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

不知不觉又一年。看着我这无比荒芜的博客,感受着它那与时代节拍失去呼应的尴尬,我的心情是十分凄凉的。在微博、微信公众号、抖音、快手等等社交媒体大行其道的年代,博客就难免落寞了。不得不承认,我写的这种博客,是上个时代的网络沟通方式,尽管它还有着自己比较独特的小众作用。比如,那些安安静静思考的人可以用博客这种方式长篇大论地写点什么。

Continue Reading →

感恩节与火鸡

中国人不大习惯的一点是,国外的节日每年的日期都“不固定”,比如今天的美国感恩节就是每年 11 月份的第 4 个周四。当然,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固定”,只不过跟我们习惯的按公历庆祝的五一、十一或者按农历庆祝的除夕、元宵、重阳、中秋不是一种“固定”的方法。 说到美国的传统节日感恩节,其实背后还有不少故事。就比如,感恩节大餐的硬菜是火鸡,而且据说来从欧洲逃难到美洲的清教徒“第一个感恩节”的主菜就是火鸡。不过,这可能只是传说而已。根据现在能找到的最早文献资料,1621 年的年底,在普利茅斯殖民地,来自欧洲的移民跟本地的万帕诺亚格(Wampanoag)印第安土著共进大餐,不过菜谱里没有火鸡。印第安人带来的是鹿肉,而欧洲移民带来的则是禽肉,历史学家认为是鸭或者鹅,不是火鸡。

Continue Reading →

狗年新年

转眼之间,狗年新年就过去了。转眼之间,来北京十五年多了。转眼之间,我这个博客就写了十八年了。说写十八年也不是很准确,因为不是定期地写,以前写的热情比较高,后来改成专门写专业的翻译和语言内容,写着太累,就把热情逐渐冷却下来,又因为跟上了时代的发展,去玩微博了,我这历史悠久的博客就放着不管了,以至于现在杂草丛生。

Continue Reading →

汉语普通话“有+V”完成体学习笔记 ——石毓智《语法化理论——基于汉语发展的历史》第十一章“认知因素”阅读笔记

在本章中,《语法化理论——基于汉语发展的历史》(《语法化理论》)作者以领有动词“有”向完成体标记发展为例,力图说明语法化当中的认知因素,即领有动词“有”的语义与完成体具有相宜性:领有动词所表示的在过去某一时刻拥有某种东西及其具有的现时“实用性”分别对应着完成体所表示的过去某一时刻发生的动作及其具有的现时“相关性”。

Continue Reading →

释“调停”

训诂学以正确解释古代的词义为核心任务,是学习和研究古代文献资料必须要掌握的一门学科,而研究中国古典文学、中国历史、语文学习也需要从训诂学入手。(郭芹纳,2015:3)现代汉语的词汇源自古代汉语,汉语词的语素含义也蕴含着古代汉语的“秘密”。如果掌握不好训诂学的原理和方法,对现代汉语的词汇就会缺乏深刻而透彻的理解,只能做到“知其然”,而做不到“知其所以然”,有时甚至连“知其然”也做不到。

Continue Reading →

“流水句、重视时间的逻辑思维”与顺序象似性

摘要:通过分析英文与中文句子中动词出现的顺序,本文表明这两种语言均以各自的方式遵循认知语言学所发现的语言顺序象似性原则,因此“重时间先后之序”并不是英语或者汉语的“特点”,而是这两种语言的共性。 关键字:散点透视;焦点透视;流水句;顺序象似性;认知语言学;文化语言学 中国的文化语言学者提出,“汉语散点透视的句子反映的是汉民族重时间先后之序的逻辑思维特点,而西方语言具焦点透视的句子反映的是西方民族重空间立体关系的思维特点”(申小龙,1988:445-446;苏新春,2014:146-147)。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