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我的这一年

2010 年是我的一个丰收年——头等大事就是,我荣升为父亲了,家里开始热闹非凡;儿子刚出生不到 40 天,每天都给家人带来惊喜:出生之后,能吃、能睡、能拉,很快长出了大脑袋和红红的小脸蛋,脖子能自己让大脑袋立起来了,会笑了,会抓了;他脾气不小,安静时是白净的诸葛亮,一使劲是红脸的关公,再使劲是黑脸的张飞,哭起来就是声泪俱下的刘备*。儿子还是我们家的第一个北京人,出生一个星期就有了 110115 开头的身份证号码。大人没有北京户口还没什么,小孩有了北京户口以后上学能省很多麻烦。

Continue Reading →

日记一篇

看见了吧。我这个贱人是半夜爬起来写这无聊的日记的。自从被绑在公司这部战车上之后,即使够不上日理万机,也是难得闲暇的。在闲暇时,也不干正经的事情。看着自己这些年来买的一排排崭新的书,感觉离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也不知道我到底想干什么。千里迢迢的把他们请到我家,难道就是让它们无聊地站在书架上或者躺在床板底下不见天日不成?书们,我真的是对不起你们啊。我改,一定改!

Continue Reading →

房子(再续)

在我工作十年、结婚四年,人生走进三四个十年的时候,终于买房定居了。前几天收拾行李搬家的行李时,看到北京一年多的时候写的日记,发现里面写的是:希望五年后在北京能买得起房子。掐指算来我来北京马上就七年整了,这个目标差不多就在这个时间内居然实现了。虽然买房不是很容易,但不管怎么样,借钱加贷款,这个巨大工程总算搞定了。

Continue Reading →

零八夏日杂记

*这个世界很疯狂,炒股票因为股价狂跌会去交易所抗议,炒房子的因为房子降价要开发商补偿。奇怪的不是炒家要补偿,奇怪的是开发商真的补偿了。这其中的道理就好像我买了台电脑,后来促销降价了,我去商家要其中的价差补偿,而且商家也补给我了——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我真的是不太明白。炒家、炒家,赚不到钱,却让别人补,而且别人也乐意补。其中的奥妙,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

Continue Reading →

小家

我买的、看的那些书终于见了天日了——我活的时间越来越长,买的书也越来越多,——虽然不见得买了就看,其实不少是买了根本没看——但没有书架可以码放这些书,书们只好委屈的都堆在地上。好几次老婆都提议买个小书架吧。我这个懒人都不甚响应,我想的是能凑合就凑合。终于有一天,我俩去了一趟宜家。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家具店也可以做得像个超市一样。如果自己的房子够大、钱也够多,从宜家的一楼到顶楼采购一番之后,什么都能买得齐。我最羡慕的是儿童房,真想再重新长一遍,为的就是要住漂亮的儿童房。

Continue Reading →

初来北京的两个月零十四天:我那拿不回来的房租

今天是2003年1月24日星期五(22:47)。明天周末,难得我有心情愿意写点在北京的感想让朋友们看看。今天很郁闷。原因是我从海淀搬到朝阳的时 候,跟那里的房东讲好退我房租的,今天跟他家联系,她妈的挂我电话,还不接我的电话!死老头子,等我确定他确实不想还我钱,那他就等着把自己的两部电话换 掉。我天天在网上公布他家的电话,让他每天接到N次电话问他房子出不出租?你要租房子?你又要买二手电脑?你要征婚?直到他死!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