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两种中译本翻译策略与实践研究


终于毕业了,现在贴出我的硕士学位论文。欢迎方家批评指正!

题目: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两种中译本翻译策略与实践研究

作者姓名:常国华
学科专业: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研究方向: 应用语言学
导师及职称:陈祝琴副教授
论文答辩日期:2018 年 6 月 7 日
授予学位日期:2018 年 6月 26 日


论文全文下载链接: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两种中译本翻译策略与实践研究


中文摘要

认知语言学认为,语言源于认知,而认知则源于作为认知主体的人与客观现实之间的互动。在语言与客观现实之间存在着“认知”这一中间环节,语言的基础是认知,认知的基础是客观现实。这一关系可以概括为“语言——认知——现实”(“三个层面”),这是认知语言学的基本观点。从这一基本观点出发,语言可看做是一个“窗口”、一个“参照点”体系,通过这个窗口和体系所观察到的是对客观现实进行认知之后的成果。

绪论:介绍本文的写作缘起、研究现状、研究对象、目的与方法和内容安排。

第一章 认知语言学与认知翻译研究:介绍认知语言学的基本观点与理论以及认知翻译理论,探讨认知语言学视角下的语言和翻译现象,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定义翻译“策略”、“方法”和“技巧”,最后提出适合哲学著作的翻译策略。

第二章《中国哲学简史》翻译策略与实践比较:分析赵译本和涂译本的翻译策略与实践,比较两个译本译文的特点。

第三章 结论与余论:“结论”部分总结《简史》两个译本的翻译策略与实践比较结果,给出《中国哲学简史》两个中译本的阅读选择建议;“余论”部分探讨认知语言学视角下的中国古代哲学著作及其翻译。

关键词:中国哲学简史;翻译策略;实践;认知语言学;认知翻译研究


ABSTRACT

Language originates from cognition, which in turn comes from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people and the objective world. Cognitive linguistics believes in the existence of an intermediate link, i.e. cognition, between language and the objective reality. Language is based on cognition, which in turn based on the objective reality. This relationship can be summarized as language-cognition-reality (“Three Levels”), which is the basic viewpoint of cognitive linguistics. From this viewpoint, language can be seen as a window and a reference point system through which the cognitive results of the conceptualization of the objective reality are observed.

Introduction. This part describes the reason for writing this paper, the research status, the object of study, purposes and methods, and the paper structure.

Chapter One. Cognitive Linguistic and Cognitive Translation Research: This Chapter focuses on the fundamental ideas and theories of cognitive linguistics and cognitive translation studies, discusses the linguistic and translation phenomena from a cognitive perspective, redefines translating strategies, methods, and skills from a cognitive perspective, and proposes the translating strategy for philosophical works.

Chapter Two.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ranslating Strategies and Practices in the Two Chinese Translations of Feng Youlan’s A Short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This Chapter analyzes the translating strategies and practices of Zhao Fusan and Tu Youguang as shown in their translations of Short History and compares their characteristics.

Chapter Three. Conclusions and Others. This Chapter provides the comparative study results of and reading choice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two Chinese translations of Feng’s Short History; and provides insights into the ancient Chinese philosophical works and their translation from the cognitive linguistic perspective.

Key words: A Short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Translating Strategies; Practices; Cognitive Linguistics; Cognitive Translation Studies


论文第一章节选:

第三节 从认知的角度定义翻译策略

翻译极具创造性,翻译成果也极具创新性,是人类无限创造力和想象力发挥作用的平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翻译可以天马行空、随心所欲,在具体而实际的翻译实践中要受到翻译策略的制约。

目前,学界对“翻译策略”、“翻译方法”、“翻译技巧”等术语的定义存在着混淆。熊兵(2014)则明确了这三个术语的定义:

  • “翻译策略”:“翻译策略是翻译活动中,为实现特定的翻译目的所依据的原则和所采纳的方案集合”;
  • “翻译方法”:“翻译方法是翻译活动中,基于某种翻译策略,为达到特定的翻译目的所采取的特定的途径、步骤、手段”;
  • “翻译技巧”:“翻译技巧是翻译活动中,某种翻译方法在具体实施和运用时所需的技术、技能或技艺。”

