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怎样读书【转】

我们平时读书的时候,所感到的有三个问题:一、要读什么书;二、读书的功用;三、读书的方法。

关于要读什么书的一个问题,在《京报》上已经登了许多学者所选定的“青年必读书”,不过这于青年恐怕未必有多大的好处,因为都是选者依照个人的主观的见解选定的,还不如读青年自己所爱的书好。读书的功用,从前的人无非是为做官,或者以为读了书,“颜如玉”、“黄金屋”一类的东西就会来,现在可不然了,知道读书是求智识:为做人。

读书的方法,据我个人的经验,有两个条件:一、精二、博。

一、精

从前有“读书三到”的读书法,实在是很好的;不过觉到“三到”有点不够,应该有“四到”,是:眼到、口到、心到、手到

眼到是个个字都要认得“中国”字的一点一捺,外国的a、b、c、d,一点也不可含糊,一点也不可放过。那句话初看似很容易,然而我国人犯这个错误的毛病的,偏是很多,记得有人翻译英文,误 Port 为 Pork,于是葡萄酒一变而为猪肉了。这何尝不是眼不到的缘故。谁也知道,书是集字而成的,这是字不能认清,就无所谓读书,也不必求学。

口到    前人所谓口到。是把一篇能烂熟地背出来。现在虽没有人提倡背书,但我们如果遇到诗歌以及有精彩的文章,总要背下来,它至少能使我们在作文的时候,得到一种好的影响,但不可模仿。中国书固然要如此,外国书也要那样去做。进一步说:念书能使我们懂得他文法的结构,和其他的关系。我们有时在小说和剧本上遇到好的句子,尚且要把他记下来,那关于思想学问上的,更是要紧了。

心到是要懂得每一句每一字的意思。做到这一点,要有外的帮助,有三个条件:

(一) 参考书,如字典,辞典,类书等。平常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们读书,第一要工具完备。

(二)做文法上的分析。

(三)有时须比较、参考、融汇、贯通,往往几个平常的字,有许多解法,尚是轻忽过去,就容易出错误来。例如英文中的一个 Turn 字,作 v.t. 有十五解,v.i. 有十三解,n. 有二十六解。又如 strike,v.t. 有三十一解,v.i. 有十六解,n. 有十八解。共有六十五解。又如 Go, v.i. 有二十二解,v.t. 有三解,n. 有九解。共有三十四解。又如中文的“言”字,“于”字,“维”字,都是有意义很多的,只靠自己的能力有时固然看不懂,字典里也查不出来,到了这时候非参考比较和融会贯通不可了。

还有前人关于“心到”很重要的几句话,把他来说一说:宋人张载说:读书先要会疑,于不疑处有疑方是进矣。”又说:可疑而不疑不曾学,学则须疑。”“学贵心悟。守旧无功。

手到    何谓手到?手到有几个意思:

(一)标点分段,(二)查参考书,(三)做笔记

笔记分为四种:

(甲)抄录备忘。(乙)提要。(丙)记录心得。记录心得,也很重要;张横渠曾说:“心中苟有所开,原便札记,否则还失之矣。”(丁)参考读书而融会贯通之,作有系统之文章。

手到的功用,可以帮助心到。我们平常所吸收进来的意思,无论是听来的,或者是看来的,不过在脑子里有一点好或坏的模糊而又零碎的东西罢了。倘若费一番功夫,把他刈除的刈除,整理的整理,综合起来作为笔记,然后那经过整理和综合的思想,就永久留在脑中,于是这意思,就属于自己的了。

二、博

博就是什么书都要读。中国人所谓“开卷有益”。原也是这个意思。我们为什么要博呢?有两个答案:

(一)博就是为参考,(二)博是为做人。

博是为参考    有几个人为什么要戴眼镜呢?(学时髦而戴眼镜的,不在此问题内。)干脆答一句:是因看不清楚,戴了眼镜以后,就可以看清楚了。现在戴了眼镜,看是清楚的,可是不戴眼镜的时候看去还是糊涂的。王安石先生《答曾子固书》里说:“……读经而已,则不足以知经,顾自百家诸子之书,至《难经》、《素问》、《本草》诸小说,无所不读;农夫女红,无所不问;然后于经能知其大体而无怀疑。盖后世学者与先生之时异矣,不如是,不足以盖圣人故也。……致其知而后读,以有所去取,故异学不能乱也。惟其不能乱,故能有所去取者,所以明吾道而已……”

他“读经而已,则不足以知经。”我们要推开去说:读一书而已,则不足以知其书。比如我们要读《诗经》,最好先去看一看北大的《歌谣周刊》,便觉《诗经》容易懂。倘若研究一点文字学、校勘学、伦理学、心理学、数学、光学以后去看墨子,就能全明白了。

大家知道的:达尔文研究生物演进的状态的时候,费了三十多年光阴,积了许多材料,但是总想不出一个简单的答案来,偶然读那马尔萨的人口论。便大悟起来,了解了那生物演化的原则。

所以我们应该多读书,无论什么书都读,往往一本极平常的书中,埋伏着一个很大的暗示。书既是读得多,则参考资料多,看一本书就有许多暗示从书外来。用一句话包括起来,就是王安石所谓的“致其知而后读”。

博是为做人    像旗杆似的孤零零地只有一技之艺的人固然不好,就是说起来什么也能说的人,然而一点也不精,仿佛是一张纸,看去虽大,其实没有什么实质的也不好。我们理想中的读书人是又精又博,像金字塔那样,又大、又高、又尖,所以我说:“为学当如埃及塔,要能博大要能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