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与火鸡

中国人不大习惯的一点是,国外的节日每年的日期都“不固定”,比如今天的美国感恩节就是每年 11 月份的第 4 个周四。当然,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固定”,只不过跟我们习惯的按公历庆祝的五一、十一或者按农历庆祝的除夕、元宵、重阳、中秋不是一种“固定”的方法。 说到美国的传统节日感恩节,其实背后还有不少故事。就比如,感恩节大餐的硬菜是火鸡,而且据说来从欧洲逃难到美洲的清教徒“第一个感恩节”的主菜就是火鸡。不过,这可能只是传说而已。根据现在能找到的最早文献资料,1621 年的年底,在普利茅斯殖民地,来自欧洲的移民跟本地的万帕诺亚格(Wampanoag)印第安土著共进大餐,不过菜谱里没有火鸡。印第安人带来的是鹿肉,而欧洲移民带来的则是禽肉,历史学家认为是鸭或者鹅,不是火鸡。

Continue Reading →

狗年新年

转眼之间,狗年新年就过去了。转眼之间,来北京十五年多了。转眼之间,我这个博客就写了十八年了。说写十八年也不是很准确,因为不是定期地写,以前写的热情比较高,后来改成专门写专业的翻译和语言内容,写着太累,就把热情逐渐冷却下来,又因为跟上了时代的发展,去玩微博了,我这历史悠久的博客就放着不管了,以至于现在杂草丛生。

Continue Reading →

汉语普通话“有+V”完成体学习笔记 ——石毓智《语法化理论——基于汉语发展的历史》第十一章“认知因素”阅读笔记

在本章中,《语法化理论——基于汉语发展的历史》(《语法化理论》)作者以领有动词“有”向完成体标记发展为例,力图说明语法化当中的认知因素,即领有动词“有”的语义与完成体具有相宜性:领有动词所表示的在过去某一时刻拥有某种东西及其具有的现时“实用性”分别对应着完成体所表示的过去某一时刻发生的动作及其具有的现时“相关性”。

Continue Reading →

我发现的两条定律——“蟑螂定律”和“英文必有错定律”

“蟑螂定律”和“英文必有错定律”是我在多年翻译审阅和书籍阅读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两条“定律”。 “蟑螂定律” 所谓的“蟑螂定律”是说,如果我在某一篇译文中发现译错的地方,那么我可以肯定这类错误在这一篇译文中还会反复出现,甚至这类错误表现出来的译者的问题还会导致其他类别的错误。这就好比到医院验血,虽然只是抽了一点点血,但只要检查出问题,那这个人健康就有问题。用“蟑螂”这么恶心的东西来命名是因为它的生活习性很好地表明了译文出错的特点:如果你在一个房间内发现一只蟑螂,那么你可以肯定这个房间一定还会有很多只蟑螂。 那么,与此相反,如果在这个房间一只蟑螂你也没有发现,那么是否可以判定这个房间就没有蟑螂呢?这个不好说,有没有蟑螂只能彻底检查这个房间之后才能知道。

Continue Reading →

盛夏时节的翻译与英语吐槽

1. 读懂英语不容易 读懂英语不容易,原文作者灵光一现或者自己糊涂的时候尤其如此。比如,爱因斯坦说过一句话:If the facts don’t fit the theory, change the facts。这句话我是在微博上发现的,看似非常简单,没有“生词”,应该很容易理解了吧。比如从微博上找来的这三句: 事实不符合理论那就改变事实吧! 若现实无法承载你的观念,就用你的行动去改变现状,让你的观念得以众所周知。 如果事实与理论不相符,那就改变事实。

Continue Reading →

中国人能做好汉译英吗?

自然是能的,但恐怕一般人做不到。而我这篇文章是写给一般人看的。我对“中国人做汉译英”这个话题特别感兴趣,是因为它事关翻译工作中英语怎么学、汉语怎么学的关键问题。这个问题搞不清楚,会让很多人学英语、做翻译时误入一条不归的邪路——只从汉译英去学英语。很多情况下,误入邪路的人所学习的汉译英语言水平并不入流,完全是外国人的水平和风格,绝非同等职业、同等行业、同等社会地位英语为母语的人士应当有的英语语言水平。原因很简单,只有极少的国人能把汉译英做好,能看到的基本都是等而下之、不登大雅之堂、好吃不好闻的“臭豆腐”英文,比如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 (CATTI) 指定教材《英语笔译实务 3级》中的部分中译英译文。这些变态英语不足为训,也不值得研究——当然,用作反面教材和模仿时除外。

Continue Reading →

“成吉思汗是中国人吗?”

有人说,成吉思汗是蒙古人,不是中国人。其实,这么说还是不太明白,因为什么是“中国”,什么又是“中国人”没有事先界定,说了等于没说。西方人口中的 China 很多时候只相当于我们所说的“中原”、“中土”,或者他们自己定义的 China proper(中国本土),不等于我们所理解的“中国”。如果把“中国”缩小成汉人的“中原”,成吉思汗自然就不是中国人了。但是,要是把“中国”放大成一个不以“汉族王朝疆域的变更和伸缩为历代中国领土范围”的国家,而以“现代中国领土”为准,凡在此版图之内者皆视为“历史上的中国”,认为它是“经历了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一系列朝代和政权的连贯历史的整体”,那么成吉思汗就既是蒙古人,也是中国人。很明显,对于什么是“中国”和“中国人”并非是对历史“客观事实”本身的争议,而是对历史事实“人为解读”时出现的争议。在某种程度上,它甚至还是中国和西方对中国历史话语权的一种争夺。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