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语言故事

语言之旅

买书

买书

如果买书不看是罪恶的,那么我已经罪孽深重。就拿最近几个月来说,四月份买了 8 本老舍的书、一本陆谷孙的《英汉大辞典》、一本吴光华的《汉英大辞典》;五月份买了威廉·夏伊勒(William Shirer)的《第三帝国兴亡:纳粹德国史》和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这两个月还算是我的“常规”买书月。六月份网络书店大促销,于是这个月的买书量也“爆发”了。

Read more about 买书

短信拜年这件事

短信拜年这件事

新年新气象,我把手机的来电铃声和通知铃声也改了。每年这个时候,手机都会不停的响起拜年短信。今年也不例外,从昨天开始就“铃儿珑”“铃儿珑”(新年设置的短信声)地收获祝福了。我曾经主动发过拜年短信,然后再陆陆续续地收到“回复”的拜年短信,也曾经不动声色地坐等收获拜年短信,看看哪些人会在辞旧迎新的时候“想着”我,测试一下自己的人品,然后再一个一个地回复,没“想着”我的,我也就不“想着”他了。

Read more about 短信拜年这件事

每周杂谈:我当爹了、活龙博客新生

每周杂谈:我当爹了、活龙博客新生

*成为父亲是男人继结婚之后的另一件大事,它意味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为了给孩子的成长和教育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我只能更加努力地去挣钱了。2010 年 11 月 21 日星期天凌晨,已经过了预产期三天的老婆开始肚子疼。到医院挂急诊。大夫检查后,认为距离孩子生还要很久,建议我们先回家,白天再来。早上,老婆住进病房。晚上我在医院陪护,老婆肚子疼了一宿。第二天上午十点,进了产房。到下午五点也没生出来,后来就改剖宫产了。儿子从手术室出后送去产房,我妈和丈母娘跟着过去。我在手术室门口等了好久(焦急的等待总是漫长的),老婆才被推出来。

Read more about 每周杂谈:我当爹了、活龙博客新生

2009年牛年春节

2009年牛年春节

这个新年,全国各族人民过的是一个Happy Niu Year!我自然也是随大流比较Happy的。这个假期算来也不长,但要在一篇博文里面讲讲清楚,又颇费思量。正在琢磨从哪一件事情讲起,怎么个讲法时,我想到一个比较好的主意,那就从 分成一个个的主题来说吧。先说——

Read more about 2009年牛年春节

夏日蝉鸣-与题无关

夏日蝉鸣-与题无关

*借着奥运的东风,在机动车单双号限行实施的前一天7月19号我搬家了——从鸟巢边上的安慧里小区搬到了南边远郊的大兴黄村,但距离著名的西瓜产地庞各庄尚有一段距离。这次搬家的最大后果之一就是上班的时间从原来的一个小时变成了现在的两个小时,在三环的一段路上可以走上40分钟,不堵车的话15分钟。以前,我从来没觉得自己会跟“南城”有什么关系。现在,这是我的新家。大兴就像一个小县城一样,人不太多,路也不太挤。

Read more about 夏日蝉鸣-与题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