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中国——读《宅兹中国:重建有关”中国”的历史论述》

这两天在看《宅兹中国:重建有关”中国”的历史论述》,作者葛兆光想在书中为历史上的中国重新定位。我快看完了头三章外加挺长的序,感觉有点凌乱,还没有理出系统化的东西。总体感觉是,他谈的就是——感觉。另外一个关键词就是“想象”,也就是说他谈的这些问题都是想出来的,实际上可能并不存在,至少在某些人看来纯属子虚乌有。本书一会讲感觉,一会谈想象,一会拿出不同方向的地图来印证中国和世界古人当时的感觉和想象。感觉颇具意识流的风格。他提出的问题简单又复杂,那就是:“中国”到底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觉。就我来说,我的总体感觉基本就是中国初中课本式的:中国五千年前开始有文字记载的历史,经过中间王朝的更迭,到现在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或者说欧洲人定义的民族国家。我总喜欢说不要用平面几何的理论去解释立体几何的问题,也不要用现代的尺子去量古代,因为这两种做法的后果要么是“此题无解”,要么是谬之千里。

就“中国”来说,我一直把 1911 年中华民国成立当成一个分界点,把中国历史分成古代与现代两个部分。此前所有的改朝换代都是古代的“玩法”,绝不跟此后的政权更迭这个现代的“玩法”混成一谈。原因很简单,现在所谓的“国家”,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其所有理论基础都源自两三百年前的西欧形成民族国家之时,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概念,此前不光“中国”没有,整个地球也都没有。中国古代当然有“中国”二字,但是它的含义绝不是现代人所理解的“中国”。完全可以把它们当作两个“同形同音异意”词。不管是我们用古代的尺子衡量现在的中国,还是别人用现代的尺子去衡量古代的中国,都是用错了地方。

简单说来就是,现代的“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它源于中国古代最后一个王朝的皇帝退位时得以创建的“中华民国”。清帝退位时其中一份诏书是这么说的:

奉旨朕钦奉隆裕皇太后懿旨:

前因民军起事,各省相应,九夏沸腾,生灵涂炭,特命袁世凯遣员与民军代表讨论大局,议开国会,公决政体。两月以来,尚无确当办法,南北暌隔,彼此相持,商辍於途,士露于野,徒以国体一日不决,故民生一日不安。今全国人民心理,多倾向共和,南中各省既倡议於前,北方各将亦主张於后,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以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是用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归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  。袁世凯前经资政院选举为总理大臣,当兹新旧代谢之际,宜有南北统一之方,即由袁世凯以全权组织临时共和政府,与民军协商统一办法,总期人民安堵,海宇乂安合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予与皇帝得以退处宽闲,优游岁月,长受国民之优礼,亲见郅治之告成,岂不懿欤?钦此。

说的非常明白,清帝交给中华民国的是他的祖先在满洲入关后几百年间在这片土地上创建的庞大帝国的领土及其人民。从这一刻起,中国就是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才是我们理解的中国,其所有的领土、主权与人民就是名义上清帝退位的状况,而此后的领土丢失与获得都属于历史的微调。这里说“名义上”,是指当时“应该怎么样”,但实际情况不一定如此。比如,民国成立时台湾仍然是日本的领土,在二战结束后才由民国收回。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根据现代的“玩法”创立的,也就是继承中华民国而来。现在它对领土与领海的占有和主张的法律和历史基础全部源自中华民国,而非清朝或者之前的任何古代王朝。因此我觉得,目前中国政府的外交、宣传部门每次声明某岛屿、某土地属于中国领土时,总要加上一句“XXX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比如唐代时如何如何,元代时如何如何,理由太过虚弱无力了。如果这个理由成立,那么为什么不对蒙古共和国的土地提要求?为什么不对越南的土地提要求?为什么不对哈萨克斯坦的土地提要求?为什么不对俄罗斯的土地提要求?这些都是国外人民揶揄中国政府外交和宣传部门常用问题。

为什么不能提这种领土要求?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人民共和国创立时没有从民国继承这些地方。那些地方在继承之前已经独立成国或者划入了别国的领土,而根据现代的“玩法”,想拿别人的领土就是意图侵略。

反过来也是一样,国外人民如果认为满、蒙、回、藏在历史上曾经是独立的实体,或者黄岩岛、钓鱼岛现在已经由菲律宾、日本实际控制,所以它们都不是人民共和国的领土。我们回应的理由就是,人民共和国的国土源自清帝退位后成立的民国,人民共和国创建时国土包含满、蒙、回、藏、黄岩岛、钓鱼岛,所以它们是中国的领土,并非只是历史上曾是中国的领土。

这一点想通了,那民国之前的历史,都是在现时中国领土上或者旁边在“历史上”发生的是是非非、分分合合。如果根据现代的标准,说吐蕃、金辽、蒙元和满清不属于“中国”我也没意见,反正现在这片土地上的民族融合早已经完成了。

由此观之,人民共和国必须正视民国仍然存在这一事实,而且把它奉为正朔,因为从法律继承的顺序上来看,民国原本就是人民共和国的前生,二者的国号意义完全相同。就我来说,我愿意看到中国再次统一的原则是“民族、民权、民生”,而统一的方式是“民主统一、一国一制”。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