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语言故事

语言之旅

读不懂的原文,写不好的译文:从《经济学人》中一句话的翻译说起

读不懂的原文,写不好的译文:从《经济学人》中一句话的翻译说起

要真正读懂《经济学人》这类英文原版财经文章,分析字面的意思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同样关键的是对主题内容和相关的经济、政治情况要有足够的了解,否则就只能深陷文字的迷魂阵。其实,翻译工作想做好也未尝不是如此,相关的“语言知识”、“专业知识”和“百科知识”都要过关,任何一个方面有欠缺都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 Read more about 读不懂的原文,写不好的译文:从《经济学人》中一句话的翻译说起

我是怎么学英语的

我是怎么学英语的

现在算来,我学英语已经整整二十三年了。这么漫长的时间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 1990 年上初中开始,到初中毕业结束,这四年(初三重读了一年)有老师面对面的教;第二个阶段从上中专的 1994 年开始,到 2000 年开始工作为止,这六年为自学,没有老师教,只有自己摸索,考下了自学考试的英语大专证;第三个阶段从参加工作做翻译这个职业开始,边做翻译边学习英语乃至汉语,到现在已经有 13 年的时间了。

Read more about 我是怎么学英语的

“成吉思汗是中国人吗?”

“成吉思汗是中国人吗?”

有人说,成吉思汗是蒙古人,不是中国人。其实,这么说还是不太明白,因为什么是“中国”,什么又是“中国人”没有事先界定,说了等于没说。西方人口中的“中国”或者 China 很多时候只相当于我们所说的“中原”、“中土”,或者他们自己定义的 China proper(中国本土)。如果把“中国”缩小成汉人的“中原”,成吉思汗自然就不是中国人了。但是,要是把“中国”放大成一个不以“汉族王朝疆域的变更和伸缩为历代中国领土范围”的国家,而以“现代中国领土”为准,凡在此版图之内者皆视为“历史上的中国”,认为它是“经历了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一系列朝代和政权的连贯历史的整体”,那么成吉思汗就既是蒙古人,也是中国人。很明显,对于什么是“中国”和“中国人”并非是对历史“客观事实”本身的争议,而是对历史事实“人为解读”时出现的争议。在某种程度上,它甚至还是中国和西方对中国历史话语权的一种争夺。

Read more about “成吉思汗是中国人吗?”

午夜医院惊魂

午夜医院惊魂

1993 年的冬天在东北老家,那年没考上中专,就在县城的中学住校复读初三。三九天的东北那是相当冷的。一天晚上要坐夜间的火车回家。白天乱吃东西,到了晚上就跑肚拉稀。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到处有药店,实在忍受不了就只好先去学校旁边的一家医院去看急诊。

Read more about 午夜医院惊魂

我心目中的中国——读《宅兹中国:重建有关”中国”的历史论述》

我心目中的中国——读《宅兹中国:重建有关”中国”的历史论述》

这两天在看《宅兹中国:重建有关”中国”的历史论述》,作者葛兆光想在书中为历史上的中国重新定位。我快看完了头三章外加挺长的序,感觉有点凌乱,还没有理出系统化的东西。总体感觉是,他谈的就是——感觉。另外一个关键词就是“想象”,也就是说他谈的这些问题都是想出来的,实际上可能并不存在,至少在某些人看来纯属子虚乌有。本书一会讲感觉,一会谈想象,一会拿出不同方向的地图来印证中国和世界古人当时的感觉和想象。感觉颇具意识流的风格。他提出的问题简单又复杂,那就是:“中国”到底是什么?”

Read more about 我心目中的中国——读《宅兹中国:重建有关”中国”的历史论述》

2010 年 12 月 30 日地铁大兴线开通,有图有真相

2010 年 12 月 30 日地铁大兴线开通,有图有真相

盼了一年半,从 “10 月 18 日开通”、“11 月 18 日开通”到 “12 月 18 日开通”这些折磨人的大道、小道消息,让我望穿秋水的地铁大兴线今天终于开通了。它的开通意味着大兴居民时空概念的巨大变化——即使在最堵的时候,进城也用不了一个小时。明年夏天,晚上想去西单遛弯也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半个小时四十分钟*就能到啦!

Read more about 2010 年 12 月 30 日地铁大兴线开通,有图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