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心跳——记老婆怀孕(2)

回不到过去了 也在上个星期,丈母娘想女儿。百忙之中从秦皇岛来北京,来的时候带了一箱活虾。可惜路途奔波,到家之后全都闷死了。这个时节活虾不容易买到,还特别贵。这一箱虾是我岳父好不容易搜罗到的。他老人家一直都惦记那些虾能不能活着到北京。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