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上”电视了,网上可直播

准确地说是我的声音或者简介仅仅有可能要上电视了,而且我在上面顶多只会一闪而过,因为这个半个小时的电视节目主题不是我,而是一位热心于盲人职业培训的老太太和她的培训学生。更新:我的那部分内容被电视台编导“无情地”删减了。尽管如此,能够参与到其中还是比较高兴。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