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

吃饭是一件让我十分喜欢的事情,当然要是饭不好吃就另当别论了。 要想吃得好,又不贵,自己做着吃是最好不过的。但有几个问题。一个人的饭怎么做?做少了不值麻烦一次,做多了,剩了就不好吃。对于我来说,因为没有冰箱,剩的时间长了就要扔掉。

Continue Reading →

他们都算是什么东西呢?

北京奥运临近,全球上演抵制秀。有因为中国人权不好退出的火炬传递的,有因为中国纵容苏丹退出的艺术指导队伍的,有因为中国在西藏怎么样怎么样要退出这个退出那个的,又要不参加开幕式什么的。就好像他们来了北京看奥运会吃了多大的亏,屈了多大的尊似的。

Continue Reading →

结婚两周年了

就像初为人父、初为人母的人按天、按月、按年数自己孩子的年龄一样,新婚的人“数”的劲头虽然比不上这些父母,但至少也会按年数自己结婚之后的日子。但跟这些父母一样,数着数着就数数疲劳,也可能会不那么十分在意了。

Continue Reading →

小家

我买的、看的那些书终于见了天日了——我活的时间越来越长,买的书也越来越多,——虽然不见得买了就看,其实不少是买了根本没看——但没有书架可以码放这些书,书们只好委屈的都堆在地上。好几次老婆都提议买个小书架吧。我这个懒人都不甚响应,我想的是能凑合就凑合。终于有一天,我俩去了一趟宜家。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家具店也可以做得像个超市一样。如果自己的房子够大、钱也够多,从宜家的一楼到顶楼采购一番之后,什么都能买得齐。我最羡慕的是儿童房,真想再重新长一遍,为的就是要住漂亮的儿童房。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