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定制版致谢-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两种中译本翻译策略与实践研究

硕士研究生学习的三年时间匆匆而过,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还记得初到校园时,见到了拥有百年历史的安徽大学红楼和敬敷书院,感受到了它们厚重的历史感与追求卓越的学术气息。

在这三年的学校学习即将结束之际,我首先要感谢我的导师陈祝琴副教授给予的求学建议、悉心指导与耐心指正。对语言学理论的学习和研究解答了我在语言学习与翻译实践中多年以来的困惑。没有他的学术指导,我也无法从语言学的角度把之前多年的英语学习经验以及英汉、汉英翻译实践经验以学术论文的方式总结出来。

我还要感谢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的诸位老师和同学,是刘敬林教授、储小旵教授和鲍红教授三位老师的谆谆教诲让我这三年的学习时光硕果累累,是邓晶晶、汪曼卿、聂巍巍和胡瑞四位同学的同窗相伴让我这三年的校园时光充满了美好的回忆。

李芬和韩文涛两位老师先后担任我们的辅导员,负责我们研究生的日常管理,从入学到毕业为我们操了不少心,我也没少麻烦两位老师,在这里表示真诚的感谢。

我还要感谢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2015级的同学范刘传。他是我的同窗好友,也是我的宿舍室友。在三年的校园生活当中,他给了我无数的帮助,还作为“地主”带着我走遍了安庆的大街小巷、长江南北,品尝了当地的美食,(差一点)看了一场黄梅戏,让我领略了这座城市深厚的历史和文化。我还要感谢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2016级的学弟牛传琦和陆天宇两位同学。我与他们热烈地探讨了许多专业和时事问题,收获颇多,在日常学习方面他们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便利。

关于本篇论文的研究对象——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我要感谢马克思主义学院(政治学院)的张二远副教授。在马克思主义与社会科学方法论课上,他向我们推荐了这部哲学史入门著作。我读后受益匪浅,不但初步了解了中国古代哲学和哲学史,还引发了我从语言和翻译角度进一步学习研究这部著作的兴趣,从而有了这篇硕士学位论文。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初到安庆师大(我入学的时候还叫安师院)菱湖校区时在红楼夜读的往事。记得有一天晚上,我正在红楼的语言学教室专心致志地看书,突然从敞开的房门闯入了一位不速之客——它与我四目相对,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就又转身离开了。时间太短,看不真切,那似乎是一只黄鼠狼。要知道,黄鼠狼在我的家乡黑龙江有着种种神奇的传说,小时候听过不少。这一刻的邂逅让我想了很多。我想到了这栋红楼的建筑历史,它建在怎样的一块土地之上,在历史上这栋楼里发生过什么,在这个房间里面有过什么事情。我还想到了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提到的“美女蛇”,当然还有蒲松龄笔下的聊斋故事。现在,我想对它说:三年过去了,你是黄鼠狼,我是读书郎,现在读书郎就要毕业了,再也不打算回学校念书了,你又在哪里流浪呢?

说到鲁迅笔下呼唤陌生人名字的“美女蛇”,我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到现在都是一个未解之谜。大概在红楼偶遇黄鼠狼之后不久,一天晚上我在宿舍里听到窗台下有女声叫我的名字。室友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2015级研究生崔斌戏言,这多半是成精的女狐狸来找书生来了。我听后心惊肉跳。第二天,我就去问中国古代文学专业的穆艳美同学(也是我们15级研究生的班长)、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2015级的许加林和鲍晓晨两位同学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她们当中的谁在那里装神弄鬼。不过,我问了也是白问,她们没一个承认的。

接下来,我就要着重感谢我的家人了:儿子他娘、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在这三年之中他们对我求学给予了大力支持,没有他们的支持,学习和研究就都做不到。我终于要毕业了,此时此刻最想跟孩他娘说的是:老婆,十年了,我终于也是硕士毕业的了!对我的儿子常汉韬小朋友,我想对他说:你现在才小学一年级,不过以后恐怕得念个博士才能好意思了(我是已经受够了……)。今年五一假期,我们约了他的两个同学,一起去了一趟清华大学。本想进去参观校园,然后在学校的食堂吃一顿清华的午饭,不料学校搞107周年校庆,外人进不去。于是我们三家人就改去旁边的圆明园。我们给三位小朋友解释了为什么圆明园现在只有残垣断壁,什么是八国联军,它们为什么要把圆明园烧掉。小朋友的问题就是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这个年龄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常汉韬小朋友表示,长大之后研究出十分厉害的武器,这样八国联军这些坏蛋就再也不能侵略我们的国家了(其实现在它们也不能了……)。我对他说,既然你这么想,平时对科学、技术、手工、汽车、飞机、机器人、编程等等理工科内容的兴趣又远远大于语文、故事等等文科内容(我比较感兴趣的内容),那你以后就到清华上大学吧。虽然那天有一个小朋友跟大家说讨厌清华,不考虑,但是我觉得清华还可以。

不知不觉之中,通常不超过一页的“致谢”部分写了这么多,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这么多。我其实还想向更多地方和人致谢,其中包括安徽这片人杰地灵的热土,安庆这座极具历史和文化厚度的城市,我们这个时代,这个国度,这里的人民,我们的党和政府。但限于篇幅的限制,只能到此为止了。在这一刻,我又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了有限的语言和无限的认知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认识到了语言表象背后人类心智里面一定隐藏着巨大的秘密。认知语言学的目标之一就是要揭开这个秘密。不过,让我感到十分遗憾的是,在本文的研究当中,它的“语言——认知——客观现实”这一基本观点虽然能够让我们较好地解释一些跟语言和翻译相关的心智现象,但它似乎解决不了什么实际的问题,或者说用其它的理论框架来解决一些问题也不见得效果就差,比如阅读、写作与翻译能力和实践水平的提升等等。这些同样有赖于作为认知主体的人去主动地参与实践。我们想要揭示的虽然是人类心智与认知的秘密,但我们每个人首先都要感谢语言本身,因为是语言让我们区别于其他生物,是语言让人类的一切成为可能,包括这篇粗浅、不知所以的论文和不知道为什么写了这么长的“致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