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时节的翻译与英语吐槽

1. 读懂英语不容易 读懂英语不容易,原文作者灵光一现或者自己糊涂的时候尤其如此。比如,爱因斯坦说过一句话:If the facts don’t fit the theory, change the facts。这句话我是在微博上发现的,看似非常简单,没有“生词”,应该很容易理解了吧。比如从微博上找来的这三句: 事实不符合理论那就改变事实吧! 若现实无法承载你的观念,就用你的行动去改变现状,让你的观念得以众所周知。 如果事实与理论不相符,那就改变事实。

Continue Reading →

从 spirit 和 civilization 和“精神”、“文明”含义基本对等谈学英语必须要勤查好词典

学英语要勤查好的英语词典,这是本博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了。词典是从古到今不知道多少代词汇、词典、语言专家根据大量材料、符合专业标准的方法以及专业的态度精心打造出来的。因此,要想知道一个词或者字是什么意思,首先要做的是吸收以往专家的研究成果——直接去查阅各种高质量词典,而不是凭可能并不确切的印象、并不广泛的经验或者极为有限的资料想当然地“觉得”某个词或者词“应该”是什么意思。毛主席 80 多年前就说过“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还说过“不做正确的调查同样没有发言权”。

Continue Reading →

读书学单词琐记

学英语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原版英语材料里面学——即观察英语实际是如何使用的,而不是想当然地自己编造,或者参照有可能“不足为训”的中译英材料或者中国人自己写的英语材料。这是一点一滴汇聚成汪洋大海的方法。虽然看着有点笨,但这种“捡宝”的方法却是最有效的。想想看,古人不是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吗?

Continue Reading →

翻译之中的过犹不及与勤查词典

很明显,做任何事情“过”和“不及”都不是不行的,“恰到好处”才可以。当然,做到很难。在翻译工作中,应该翻译成什么样,这个问题我谈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但现在想来还是说得不够明白,因为虽然给了“正面”的样本,但只是从欧化译文的“不及”一个角度从“反面”说明了不应该翻译成什么样,并没有从“过”这个角度讲这个问题。

Continue Reading →

我是怎么学英语的

现在算来,我学英语已经整整二十三年了。这么漫长的时间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 1990 年上初中开始,到初中毕业结束,这四年(初三重读了一年)有老师面对面的教;第二个阶段从上中专的 1994 年开始,到 2000 年开始工作为止,这六年为自学,没有老师教,只有自己摸索,考下了自学考试的英语大专证;第三个阶段从参加工作做翻译这个职业开始,边做翻译边学习英语乃至汉语,到现在已经有 13 年的时间了。

Continue Reading →

陆谷孙《英汉大词典》与高永伟《新英汉词典》义项勘误一则:froward

今天碰到一个外形“奇怪”的词(froward),是形容小孩的。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拼错了(forward?)。我先查了最近买的高永伟《新英汉词典》(第四版修订本),知道了这个词有两个意思:一个是“不易控制的,难驾驭的;刚愎的,固执的”;另外还有“相反的,不利的”意思。奇怪的是,这本词典把这个词标为“古”,也就是说现在不用这个词了。可我是在最新版的《美国传统英语词典》(第五版)里查词时在解释里面碰到的,怎么可能是“古”词呢。于是我又去查陆谷孙的《英汉大词典》,发现两本词典的解释几乎就是“孪生”的,它也把这个词标为“古”,只不过陆谷孙的版本在第二个意思里面增加了“敌对的”。

Continue Reading →

英语翻译工作中能用到的通用类辞书

翻译想学好,工具书是必备的。工具书与其它书籍的一大不同是知识含量密集,每本都是宝库。不用到各种材料里面去费力搜寻,一本好的工具书可以提供“一站式”的服务,方便、快捷。虽然下文列出了不少汉语和英语辞书(主要是英语),但主要还是我已经购置的或者多少了解一点的书。如果读者诸君有更好的辞书,也请一定分享。

Continue Reading →

英语词典和翻译学习

现在市面上的英语词典有几种,包括英汉、英英、英汉双解。汉英也算一种。我个人的经验是,初学翻译时,主要使用英汉词典。原因显而易见:在开始时,我们对英语一无所知或者知之甚少。这时,就需要在用汉语积累的各种知识和经验与英语中的相应知识和经验之间快速地建立起联系。英汉词典就能起到这个作用。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