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汉劣译解析:译言网译文一篇

译言网是一个怪胎。首先,版权不明。我看不到网站发布的译文是否得到了原文版权方的许可。其次,效果不佳。即使得到了许可,我也不明白版权方为什么要把自己高质量的文章交给那么多低水平、业余译者来翻译。第三,客户群不明。我搞不懂谁会购买他们未经审核和编辑的拙劣译文。如果这也算作是一种商业“运作”模式的话,那它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其中,最大的问题是那些蹩脚的译文到底能给读者带来多少价值。那些英语能力欠佳、没有译文辨别能力的译言网读者根本无从知道自己读到的关键信息很可能是错的。当然,英语能力欠佳的读者既读不懂英文原文又不可能出钱请人来翻译,只好退而求其次,能读到什么就算什么。这大概也是译言网这个中国语文污染源能够存在的原因。

我几年前就对比着原文检查过译言网的译文,发现译者大都是热情有余而专业素养不足的业余人士。如果把这些东西当作严肃内容来读,那可真是误人不浅。今天我又一次查阅了译言网,仔细查看了首页以图文形式推荐的六篇译文。除了其中的《观察的艺术》和《孟加拉之虎》没有提供原文无法对比以外,我发现另外所有四篇都存在严重错译。

译言网在首页推荐的六篇译文,除两篇没有提供原文之外,剩下四篇均属劣译

截图说明:译言网在首页推荐的六篇译文

下面以译文《自杀式袭击者是如何炼成的》头四段为例对这篇劣质译文进行解析。原文的标题是 What Drives Suicidal Mass Killers (原意:亡命杀手滥杀无辜的动机何在?

1. 原文:WHAT do Mir Aimal Kansi , Ali Abu Kamal , Hesham Mohamed Hadayet and Nidal Malik Hasan have in common with Eric Harris, Dylan Klebold, Seung-Hui Cho and Adam Lanza ? The first four claimed to be fighting the American government’s unholy oppression of Muslims; they struck the C.I.A. headquarters , the Empire State Building , Los Ange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 and the Army base at Fort Hood, Tex. , respectively. The last four seemed to be driven by personal motives; they shot up a high school , a university and an elementary school .

原译:梅·爱摩·康斯、阿里·阿布·卡马尔、希沙姆·穆罕默德·哈达耶、尼达·马里克·哈桑与埃里克·哈里斯、迪伦·克莱伯德、赵承熙、亚当·兰扎有什么共同之处?前面的四位被人们看作美国政府亵渎和压迫穆斯林的反抗者,他们袭击了美国国防部所在地五角大楼、帝国大厦、洛杉矶国际机场和位于德克萨斯的美国陆军基地胡德堡。后面的四位似乎是受一些个人动机所驱使,他们在小学、高中和大学制造校园枪击案。

改译:梅·爱摩·康斯、阿里·阿布·卡马尔、希沙姆·穆罕默德·哈达耶、尼达·马里克·哈桑这些人与埃里克·哈里斯、迪伦·克莱伯德、赵承熙、亚当·兰扎有什么共同之处?头四个号称抵抗美国政府对穆斯林的邪恶压迫,分别袭击了美国中央情报局总部、帝国大厦、洛杉矶国际机场和美国陆军位于德克萨斯州胡德堡的基地。后四个似乎受了个人动机驱使,分别在高中、大学和小学肆意射击,大开杀戒

2. 原文:For years, the conventional wisdom has been that suicide terrorists are rational political actors, while suicidal rampage shooters are mentally disturbed loners. But the two groups have far more in common than has been recognized.

原译:大家一直认为制造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并未失去理智,他们是在进行政治作秀;与之相应,以自杀为目的的杀人狂是孤僻的精神病患者。其实,这两类人有很多共通之处,多得超乎我们的想象。

改译:多年以来,一般认为以必死之心搞恐怖活动的亡命徒是理智的政治演员,而滥杀无辜的亡命枪手则精神失常,独来独往。但人们一直没有认识到,其实这两类人是一丘之貉

3. 原文:Over the last three years, I have examined interviews, case studies, suicide notes, martyrdom videos and witness statements and found that suicide terrorists are indeed suicidal in the clinical sense — which contradicts what many psychologists and political scientists have long asserted. Although suicide terrorists may share the same beliefs as the organizations whose propaganda they spout, they are primarily motivated by the desire to kill and be killed — just like most rampage shooters.

