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与火鸡

中国人不大习惯的一点是,国外的节日每年的日期都“不固定”,比如今天的美国感恩节就是每年 11 月份的第 4 个周四。当然,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固定”,只不过跟我们习惯的按公历庆祝的五一、十一或者按农历庆祝的除夕、元宵、重阳、中秋不是一种“固定”的方法。 说到美国的传统节日感恩节,其实背后还有不少故事。就比如,感恩节大餐的硬菜是火鸡,而且据说来从欧洲逃难到美洲的清教徒“第一个感恩节”的主菜就是火鸡。不过,这可能只是传说而已。根据现在能找到的最早文献资料,1621 年的年底,在普利茅斯殖民地,来自欧洲的移民跟本地的万帕诺亚格(Wampanoag)印第安土著共进大餐,不过菜谱里没有火鸡。印第安人带来的是鹿肉,而欧洲移民带来的则是禽肉,历史学家认为是鸭或者鹅,不是火鸡。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盛夏时节的翻译与英语吐槽

1. 读懂英语不容易 读懂英语不容易,原文作者灵光一现或者自己糊涂的时候尤其如此。比如,爱因斯坦说过一句话:If the facts don’t fit the theory, change the facts。这句话我是在微博上发现的,看似非常简单,没有“生词”,应该很容易理解了吧。比如从微博上找来的这三句: 事实不符合理论那就改变事实吧! 若现实无法承载你的观念,就用你的行动去改变现状,让你的观念得以众所周知。 如果事实与理论不相符,那就改变事实。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话说语言中的“比较”与用法选择:甲比乙大 3 倍是什么意思?

世间万物尺寸有大有小、数量有多有少、程度有高有低,于是就有了比较。比如,甲比乙大 6 岁,甲比乙大 3 倍。“甲比乙大 6 岁”不会有误解,它的意思是甲比乙早出生 6 年。但“甲比乙大 3 倍”就容易有误解了。有人认为它的意思是“甲三倍于乙”,也有人认为是“甲四倍于乙”。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对《两篇译文的比较和一些讨论》的回应

下文中,《两篇译文的比较和一些讨论》一文原文以灰色字显示,我所做的“回应”是针对原文中“点评”部分的,以深棕色显示。如要阅读我对获奖译文和原文的评论,请阅另一篇博文《译文示例:北语翻译赛汉译英 “中国的士大夫与民本思想”》的“第三部分”。下文中,如果有的“点评”没有“回应”,则表示我赞同原文作者的意见或者暂无意见。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谈谈中译英

如果我用英语来写一篇文章、一本书,或者干脆说吧,把中文翻译成英文,我当然是可以做的。不过,我只能尽量做到准确传达我或者原文的本意,避免沟通障碍,但想要实现我的中文博客或者出版物(假如我有)那种阅读体验,我自知绝无可能,至少十年之内我会这么认为。原因很简单,英语是我的外语,我的英语水平何时能够达到我的汉语母语水平,现在我是看不到希望的。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2013 年打算读的一些书

在博客里连续两年“正式”发布自己的读书学习“计划”,结果发现每次都没有遵照执行。我想明白了,我其实只是弄一个计划督促一下自己而已。而且,年初“计划”读哪些书,到第二月可能就变了。于是删掉无用的“计划”二字,再次表个决心,督促自己。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原文的风格

话说做什么的不吃什么。比如做薯片的不吃或者不再吃薯片。还比如菜农不吃自己卖的菜,只吃自留地上给自己种的特供菜。更绝的是自从开了饭店就所有饭店都不去吃了,即使被迫去吃也只吃几种菜。至于我,翻译做久了就再也不愿意看翻译的书了。如果一定要看也是挑着看,比如美国人伊迪丝•格罗斯曼翻译英文版《霍乱时期的爱情》,原文是作者马尔克斯用西班语写的。还比如梁实秋翻译的《沉思录》,傅雷翻译的法语小说。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简单:知道内幕。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英语翻译工作中能用到的通用类辞书

翻译想学好,工具书是必备的。工具书与其它书籍的一大不同是知识含量密集,每本都是宝库。不用到各种材料里面去费力搜寻,一本好的工具书可以提供“一站式”的服务,方便、快捷。虽然下文列出了不少汉语和英语辞书(主要是英语),但主要还是我已经购置的或者多少了解一点的书。如果读者诸君有更好的辞书,也请一定分享。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