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是天生的蠢货吗?

就算是吧,但你见过这么“聪明”的蠢货吗?这里说的“聪明”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真聪明”。文明与文化的中国历经几千年的风霜雨雪而屹立不倒,依然枝繁叶茂,这是生命力顽强的表现,非“真聪明”无法做到。另一个是“小聪明”。当然,小聪明经常“聪明反被聪明误”,是另外一种“愚蠢”,但它只是哲学家所说的“愚蠢”,而非词典学家所说的愚蠢,与脑子不灵光的“愚蠢”又不全是一回事。比如,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原本打算避免西方工业化走过的“老路”,比如“先污染后治理”,还比如“贫富两极分化”。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国被自己和国外转移过来的污染行业和国民的消费文明的弄得山河失色,不见天日。华北各大城市连续几年时长雾霾压顶,俨然是一个又一个的雾都,让阅读狄更斯、福尔摩斯时代英国小说的中国读者在读到伦敦大雾的描写时倍感亲切。最近十几二十年,中国的国民普遍富裕起来了,整个国家跨入了消费新时代,似乎人人都在享受新时代的物质文明发展带来的硕果,但有些没能赶上时代大潮和被抛下时代列车的群体却还在过着黑非洲穷国国民也不如的日子。不过,中国人是很有点小聪明的。比如,对于蓝天的天数、污染的指数和国民的收入、贫困线,可以用测量数据、衡量标准和统计数字来粉饰。对于一些工厂来说,既然不能排放污水到河流里面去,那就把污水高压打进地下水,“看不到”河水有污染就好了,当地政府也不置可否,反正政府收到税、长官有政绩就行了。至于当地不知情的居民喝了被污染的地下水得了病怎么治,治不好了怎么死,不关他们的事。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