他的这篇《译后记》“暴露”出的问题远比他想阐述、解决的问题要多,更多的时候问题不是他的译文正文,而是《译后记》里面的内容。甚至可以说,对于读者来说,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如果没有译者这样一篇“译后总结”,我们还无法知道他在翻译这部哲学史的过程中采取了错误的翻译策略和方法,虽然这些错误的策略和方法更多的时候并未付诸于实践因此就没有对他的译文造成那么大的影响。 比如,赵复三在《译后记》的第二段中提到了朱光潜的看法,“三字中,‘信’字最为重要,这不难理解,但要做到,并非易事。”但赵复三认为,“翻译外 文书刊,大概诗歌和哲学两类著作最费斟酌。这两类著作如果依循原著,逐字逐词按字义翻译,应不是十分困难;难的是在翻译这两类著作时,不能只满足于‘形 似’,还要求其‘传神’”。这表明,赵复三认同朱光潜的说法,即翻译当中“信”最重要,而且做到很难。 不过,赵复三眼中的“信”和“难”似乎有着特别的意思,这一点从他对诗歌与翻译的一番评论中可以看出。从他的话中,我们可以合乎逻辑地推断出,他认 为,在翻译诗歌与哲学两类著作时,他所说的“信”是“传神”,“难”以达到的也是这种“神似”,而“逐字逐词按字义翻译”这一“形似”“应不是十分困 难”。 在后面的论述中,赵复三认为诗人、艺术家、哲学家都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在创作和写作时会发现用语言无法完全地表达自己的感受,因此会出现“言不尽 意”的现象,而中国的诗人、艺术家、哲学家更会因为“两千余年专制统治”导致的社会环境限制而常常“意在言外”。最后,在第二段的结尾,他明确地说“诗歌 和哲学著作的翻译,往往要迈过‘形似’,而要求‘传神’”,而且这是他翻译《简史》的目标。 但是,仔细阅读这段的内容,我们至少可以发现两个逻辑问题。 第一,诗歌与哲学两类著作性质相差很大,在翻译的时候采取同一个策略是行不通的。诗歌重在形象思维、传情达意,而哲学则重在理性思维,即使当中有形象的描述,也只是为了说理,即阐述哲学理念。二者在翻译时,只能采取适合各自著作性质特点的翻译策略。…

Read More »
从古至今

我发现的两条定律——“蟑螂定律”和“英文必有错定律”


“蟑螂定律”和“英文必有错定律”是我在多年翻译审阅和书籍阅读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两条“定律”。 “蟑螂定律” 所谓的“蟑螂定律”是说,如果我在某一篇译文中发现译错的地方,那么我可以肯定这类错误在这一篇译文中还会反复出现,甚至这类错误表现出来的译者的问题还会导致其他类别的错误。这就好比到医院验血,虽然只是抽了一点点血,但只要检查出问题,那这个人健康就有问题。用“蟑螂”这么恶心的东西来命名是因为它的生活习性很好地表明了译文出错的特点:如果你在一个房间内发现一只蟑螂,那么你可以肯定这个房间一定还会有很多只蟑螂。 那么,与此相反,如果在这个房间一只蟑螂你也没有发现,那么是否可以判定这个房间就没有蟑螂呢?这个不好说,有没有蟑螂只能彻底检查这个房间之后才能知道。 罗琳《偶发空缺》(Casual Vacancy) 中文译本 按说,这部小说的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是一家大社,不该出现什么低级的翻译错误,但它偏偏就出了。在中文版封皮折页上的作者介绍中,有这么一句,哈利·波特系列: 被翻译成七十四中语言,在全球二百多个国家共售出四亿五千万册。 原文说的是 73 种语言,译文说是 74 种,这是比较高明的。英文版的介绍中说的是中文版出来之前的情况,现在加上中文版,自然就要多一种语言。 不过,中文版把英文原文的“more than 200 territories”翻译成“二百多个国家”就有问题。英文版之所以用“territories”就是为了要避免使用“countries”这个字眼。当今世界,除了有主权的国家,还有非主权国家的实体,比如中国的港澳台,英美等国的海外属地,它们不能称为“国家”。但在计数当中它们又有单独计算的必要,为了避免政治上的麻烦,就称这些实体为“地区”。因此,正确的译法是“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其实,即使不拿出来英文的原版来对照,也能知道中文版肯定有问题,因为它跟世界政治和政区情况是不相符合的。 根据我提出的“蟑螂定律”,这就是一只“蟑螂”。这只“蟑螂”表明,译者对世界政治不是十分了解,甚至英语的阅读理解能力可能也有问题。这其实还只是译者自身知识和能力有一些欠缺,只要能认识到,尚有改进提高的有余地。不过,非常不幸的是,依然还是这只“蟑螂”,它还可以表明译者的学习方法、工作态度和方法可能也有问题。只要读得够多,或者简单地去查下这个词,就会知道英文版介绍中用“territories”这个词的奥秘所在。 根据“蟑螂定律”,发现了第一只蟑螂,那么应该还会发现其他蟑螂。果然,在作者介绍中接下来的内容里提到了罗琳“创立了荧光基金,致力于帮助残疾儿童”。但原文说的是“disadvantaged children”,意思是“处于劣势的儿童”,也是我们所说的“弱势儿童”,残疾儿童当然也属于弱势儿童群体,但弱势儿童群体不仅仅包括残疾儿童。 接下来是小说的正文。原文中有这样一句话: Judging by the way he fucked up his mocks, we’ll be lucky if he gets any qualification. 这是老子在骂儿子不争气。 中译本翻译成了: 瞧瞧他成天都在干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事,要真能考得出文凭,我们真得好好谢天谢地了。 到底是什么“乌七八糟的事”呢?“mock”这个英国的词就是我们说的“模拟考试”,他老子只是说儿子模拟考试考得很差,毕不了业。 接下来还有离奇的。原文里有这么一句: “Did you fill up the tank?” Simon shouted, as he always did when she had…

