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汉韬

我曾大言不惭地跟老婆说,年底大兴要发生两件大事,一是我儿子出生了,二是地铁大兴线开通了。她笑曰:地铁算是大事,你儿子出生算大兴什么大事?对于大兴每年新生的 15 000 个婴儿来说,我儿子即将到来确实算不上大兴的什么大事。但是对于我所生活的“小宇宙”来说,这两件事确实算得上大事了。首先,他出生,我就当爹了。其次,地铁一通,出行就方便了。  

Continue Reading →

儿子的心跳——记老婆怀孕(2)

回不到过去了 也在上个星期,丈母娘想女儿。百忙之中从秦皇岛来北京,来的时候带了一箱活虾。可惜路途奔波,到家之后全都闷死了。这个时节活虾不容易买到,还特别贵。这一箱虾是我岳父好不容易搜罗到的。他老人家一直都惦记那些虾能不能活着到北京。

Continue Reading →

逛街

逛街前传 天气转暖,万物复苏的春天又来了,前几天就是虫子们齐打伙惊醒的日子。可是,好像没打雷。我早和老婆说好了这个春天开始每个月都要出去游山玩水。半个月前,我突发奇想,要去爬香山,也忘了我原来在亚运村住,想去趟香山不算是难事,可我现在可是住在大兴啊。后来没去成,倒也不是因为路远。是因为感冒了,这次感冒对于我是最严重级别的,症状就是气管发炎了。要是去医院,得先花200块钱拍片诊断,然后打上一个星期的吊瓶。我是久病成医,对自己是比较了解的,非常执拗地自己买了青霉素V钾来吃,吃了六盒,吃了十几天才算把细菌打退了。

Continue Reading →

记梦

今早在一个梦中醒来。 学校大扫除,男女同学们在校园里热火朝天地大干一场后,拖着工具列队往班级走。而我要去跟负责其它任务的另一批同学会合,正好与迎面与他们相遇,彼此相视而过。我看见他们一个个年轻的身影,每个充满朝气的面孔上都洋溢着劳动之后的喜悦。这时,我们都看见旁边山上一个特别显眼地方,里面好像夹着煤。于是,我们二哥绳宪国上前用一把铁锹一锹一锹地铲出了很多可以做燃料的煤。我们都很高兴,跟找到了宝一样!

Continue Reading →

2009年牛年春节

这个新年,全国各族人民过的是一个Happy Niu Year!我自然也是随大流比较Happy的。这个假期算来也不长,但要在一篇博文里面讲讲清楚,又颇费思量。正在琢磨从哪一件事情讲起,怎么个讲法时,我想到一个比较好的主意,那就从 分成一个个的主题来说吧。先说——

Continue Reading →

零八夏日杂记

*这个世界很疯狂,炒股票因为股价狂跌会去交易所抗议,炒房子的因为房子降价要开发商补偿。奇怪的不是炒家要补偿,奇怪的是开发商真的补偿了。这其中的道理就好像我买了台电脑,后来促销降价了,我去商家要其中的价差补偿,而且商家也补给我了——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我真的是不太明白。炒家、炒家,赚不到钱,却让别人补,而且别人也乐意补。其中的奥妙,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

Continue Reading →

结婚两周年了

就像初为人父、初为人母的人按天、按月、按年数自己孩子的年龄一样,新婚的人“数”的劲头虽然比不上这些父母,但至少也会按年数自己结婚之后的日子。但跟这些父母一样,数着数着就数数疲劳,也可能会不那么十分在意了。

Continue Reading →

小家

我买的、看的那些书终于见了天日了——我活的时间越来越长,买的书也越来越多,——虽然不见得买了就看,其实不少是买了根本没看——但没有书架可以码放这些书,书们只好委屈的都堆在地上。好几次老婆都提议买个小书架吧。我这个懒人都不甚响应,我想的是能凑合就凑合。终于有一天,我俩去了一趟宜家。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家具店也可以做得像个超市一样。如果自己的房子够大、钱也够多,从宜家的一楼到顶楼采购一番之后,什么都能买得齐。我最羡慕的是儿童房,真想再重新长一遍,为的就是要住漂亮的儿童房。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