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东北帮”

[zenphotopress album=96 sort=random number=2] 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退休大学老师,名字叫林洁。在武汉待了几年。老公亨尼是荷兰人,是一位搞钢铁行业的专业人士。后来又在北京结识了一些谈得来的东北人,我是其中一个。她就倡议我们这些东北人轮流坐庄,定期聚会。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