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街

逛街前传

天气转暖,万物复苏的春天又来了,前几天就是虫子们齐打伙惊醒的日子。可是,好像没打雷。我早和老婆说好了这个春天开始每个月都要出去游山玩水。半个月前,我突发奇想,要去爬香山,也忘了我原来在亚运村住,想去趟香山不算是难事,可我现在可是住在大兴啊。后来没去成,倒也不是因为路远。是因为感冒了,这次感冒对于我是最严重级别的,症状就是气管发炎了。要是去医院,得先花200块钱拍片诊断,然后打上一个星期的吊瓶。我是久病成医,对自己是比较了解的,非常执拗地自己买了青霉素V钾来吃,吃了六盒,吃了十几天才算把细菌打退了。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跟别人讲我和青霉素的故事。

这种感冒我一年左右肯定得来一次。记得2000年过完年刚到哈尔滨找工作的时候,当时找到一个教初中孩子英语的兼职,教得好好的,我突然感冒了,结果钱没挣到,倒花了好些。

到医院看病,医生给开了什么环丙沙星,外加鱼腥草注射液(这东西听说有问题,当年没打死我),把个吊瓶弄得跟饮料一个颜色。打了三天,不夸张地说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有好转。我当机立断,找医生退掉了剩下的药。到我投奔的当时在东北林业大学上学的初中同学他们学校的校医务室,点名要打青霉素。一瓶青霉素下去,我立刻就感觉凉快了、清爽了。我也听一位医生说,青霉素是一种非常好的抗生素。如果不包括过敏,它的副作用跟其他的同类药物比起来要小很多。而且,跟其他药物不太一样的地方是,隔个一年半载的再用仍然有效,其他的因为抗药性总用就不灵了。

我这次是口服的青霉素,没有像哈尔滨那次那样立竿见影,但自从吃上了它是一天比一天感觉轻松很多。可是那感冒的病毒还是有点反复,让我煞是不痛快。

上个周末,我这感冒算是彻底好了。于是,老婆哭着喊着说“必须”要出去逛街了。我只好说“好吧”,虽然我那《中国现代文学史》看过了总是记不住,考试又越来越近了。

逛街

周六上午9点爬了起来,简单收拾收拾,老婆背起了红色双肩包,带上了那修理过一次、已经快整整五岁了的砖头佳能Ixus相机(老婆说带上他才像是“出去玩”,可我们要去的明明是百荣小商品批发市场)。

没想到366会那么拥挤,人多得不通风,我穿的也多了点儿,浑身冒汗。开车的傻司机把车开得一耸一耸,我那功能不甚强的小脑平衡神经就晕菜了,我慢慢有点晕车的意思。晕车是最活受罪的事情之一。我弟弟曾经说过,晕起来不想活的心都有——不过他晕的是船。

终于下了车,首先是存钱。尽管曾经在招商银行有过一次自动存款机把我的钱给吞了的冒汗经历(后来又还给我了),但我还是没有勇气在大厅拿号排队——人实在是太多了。一叠钱放进去,机器哗啦啦一阵响。我还想着如果退出一部分我就放钱包里慢慢花了。结果存款机全都笑纳了。我记得上次是一次一次地左放右放存款机才全收的。

我平时穿衬衫,可是衣柜里几件还能穿的有点太旧了,另外大都是穿得有点破了的。一般都只是袖口磨损毛边了,这种衬衫我想过把他们改成短袖的,但还没问过裁缝行不行;还有的是领口磨损毛边的。一点毛病没有的,只有一件。只要不是见什么特别的人,我出去就穿袖口毛边的,期待着没人能看到袖口。

这次出门,虽然我是不怎么情愿地被老婆拉出来的,但大都是给我买衣服了。我一直都记得在西单一个商场里面50块钱买的箭牌衬衫,纯棉的,又便宜又好。可是百荣这个地方没有,问了几个人都说没有,找了半天也没发现。而其他品牌的,摆在风光位置的衬衣一个个又都很贵,我决心要买一百块以下的。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终于找到了断码、断色的打折衬衫,给我和我们的两个老爸都买了。

诳街,看一个又一个的商店是很累的事情。我最喜欢有凳子可以坐着的店。这样老婆在看、在问的时候我就可以落下短暂休憩一下。这次我们路过一个店,我正在奔一个凳子走过去,摆好姿势刚要坐下,哪知道老婆又转身离开了。在我也无奈地要离开时,我分明听见了店主的窃笑声。我想起了1994年秋天在佳木斯上中专时第一次跟着师姐去市里逛街。我感觉自己的脚都要走掉、腿都要不听使唤的时候,我们的师姐仍然精神抖擞。这应该是我第一次领略女人强大的逛街性能。

我老婆其实是想给自己找又便宜又好的衣服,于是逛来逛去,但总也找不到合适的。于是这场号称是她来买衣服的“出来玩”活动反倒给我买了好多的该买的衣服,还有一条皮带——原来那条扎了有五年了。当时是要给世界银行一个小小活动做做口译,虽然水平不济没能做好,但我为了准备这次活动,除了这条皮带,还买了后来结婚也穿了的西装。还有,那时一个同事帮我打的领带现在还在用,因为我不会打领带,老婆好像也不太会。

4 thoughts on “逛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