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根儿回顾 11 月

今年一年都要告一段落了,我才在这里回顾上个月的事情。这证明,我的博客跟不上时代了。

坐飞机去上海

月初,坐飞机去了趟上海。对于我来说,这创了两个纪录:一是我原来没坐过飞机,二是我没去过上海。对飞机旅行不太了解,就在这里先胡乱评论一番。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是太大还是怎么的,上飞机、下飞机都要“站”很久的“摆渡”车,晃晃悠悠地就像在市区坐公共汽车。在上海浦东机场下飞机,又在虹桥机场上飞机,都没有摆渡车一说。京沪之间旅行,真的可以考虑下高铁。尤其是我。我家离北京南站只有半个小时的地铁,离首都国际机场至少有一个半小时的地铁。坐飞机的人都是早早地到机场去等,至少提前两个小时到机场心里才能泰然。机场都在郊区,落了地还得往市区赶,也要时间。算下来比高铁少不了多少时间,但坐高铁可以省却市内交通的奔波。下次去上海,我一定试试火车。

很久之前,我曾想去上海发展。张爱玲、钱钟书笔下的上海,电影、电视剧里描述的上海滩,还有历史书上的上海,令我十分向往。这次是匆匆去回,几乎没有特别的观感。在地铁里,在街道上,在出租车里,在写字楼里,在星巴克里,在灯火渐渐点亮的南京路上——除了建筑不太一样,街道不太熟悉,没感觉跟北京有太大的区别。连人都差不多——大都是全国各地的人,普通话到处听得到。想想也不奇怪,我只是匆匆过客,能看到的只能这么多了。还有就是,虽然无法具体描述,但我的直觉是上海的城市建设和发展,比如交通,要比北京好。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就在上海逗留了几个小时,居然在黄浦江边的外滩遇到了骗子。在北京也经常如此,我曾经把从食堂买的晚餐送给两个可怜的小姐妹——因为她们说没钱吃饭,我就从包里拿出饭给她们。估计是这个人的面相十分善良吧。

事情是这样的:

我正沿着外滩的街道,往南京路的方向走,突然一个老头出现了,破衣喽嗖,哆哆嗦嗦。仔细一听居然还抽着鼻涕。他说自己是安徽来的,来上海找儿子,儿子手机号码也不知道,钱包丢了,回不去家,在火车站待好几天了。他可怜兮兮地问我能不能帮他打个电话到老家,找人到火车站来接他。我想,帮他打这个电话倒没什么。电话拨出去,一个中年女士漫不经心接了电话。我跟她说:“有个人说是你的丈夫,到上海找儿子,钱包丢了,儿子手机也不知道。你知道他的电话吗?”她答:“不知道。”我把手机拿到我自己的眼前仔细看了看,心里说:这是个什么样的娘啊,儿子手机号码都不记得,也不记在纸上。于是,我挂断电话,告诉老头:“她说不知道你儿子的电话。”精心设计好的桥段然后就开始了。他说自己在火车站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又冷又困,能不能给他点钱。我爱莫能助地摇头,心里说:“你妹。我帮你打安徽驻沪办好不啦?就说你是到沪上访,你就能免费坐火车回家了。”

儿子感冒

11 月份大概是我家今年最事多的一个月份了。秋天是感冒季。儿子 10 月底感冒。11 月初痊愈。没多久冷不丁又感冒了,发烧不退。得病的一个多星期,天天带着他往医院跑,打吊瓶,做雾化吸入。家里或者亲戚家没小孩的人可能会感到奇怪:一岁的小孩怎么打吊瓶呢?可以打,往头皮上扎针。能走会颠的大小孩,往手上扎,但把他们的手腕绑在一个盒子上,防止手腕打弯“滚针”。“滚针”就是打吊瓶时针头刺破血管,点滴的药不但不往血管里走了,能走的全都淤积到血管周围,最后是个好大一个青包。

对于大人来说,小孩生病折腾人都无所谓,大不了辛苦一点,就怕小孩发烧或者别的什么让他有个三长两短。儿子偏就发烧不退,连续三天,没低过 37.5 度。准备了两种退烧药,换着吃,因为每一种的说明书上都写着每天不能超过某一个剂量。最吓人的是有一次在医院打着吊瓶,给儿子“例行”量体温,我逗他,他还笑两下。体温计拿出来一看:39 度 8。我当时就呆了,没听说谁发烧能上 39.8 度啊。立刻去找大夫,大夫马上下了医嘱;护士即刻加了退烧药。孩儿他妈后来说,这温度离抽风不远了,而且不少孩子没到这个体温就已经抽了。几个输液室里都有闭路电视,循环播放几集猫和老鼠,一天不知道能播多少遍。每次去医院,大人小孩都要看几遍。不是爱看,是实在闲极无聊。

我感冒加腹泻

这期间全家人轮流感冒,一个个被流感病毒攻陷。我呢,感冒还没好利索,喝三元酸奶之后,不知道开启了肚子里的哪个开关,连续拉稀两天天。吃过各种止泻药都不灵。第三天早上到医院看病。排队将近一个小时,终于轮到我了。说了病症之后,大夫问:“发烧吗?”我答:“上次量过,37度5。”于是,不用在他这里看了,直接把我发配到外面的一个小白楼:感染性疾病门诊。这里应该是专门筛查非典、甲流等等传染病的地方。检查了血、便,又量了体温。我当时看了墙上贴的宣传海报,应该是按霍乱查的。结果出来后,大夫诊断:“你还是吃东西没注意。这两天吃点好消化的,多喝热水。”又给我开了两种益生菌,其中一种需要冷藏,另外还有蒙脱石散。这些都是我儿子吃过的药。也许拉的差不多了吧,当天开始就慢慢地好了。

这两三天,不堪回首。谁能体会到那种厕所都去烦了的感受?俗话说“好汉架不住三泡稀”。我不是好汉,而且一天就是三泡的好几倍。谁又能体会到两三天吃什么都拉稀的感受?

 

5 thoughts on “年根儿回顾 11 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