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故事

人生之旅

狗年新年

狗年新年

转眼之间,狗年新年就过去了。转眼之间,来北京十五年多了。转眼之间,我这个博客就写了十八年了。说写十八年也不是很准确,因为不是定期地写,以前写的热情比较高,后来改成专门写专业的翻译和语言内容,写着太累,就把热情逐渐冷却下来,又因为跟上了时代的发展,去玩微博了,我这历史悠久的博客就放着不管了,以至于现在杂草丛生。

Read more about 狗年新年

相亲=blind date?

相亲=blind date?

新浪微博网友“夏威夷暖风”在一篇长微博里面说,“相亲”等于“blind date”。但我认为 date是普通的“约会”、“对象”。“相亲”可是为了结婚由介绍人安排的相看,blind date 根本没有这个“觉悟”。另外,我觉得相亲的双方也不一定从未打过照面,跟 blind date 的完全瞎蒙不同,但这不是重点。

Read more about 相亲=blind date?

买书

买书

如果买书不看是罪恶的,那么我已经罪孽深重。就拿最近几个月来说,四月份买了 8 本老舍的书、一本陆谷孙的《英汉大辞典》、一本吴光华的《汉英大辞典》;五月份买了威廉·夏伊勒(William Shirer)的《第三帝国兴亡:纳粹德国史》和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这两个月还算是我的“常规”买书月。六月份网络书店大促销,于是这个月的买书量也“爆发”了。

Read more about 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