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信拜年这件事

新年新气象,我把手机的来电铃声和通知铃声也改了。每年这个时候,手机都会不停的响起拜年短信。今年也不例外,从昨天开始就“铃儿珑”“铃儿珑”(新年设置的短信声)地收获祝福了。我曾经主动发过拜年短信,然后再陆陆续续地收到“回复”的拜年短信,也曾经不动声色地坐等收获拜年短信,看看哪些人会在辞旧迎新的时候“想着”我,测试一下自己的人品,然后再一个一个地回复,没“想着”我的,我也就不“想着”他了。

Continue Reading →

2010,我的这一年

2010 年是我的一个丰收年——头等大事就是,我荣升为父亲了,家里开始热闹非凡;儿子刚出生不到 40 天,每天都给家人带来惊喜:出生之后,能吃、能睡、能拉,很快长出了大脑袋和红红的小脸蛋,脖子能自己让大脑袋立起来了,会笑了,会抓了;他脾气不小,安静时是白净的诸葛亮,一使劲是红脸的关公,再使劲是黑脸的张飞,哭起来就是声泪俱下的刘备*。儿子还是我们家的第一个北京人,出生一个星期就有了 110115 开头的身份证号码。大人没有北京户口还没什么,小孩有了北京户口以后上学能省很多麻烦。

Continue Reading →

2009年牛年春节

这个新年,全国各族人民过的是一个Happy Niu Year!我自然也是随大流比较Happy的。这个假期算来也不长,但要在一篇博文里面讲讲清楚,又颇费思量。正在琢磨从哪一件事情讲起,怎么个讲法时,我想到一个比较好的主意,那就从 分成一个个的主题来说吧。先说——

Continue Reading →

梦里乾坤

想起了我做的梦。今天早上的,梦见自己迎着寒风跑步,虽然风吹着感觉很冷,但尚能挺得住。醒来发现自己被子没盖全,冻得几乎瑟瑟发抖。前几天一个梦,梦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从我住的楼出去向左,然后再往北,这条路是我每次去北辰购物中心或者飘亮的旺市百利超市的必经之路。就这条路在这次梦里面出现了。不能算是好梦,甚至有点恐怖。往常停着各种车辆的小路旁边在梦里出现一辆火葬场的客车。不用说,这车肯定是装运人百年之后遗留物质的车。我清楚地看见了“火葬场”三个字,我甚至还———闻到了一股臭味———大概是什么东西腐烂后的味道吧。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