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语言故事

语言之旅

买书

买书

如果买书不看是罪恶的,那么我已经罪孽深重。就拿最近几个月来说,四月份买了 8 本老舍的书、一本陆谷孙的《英汉大辞典》、一本吴光华的《汉英大辞典》;五月份买了威廉·夏伊勒(William Shirer)的《第三帝国兴亡:纳粹德国史》和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这两个月还算是我的“常规”买书月。六月份网络书店大促销,于是这个月的买书量也“爆发”了。

Read more about 买书

“翻译腔”一瞥——作践一下《红楼梦》

“翻译腔”一瞥——作践一下《红楼梦》

这是余光中根据流行的译文体改写的一段《红楼梦》小说。他说:“这样作践《红楼梦》,使人笑完之后,立刻又陷入深沉的悲哀。这种不中不西不今不古的译文体,如果不能及时遏止,总有一天会喧宾夺主。到那时,中国的文坛恐怕就没有一寸干净土了。” 1973年2月10日 午夜 《余光中谈翻译》

初夏无题语

初夏无题语

我这两天想着,应该给我的书们建一个索引。虽然书架还没有摆满,床下面也躺着绝无可能再看因此不必建索引的书,但即使这些“面上”的书的索引也不会短,做起来一定是个工程。东西的特点就是,都摆出来觉得不多,集中起来就发现真的很多。这是我每次搬家的感受。书也是如此,每次搬家都把书装在最结实的箱子里面。而且也会提醒搬家公司的师傅,“这一箱是书,很沉。”

Read more about 初夏无题语

红楼梦谁写的?

红楼梦谁写的?

很多《红楼梦》小说爱好者(这个词太旧了,应该叫“红粉丝”)知道小说的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写的;如果知道得多一点,会知道这后四十回写得不太好,不但文笔不如前面,而且人物与前面完全不同,好似电视剧的一二部之间主演突然换了一样;再知道多一点的,会愤恨高鹗和程伟元篡改前面作者曹雪芹的本意,误导了《红楼梦》读者很多很多年,直到胡适发现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不是一个人写的,一切才拨乱反正,红迷们也幡然醒悟,痛骂程高不是人。

Read more about 红楼梦谁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