原译:在过去的三年里,我展开了对包括采访、个案研究、袭击者的自杀记录、殉道录像带和证人证词等材料的研究,发现制造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从临床的意义上来看,表现为自杀行为。这一发现与许多心理学家和政治学家的假设大相径庭。尽管制造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可能接受了某些组织灌输给他们的一些理念,他们最初的动机还是希望去杀人和被人杀,这恰恰与大多数杀人狂的动机完全一致。

改译: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仔细研究了采访、案例研究亡命笔记、殉道视频和证人证词,发现搞恐怖活动的亡命徒确属奋不顾身”,这与许多心理学家和政治学家长期以来的看法大相径庭。尽管这些亡命徒的信仰可能与那些组织大肆宣传的信仰相同,但他们作案的主要动机是“杀戮别人”和“牺牲自我”,这正好跟大多数滥杀无辜的亡命枪手一样。

4. 原文:In fact, we should think of many rampage shooters as nonideological suicide terrorists. In some cases, they claim to be fighting for a cause – neo-Nazism, eugenics, masculine supremacy or an antigovernment revolution — but, as with suicide terrorists, their actions usually stem from something much deeper and more personal.

原译:实际上,我们应该把许多杀人狂理解为不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去制造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在一些案例中,他们声称是为了一些理念而战,如新纳粹、优生学、男权至上或反政府革命等等,但是,和自杀式恐怖袭击者一样,他们采取行动往往出于某些更深层、更私人的原因。

改译:实际上,我们应该把许多滥杀无辜的亡命枪手看作搞恐怖活动的亡命徒,他们的行为与意识形态无关有时,他们声称为新纳粹、人种改良、男权至上或者反政府革命这些事业而战。但是,他们的行为跟不要命的恐怖分子一样,往往出于更深层的个人原因。

如果译言网上传播的都是这种水平的译文,那么这个模式很难持续下去,也无法实现它为自己设定的目标

译言早期定位于用翻译的方式消除互联网资料中的语言障碍,将优质的外文网络资料介绍给中文读者。随着社区的壮大和运营理念的成熟,译言网对运营目标扩展为:通过提供互联网社区平台无缝链接版权方和读者,在跨越多语言信息传输的时间/空间障碍的同时,帮助更多的有意愿的专业化人才实现个人价值、获得合理收入和成长机会。

译言网想消除障碍,但却在这个过程中制造了新的障碍;译言网想把优质外文资料翻译给中文读者,结果读到的是山寨版。它的新目标是要做翻译公司了,而且还要做出版中介公司。如果是这样,没有过硬的译文质量,一切都是空中楼阁,而且会成为图书市场上的“语文垃圾制造者”。

附:改译的修订痕迹(点击放大,另有 PDF 文字版供下载、查阅

yeeyan-screenshot

38 thoughts on “英汉劣译解析:译言网译文一篇

  1. 我猜测,这种信马由缰、胡乱翻译的译文估计跟译言网支付的稿费过低有关,稿费过低当然就没有高水平译员接稿,文章又要尽可能地糊弄住外行,而译员又没办法彻底读懂原文,那就只有脱离“原稿”这一个办法了。如果该网站花钱请我们来做,效果一定会好很多,当然前提是他们愿意支付我们开出的价格。

    1. 据我了解译者根本没有稿费,完全是译者自发的行为,这也是译言网想借以免责的伎俩,可恶可耻。

      1. 啊?没稿费啊,看样我还高估他们了。归根到底还是不尊重、不重视翻译,没拿这项工作当回事。这个网一定认为翻译没什么技术含量可言,是一种随便抓个大学在校生就能干了的工作。

  2. 两年前我在译言翻译过一篇文章。后来就再没啥动力给译言翻译,呵呵。又捞不到什么好处,还不如发在自己网站上。那些在译言翻译的人除了兴趣爱好的因素,是不是想参与一些什么合译计划?不过合译这件事靠谱吗?

    1. 他们正在做一个古登堡计划,翻译没有版权的国外书籍和资料。这个网上接触过。但译言网组织了那些人来做就不得而知了。

  3. Pingback: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指定教材《英语笔译实务 3级》中参考译文错误辨析 | 活龙活现的翻译故事

  4. 不知道别人的初衷,反正我自己英文不好,读英文的时候顺便翻译成中文,也算是精读原文了。

  5. 译言网只是一个翻译的交流平台(有专业、爱好者、或学生,水平参差不齐很正常,但敢把自己的“拙作”发表在网上,不管对谁都是勇敢的尝试),不利用网站本身赚钱,所以网站上没广告。建立的初衷是以互联网的共享精神,分享知识,相互学习。但由于这样的平台有一定的专业性,受众较小,再者如果对译者没有直接的激励(比如稿费),而且维护网站本身也需要一定资金,各方面都很难支撑下去。后来为了鼓励大家参与才开始搞合译计划,你说这些计划这么多人参加,这些新翻译的旧书能卖多少钱?每个译者能赚多少钱?大家加入只是出于一片热情。在信息时代,这样的协作方式其实也是从别的行业引进的(比如IT软件,全球分工合作),放在翻译行业,是一种勇敢的尝试罢了,你们就不要在这边说这些酸不垃圾的话了。我大学学的是工科电子通信专业,现在混际IT行业(和译言创始人一样的行业),喜欢英语,慢慢爱上翻译,虽然水平不怎么样,但译言保持了我对翻译的热情和关注。几年的坚持,也让我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别的不想说了,建议你们看一些信息时代经济全球化,全球大分工方面的书著。