Read More »
page screenshot

“精益英语与翻译培训” 2015 年 5 月份特价体验课:CATTI 3 级英语笔译实务教材解析 – Is More Growth Really Better?


本文由“精益英语与翻译培训” 2015 年 5 月份特价体验课部分内容改写而来。如果想参加付费课程,请点击本链接。 ———————————————————————————— 两年前,我写了一篇《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指定教材 (CATTI)《英语笔译实务 3 级》中参考译文错误辨析》,在里面我详细分析了 2012 年版的这本教材中第一单元的英译汉译文和汉译英译文,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今年,我又推出了“精益英语与翻译培训”,在 2015 年 5 月份上的“特价体验课”当中,我给学员讲解了这本教材第三单元的英译汉部分“Is More Growth Really Better?”。讲完之后,我把讲义和一些材料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我特意制作了一份句句对照的 PDF 版解析说明,请点击此处阅读或下载。 图片说明:PDF 版解析说明截图 1. 原文:Is More Growth Really Better? CATTI 3 译文:经济发展得越快越好吗? 我的解析: economic growth (经济增长) 与 economic development (经济发展) 并不是一回事。“经济增长”是某段时间里产品与服务市场价值的增加,而“经济发展”则是某个特定地区生活水平和经济健康程度全面提高。 根据维基百科 economic development 词条页面: Economic development is the sustained, concerted actions of policy makers and communities that…

Read More »
DSC05056

盛夏时节的翻译与英语吐槽


1. 读懂英语不容易 读懂英语不容易,原文作者灵光一现或者自己糊涂的时候尤其如此。比如,爱因斯坦说过一句话:If the facts don’t fit the theory, change the facts。这句话我是在微博上发现的,看似非常简单,没有“生词”,应该很容易理解了吧。比如从微博上找来的这三句: 事实不符合理论那就改变事实吧! 若现实无法承载你的观念,就用你的行动去改变现状,让你的观念得以众所周知。 如果事实与理论不相符,那就改变事实。 但我们常说的是“事实无法改变”,这是因为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没有对错之分,只有真假之别。其实爱因斯坦想说的其实类似于:不要不相信爱情,换个人再试试。 因此,这句话可以翻译成:如果实际情况与理论不相符合,那就再观察观察别的实际情况看看是已可以证明这个理论。 change 在这句话里的意思是“东北易帜”里面的“易”,即“换成别的” (replace with another)。这里的 change 不是“把黑马染色改变成白马”的“改变”,比如指鹿为马的那种“改变”“事实”。 说到底,这句话的理解错误还是因为对英文词汇的理解不过关,或者说查词典不够勤。change 这样简单的词也得查英语词典,甚至应该再查下汉语词典里“改变”还有什么意思。 当然,这话也得分两头说。我这是从最“善良”的角度来评论爱因斯坦这句话的。正如@翻译与翻译研究提醒大家要注意 the 这个词那样,如果上下文合适,那么 change the facts 就可以是“指鹿为马”的意思。比如,美国侵略伊拉克依据是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武器,不过直到现在伊拉克四分五裂、打成人间地狱了(什叶派穆斯林、什叶派穆斯林和库尔德人三分天下),美国也没能找出这些“大杀器”来。 2. “You’ll never leave where you are until you decide where you’d rather be.” 这是一句颇为励志的话。不过说这话的人一定没坐过北京的地铁,我给出的鸡汤解毒剂是:Try to stand in the way of a throng pressing for the next subway connection. 3.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校训:Laws…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