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谈

端午假期的时候,平生第一次买了空调了,还一买就是两台。有了它,夏天就不用汗流浃背、吹着热风扇吃饭、干活了;冬天也不用抱着棉被、手脚冰凉地敲键盘了。以前,这些都可以忍。也租过有空调的房间,但觉得空调用电太费,老旧的空调吹出的空气充满了“百年老灰”的气味,心存畏惧,就宁可不用了。实在太热了,就跟大家一起躲到客厅去吹会儿空调。

今年夏天不行了。老婆有孕在身,预产期在十一月份,还有老妈千里迢迢从大兴安岭来北京给我们做饭、做家务,是不能让她们俩热着的。老妈对北京的气候感到十分困惑。她春天来时,担心地问我北京夏天有多热。我说我的感觉就是“热到自己不想活了”。她还觉得我的说法很招笑——事实如此,确实这么热嘛。我还说:“北京的冬天不用穿棉鞋、棉裤。”她就说:“那羽绒服也不用穿了。”我说:“羽绒服得穿。”她就百思不得其解。对于气候和穿着,其实我也会“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你看电视上国外的美女上面裹着皮草、皮衣,下面光着腿,蹬着高跟鞋。这到底是什么季节配置?难道她们一半是隆冬,一半是酷暑?

还记得在哈尔滨时,夏日炙热难耐,我从街上躲进一个冷气开得十足的商场。那感觉,就像从烤箱直接扔进冷库。在商场十几分钟以后,皮肤神经末梢和内脏的各大神经传递给大脑的电脉冲让它感到困惑不已。于是,我感觉自己的“外层”好冷,而“里层”好热。重新回到街上,又进了烤箱。皮肤感觉很热,皮下感觉很冷,内心感觉很热——是冷还是热,说不上。当时担心,“这下完了,一热一冷一热,感冒无疑了”。后来倒是没事。

说到感冒,今年夏天的感冒还没痊愈。这次感冒,可能是先被空调公交车里面奇臭无比的空气熏到,引得细菌上身,然后晚上回家开着换气扇洗澡着凉了,于是里应外合,感冒就病发了。

夏日暑气难熬,各位同学切忌贪凉、贪嘴,要健康度夏。

5 thoughts on “夏日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