  6. 依拖互联网,很多不靠谱的事情都做成了(主要针对大众市场)。只是翻译行业的特殊性,使效率无法成倍提升,很难培养巨大的受众市场,但是类似译言网站创办者们的还是勇敢地走出了第一步,而且他们的眼光不止是放在翻译一个行业,而想进入更多的专业领域(成功者如阿里巴巴)。他们企图用这种协作方式应用在各个行业,以取得产业突破。当然个人也发家致富。

  7. 我曾经觉得译言网是一个很好的翻译交流平台,后来发现我真是大错特错。奇怪的网站设计,严重阻碍了译者之间的交流不说,其维护能力也基本为零。我曾看到有人用机器翻译 Economist 文章,发出来后亦鲜有人质疑。更荒谬的是发布者竟然还有不少发文记录,还有个类似徽章之类的认证。

    1. 您好,作为一个译言的参与者,我的看法和您有所不同。译言的定位是一个翻译交流的平台,而不是内容提供方。翻译爱好者将译文展示出来,就是希望您这样的老前辈指出错误,帮助年轻的译者更好的成长。网页上都有批注和修订功能,就是希望您这样提出的修订建议能直接给译者知晓,帮助译者进步。据我所知,译言的社区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就是希望通过这样开放的形式,给译者以交流和提升。关于图书项目,我们选的都是专业译者,也本着专业的态度去做,据我所知已经跟出版社签订了多份纸质书协议,这就足以说明译本质量的。我也参与了其中的一些项目,自身也得到了提高,这里是一个很好的译者成长平台。还有一些公共知识版权的书籍,比如《癌症如此可笑》,关于教育的《造梦工厂》,关于媒体的《新媒体》,这些都是译者自发组织的,可能专业翻译公司是不会去做这些免费的公益项目,但是通过志愿译者的协作,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些最新的东西免费带给中国的读者。所以我支持译言!

  8. 您好,作为一个译言的参与者,我的看法和您有所不同。译言的定位是一个翻译交流的平台,而不是内容提供方。翻译爱好者将译文展示出来,就是希望您这样的老前辈指出错误,帮助年轻的译者更好的成长。网页上都有批注和修订功能,就是希望您这样提出的修订建议能直接给译者知晓,帮助译者进步。据我所知,译言的社区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就是希望通过这样开放的形式,给译者以交流和提升。关于图书项目,我们选的都是专业译者,也本着专业的态度去做,据我所知已经跟出版社签订了多份纸质书协议,这就足以说明译本质量的。我也参与了其中的一些项目,自身也得到了提高,这里是一个很好的译者成长平台。还有一些公共知识版权的书籍,比如《癌症如此可笑》,关于教育的《造梦工厂》,关于媒体的《新媒体》,这些都是译者自发组织的,可能专业翻译公司是不会去做这些免费的公益项目,但是通过志愿译者的协作,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些最新的东西免费带给中国的读者。所以我支持译言!

  9. 您好,作为一个译言的参与者,我的看法和您有所不同。译言的定位是一个翻译交流的平台,而不是内容提供方。翻译爱好者将译文展示出来,就是希望您这样的老前辈指出错误,帮助年轻的译者更好的成长。网页上都有批注和修订功能,就是希望您这样提出的修订建议能直接给译者知晓,帮助译者进步。据我所知,译言的社区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就是希望通过这样开放的形式,给译者以交流和提升。关于图书项目,我们选的都是专业译者,也本着专业的态度去做,据我所知已经跟出版社签订了多份纸质书协议,这就足以说明译本质量的。我也参与了其中的一些项目,自身也得到了提高,这里是一个很好的译者成长平台。还有一些公共知识版权的书籍,比如《癌症如此可笑》,关于教育的《造梦工厂》,关于媒体的《新媒体》,这些都是译者自发组织的,可能专业翻译公司是不会去做这些免费的公益项目,但是通过志愿译者的协作,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些最新的东西免费带给中国的读者。所以我支持译言!

