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旅

燃情岁月

“成吉思汗是中国人吗?”

“成吉思汗是中国人吗?”

有人说,成吉思汗是蒙古人,不是中国人。其实,这么说还是不太明白,因为什么是“中国”,什么又是“中国人”没有事先界定,说了等于没说。西方人口中的“中国”或者 China 很多时候只相当于我们所说的“中原”、“中土”,或者他们自己定义的 China proper(中国本土)。如果把“中国”缩小成汉人的“中原”,成吉思汗自然就不是中国人了。但是,要是把“中国”放大成一个不以“汉族王朝疆域的变更和伸缩为历代中国领土范围”的国家,而以“现代中国领土”为准,凡在此版图之内者皆视为“历史上的中国”,认为它是“经历了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一系列朝代和政权的连贯历史的整体”,那么成吉思汗就既是蒙古人,也是中国人。很明显,对于什么是“中国”和“中国人”并非是对历史“客观事实”本身的争议,而是对历史事实“人为解读”时出现的争议。在某种程度上,它甚至还是中国和西方对中国历史话语权的一种争夺。

Read more about “成吉思汗是中国人吗?”

周作人:我学国文的经验【转】

周作人:我学国文的经验【转】

我到现在做起国文教员来,这实在在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古怪的,因为我不但不曾研究过国文,并且也没有好好地学过。平常做教员的总不外这两种办法,或是把自己的赅博的学识倾倒出来,或是把经验有得的方法传授给学生,但是我于这两者都有点够不上。我于怎样学国文的上面就压根儿没有经验,我所有的经验是如此的不规则,不足为训的,这种经验在实际上是误人不浅,不过当作故事讲也有点意思,似乎略有浪漫的趣味,所以就写他出来,送给《孔德月刊》的编辑,聊以塞责:收稿的期限已到,只有这一天了,真正连想另找一个题目的工夫都没有了,下回要写,非得早早动手不可,要紧要紧。

Read more about 周作人:我学国文的经验【转】

余光中:自豪与自幸——我的国文启蒙【转】

余光中:自豪与自幸——我的国文启蒙【转】

每个人的童年未必都像童话,但是至少该像童年。若是在都市的红尘里长大,不得亲近草木虫鱼,且又饱受考试的威胁,就不得纵情于杂学闲书,更不得看云、听雨,发一整个下午的呆。我的中学时代在四川的乡下度过,正是抗战,尽管贫于物质,却富于自然,裕于时光,稚小的我乃得以亲近山水,且涵泳中国的文学。所以每次忆起童年,我都心存感慰。

Read more about 余光中:自豪与自幸——我的国文启蒙【转】

汉英两种语言之间的一些对比:孰优孰劣?

汉英两种语言之间的一些对比:孰优孰劣?

我的不完全、不科学的统计表明,同样内容的英汉两种语言版本,英语的音节数和汉语的字数大致相同。这表明两种语言在口语和书面语(朗读)方面的表现相当。因此,我还顺便得出衡量译文乃至各种语文孰优孰劣的一条“黄金标准”:其他条件等同的情况下,音节数或者字数少者为佳。

Read more about 汉英两种语言之间的一些对比:孰优孰劣?

英汉劣译解析:译言网译文一篇

英汉劣译解析:译言网译文一篇

译言网是一个怪胎。首先,版权不明。我看不到网站发布的译文是否得到了原文版权方的许可。其次,效果不佳。即使得到了许可,我也不明白版权方为什么要把自己高质量的文章交给那么多低水平、业余译者来翻译。第三,客户群不明。我搞不懂谁会购买他们未经审核和编辑的拙劣译文。如果这也算作是一种商业“运作”模式的话,那它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其中,最大的问题是那些蹩脚的译文到底能给读者带来多少价值。那些英语能力欠佳、没有译文辨别能力的译言网读者根本无从知道自己读到的关键信息很可能是错的。当然,英语能力欠佳的读者既读不懂英文原文又不可能出钱请人来翻译,只好退而求其次,能读到什么就算什么。这大概也是译言网这个中国语文污染源能够存在的原因。

Read more about 英汉劣译解析:译言网译文一篇

《罗马帝国衰亡史》里一句话的翻译能弄出多少故事来

《罗马帝国衰亡史》里一句话的翻译能弄出多少故事来

《罗马帝国衰亡史》第二卷时,看到一句话:“But if the clergy were guilty of any crime which could not be sufficiently expiated by their degradation from an honorable and beneficial profession, the Roman magistrate drew the sword of justice, without any regard to ecclesiastical immunities. ”作为当代的中国人,我笑了。这不就是“撤销党内一切职务,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吗?党内处分从轻到重依次为“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基督教的情况我也不太熟悉,但我可以猜“开除党籍”等于“逐出教会”(excommunication)。“开除党籍”和“逐出教会”的可怕之处都是组织内的“温暖”全都没有了,马克思和上帝都无法再拯救他们。 于是我就想翻译一下这句话,一番修改之后,得到一个版本: Read more about 《罗马帝国衰亡史》里一句话的翻译能弄出多少故事来

谈谈中译英

谈谈中译英

如果我用英语来写一篇文章、一本书,或者干脆说吧,把中文翻译成英文,我当然是可以做的。不过,我只能尽量做到准确传达我或者原文的本意,避免沟通障碍,但想要实现我的中文博客或者出版物(假如我有)那种阅读体验,我自知绝无可能,至少十年之内我会这么认为。原因很简单,英语是我的外语,我的英语水平何时能够达到我的汉语母语水平,现在我是看不到希望的。

Read more about 谈谈中译英

Manslaughtered in translation

Manslaughtered in translation

In an article titled Why the West shuts out subtle Chinese concepts published in Shanghai Daily, German scholar Thorsten Pattberg (裴德思) complains that the West has for centuries remained ignorant of some key concepts and ideas unique to the Chinese and demands the West to learn from us the Chinese about how the world should be run. As long as there are different peoples who speak different languages, translation is an indispensable trade that makes this exchange of concepts and ideas possible in the first place. Read more about Manslaughtered in trans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