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自由与民主

三年多以前,我想通了“台湾问题”:台湾,它可以维持现状,可以跟大陆统一,也可以独立,何去何从它自己选。今天,我想通了“自由”与“民主”:法治是自由与民主的基础,一切不以法治、自由、民主精神为准绳的自由与民主诉求都是假民主、假自由的欺骗。而且,我觉得,跟这些柿油党分子比起来,五毛党和伟光正更靠谱一些,因为他们做的我们都看到了,算是“熟悉的魔鬼”,但那些假自由、民主之名鼓噪不休、泯灭良心、为非作歹的柿油党人,一旦得了势,那嘴脸会比五毛党还丑恶,行为会比伟光正还凶狠。我心中的理想自由、民主必须要通过符合法治、自由、民主精神的方式来实现,因为中国现在不需要再来一次天翻地覆,不需要无序、混乱的政治革命。

Continue Reading →

五月杂谈

* 一直都对纳粹德国和二战的欧洲战场比较感兴趣。还记得很多年前从一个租书摊租的关于“沙漠之狐”隆美尔的书。于是,这个月我入手了一本一千多页的《第三帝国兴亡:纳粹德国史》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Third Reich: A History of Nazi Germany)。这本书是一位美国记者 50 多年前写的,在美国读者中大受欢迎,据称影响了美国国民对纳粹德国的看法。虽然这本书在一般读者当中得到的评价颇高,但在专业搞历史的专家圈子里面鲜有人高度评价这本书。这本书入不了他们的法眼,我估计是因为作者 William L. Shirer…

Continue Reading →

五评《人之常情》——天下有雪之《再说人之常情》

“信者恒信,疑者恒疑” 雪兄多次提到这个命题,并且认为方韩之争的结局会是如此。但鄙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韩寒的作品是否有人代笔”这个问题只有两个答案:要么代笔了,要么没代笔。到底代没代笔这是一个事实,并不以人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为转移。就好比一块石头,雪兄说它是石头,我说它不是石头。石头就是石头,我认为它不是石头它也不会变成一块大钻石。信或者不信韩寒是否代笔怎么可能是最终的结局?

Continue Reading →

四评《人之常情》——“破破的桥”之《忽悠的原理和技巧》

雪兄跟我提起了“破破的桥”(以下简称“破桥”)这篇《忽悠的原理和技巧》(以下简称《忽悠》),于是我快速阅读了一遍长达41页的雄文。我总结下来,其中讲了七个防忽悠诀窍,告诫读者要注意“模糊标准”、“陷阱逻辑”、“制造气氛”、“控制信息”、“诉诸专业壁垒”、“诉诸生活差异”、“诉诸权威”。破桥在这篇长文里面几乎用尽了这个七个忽悠大法来忽悠人,可以让所有头脑清醒的人读过之后都会头晕脑胀,从此痛恨逻辑分析法。破桥还帮我方建起堡垒,说是我方所建,然后各个击破。最后破桥欢呼韩方胜利了!破桥的阴险之处在于他树了一个又一个有漏洞的堡垒,然后又自告奋勇地去端掉这些堡垒。

Continue Reading →

三评《人之常情》——合理质疑之证据篇

方韩之争最精彩的部分不是口水战,也不是相互的谩骂,而是双方为证明己方观点而找出的证据和提出的看法。方寒之争与以往有韩寒加入的互联网争议相比至少有一点不一样,那就是这次是韩寒虽然有巨量的人气支持,但还是从最初几天的积极反击变成现在的战略防守,更惨到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的境地,为数不多的几次回击也只为对方提供了更多的武器弹药。

Continue Reading →

二评《人之常情》——标签、证据、“无罪推定”篇

关于“韩粉”、“挺韩派”的标签 雪兄明明就是韩粉,所作所为也是挺韩,却又相当反感别人贴这两个标签,这个让我实在不解。没记错的话,他说过自己读过韩寒所有的书,韩寒的博文看得也相当多,对韩寒的文字比较欣赏也十分了解,可以断言韩寒的作品无人代笔。雪兄十分爱护韩寒的个人声誉和职业生涯,认为凡是说韩寒文学无能、有人带笔的人都没有“智慧”,而且没有“人味”。没有智慧就是傻瓜,没有人味那简直就不是人,雪兄对韩寒的浓浓爱意可见一斑,不亚于父母对子女的慈爱。如果他不喜欢“韩粉”、“挺韩派”这两个标签,那我奉上一个“韩寒的同路人”(Fellow Traveler)标签笑纳否?

Continue Reading →

一评《人之常情》——论点、论据、论证篇

方韩之争远未结束,韩方仍在负隅顽抗,方方火力依旧猛烈。今年 2 月 19 日我写了一篇《韩寒代笔门纷争终结》,“天下有雪”(下称“雪兄”)在《人之常情》(下称《人》)里提到这篇博文。最近事多,拖到清明假期了才真正提笔回应。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