    1. 1. 我可不能算老;2. 我这篇博文也算是指导,而且我在网页也留下本博的链接了;3. 非营利乃至亏损,也得做了就别哭,错了就承认,不能拿这个当挡箭牌;4. 市面上的垃圾译文图书多了去了。签约出版社能说明啥?5. 一群臭棋篓子下棋,只会越下越臭。只会有个别的人顿悟棋艺;6. 如果免费、公益等于质量低下,那么你们功过相抵,这里就饶你们一次。

  10. 咬文嚼字罢了 非文学性的文章不用这么推敲把? 按你这样说我之前翻译的新闻都是垃圾。可我觉得大量更新让读者知道含义这样更有用处一些。比如一个故事,从每个人嘴里讲出来都是不一样的,有文采的人看了烂故事也能精彩地讲出来。

    1. 第一个问题是,“你能不能推敲”。第二问题是,“如果能,你愿不愿意这样推敲”。第三问题是,“你根本看不懂原文的时候,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看不懂?”翻译就是咬文嚼字的活,你不会,可以不做。如果非要做,那你就只能做出垃圾。你做出的翻译,往最好了算,也只是垃圾食品,少吃几次没关系,吃多了,人会吃死的。最后,这篇译言的文章是阁下翻译的?

      1. 1. 不是只有你敬业有责任心2. 别人并不都是垃圾3.我连译言网上都没有上过补充:1.我评论的中心意思您还是没有理解,希望您看中文时也仔细推敲推敲2.路过评论而已,我不知道您为什么您回复别人总带着火药味?年轻气盛的周树人?

        1. 要说火药味也是你先的吧——“咬文嚼字罢了”?您倒真会倒打一耙。“非文学性的文章不用这么推敲把”,您到底在做什么翻译呀。各种翻译工作都需要推敲吧。我什么时候说过只有我有责任心?别人都是垃圾?

      2. 那我也斗胆改译一下您的改译,您改译的:梅·爱摩·康斯、阿里·阿布·卡马尔、希沙姆·穆罕默德·哈达耶、尼达·马里克·哈桑这些人与埃里克·哈里斯、迪伦·克莱伯德、赵承熙、亚当·兰扎有什么共同之处?头四个号称抵抗美国政府对穆斯林的邪恶压迫,分别袭击了美国中央情报局总部、帝国大厦、洛杉矶国际机场和美国陆军位于德克萨斯州胡德堡的基地。后四个似乎受了个人动机驱使,分别在高中、大学和小学肆意射击,大开杀戒。改译您改译的:梅·爱摩·康斯、阿里·阿布·卡马尔、希沙姆·穆罕默德·哈达耶、尼达·马里克·哈桑这些人与埃里克·哈里斯、迪伦·克莱伯德、赵承熙、亚当·兰扎【到底】(此处根据句首的大写加强语气)有什么共同之处?头四个号称抵抗美国政府对穆斯林的邪恶压迫,分别袭击了美国中央情报局总部、帝国大厦、洛杉矶国际机场和美国陆军位于德克萨斯州胡德堡的基地。【后四个人的动机似乎都源于他们自身】,分别在高中、大学和小学【校园】大开杀戒。相信我们三个译者都看懂了原文,只不过说话方式不同而已。而不是您所谓的“垃圾”。希望您今后能谦虚一些,做好翻译工作,而不是在唾骂众生。

        1. 1. 您确定大写的WHAT 不是因为有的文章排版的要求是第一个单词大写吗?2. 后四个似乎受了个人动机驱使—>后四个人的动机似乎都源于他们自身从字数的角度讲,改后的表达方式是不是不够环保啊?3. 【校园】?在“高中、大学和小学”不是校园还能是什么?你看都没仔细看我这篇博文,就说“都看懂了”。都看懂了还能翻译错?是不是垃圾一目了然。翻译这种东西虽然没有绝对的对错,但还是有高下之分的。我做翻译工作,向来谦逊,但对垃圾译文没有耐心。

  11. 太多的直译了,很生硬就像机器翻译的一样。说实话,有些文章还真不如用Google看还准确些。我翻译就尽量用中文的顺序把他们改过来,毕竟有些东西要是直译的话真是不堪入目啊

  12. 这是毫无意义的评论,以及对“优越感泡沫”即将破裂的恐惧。大多数人根本不需要高质顶级的鞋履,他们需要的是平民化的走路工具。翻译的本质是传播一些思想,而不是深陷咬文嚼字的象牙塔。

  13. 我从你的改进中一点都没有看到错误的纠正。换句话说,改前和改后的语义是一样的。只不过改前是白话,改后是书面语。但恐怖主义这篇文章是新闻,目的是使每个人包括农村没什么文化的人都能读懂,使用大量书面语言非常不合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