他还进一步阐述了三者从大到小的相互关系以及对应的具体内容。虽然他的定义和层次关系说明无疑更好地表明它们各自的地位和相互关系,但仍然没有在一个理论框架下解释清楚。

认知语言学可以帮助我们把语言和翻译放在不同的层次上加以研究和审视,从而避免了从其它角度审视语言与翻译时可能存在的定义不明、分类不当、概念不清等问题和无谓的争论。

本文运用认知语言学的基本观点(语言——认知——客观现实)进一步明确“翻译策略”、“翻译方法”和“翻译技巧”的层次与关系,并重新定义“翻译策略”,而把“异化”和“归化”(熊兵所说的“翻译策略”)都划归“语言”层面的“翻译方法”。

本文将“翻译策略”、“翻译方法”和“翻译技巧”重新定义如下:

  • 翻译策略属于认知层面,它在语言之上,是指在翻译活动中,根据翻译目的确定是否还原原文当中的认知。
  • 翻译方法属于语言层面,它在语言之中,是指在翻译活动中,根据翻译目的确定采用何种语体和风格。
  • 翻译技巧属于语句操作层面,它在语言之下,是指在翻译活动中,根据语体和文体的要求确定如何操作语句。

其中,“翻译策略”是在认知层面上为实现某种翻译目的而主动进行的策略选择,即“直译”和“意译”:

  • 直译是指译文还原原文中所表现的认知世界和客观现实;
  • 意译是指译文不还原原文中的认知世界和客观现实。

首先,需要重点说明的是,为了方便起见,本文沿用了目前常用的“直译”和“意译”说法,但“意译”中的“意”在本文中解释为“任意”、“随意”的“意”(即“意愿”),二者也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进行了重新定义,与其它定义存在不同。比如,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当中,“直译”和“意译”的定义是:“直译”是指“原文有的,不能删除;原文没有的,不能增加”;“意译”是指“对原文可以增删”(周光召,第6册,2009:227)。而根据本文对“直译”和“意译”的认知语言学定义,增删只是“翻译技巧”,即语句操作层面量的增减,增减与否不必然决定译文在性质上是“直译”还是“意译”。比如:

  • 本文正文里第40个翻译例子:赵译虽然把“not concern himself with the business of the world”重复翻译为“不食人间烟火、漫游山林、独善其身”,但它仍然与涂译一样都是“直译”;
  • 本文正文里第38个翻译例子:赵译把“They are not religious because they are philosophical”翻译为“他们的宗教意识不浓,是因为他们的哲学意识太浓了”,而涂译翻译为“他们不是宗教的,因为他们都是哲学的”;两个译文采用的词语不同,但均为“直译”;二者的区别是赵译更容易理解,而涂译则虽然能理解但增加了读者的认知负担;
  • 本文正文里第53个翻译例子:赵译把“the human world”翻译为“现实世界”,涂译翻译成“人世间”;在赵译中,“现实世界”与非现实的“神的世界”相对而言,虽然与原文的识解视角不同,但它依然是“直译”;
  • 本文正文里第41个翻译例子:赵译把“keep office hours”翻译为“按上下班时间”,涂译翻译成“打官腔”;在赵译中,译文似乎是“直译”的,但它不符合中文读者的认知习惯,并没有做到“直译”;涂译则想把隐含的意思翻译出来,但翻译出来的意思是错的,也不是直译;
  • 本文正文里第4个翻译例子:赵译把“The next major philosopher”翻译为“……之后的一个主要哲学家”,涂译翻译成“……之后,下一个主要的哲学家”;二者似乎都是“直译”,都把“next”翻译成“之后”的“一个”。但赵译是错误的,它没有译出the next(“紧接着的下一个”)的含义,而涂译虽然正确,但因为汉语通常不使用这种表达方法(“之后的下一个”),汉语为母语的人不能很容易地解读出其原本的含义(“继孔子之后的主要哲学家”),并没有很好地还原出“the next”在原文中的实际认知,二者都不是最好的直译。

其次,另外要着重说明的一点是,在本文对“直译”与“意译”的定义中,“还原”与“不还原”是指与原文中的认知是否相反、冲突或者存在根本性或者原则性(质)的不同,它与量或者程度的差别没有必然的关系,比如:

  • 原文:Mo Tzu and his followers, however, differed from the ordinary knights-errant in two respects.赵译:墨子及其追随者与当时的其它游侠有两点不同。(冯友兰,赵复三,2015:94-95)涂译:可是,墨子及其门徒,与普通的游侠有两点不同。(冯友兰,涂又光,2013:52)赵译与原文存在详略度的差别(“当时的”),也存在视角的差别(“普通的”),存在“增删”,但赵译依然跟涂译一样都是直译;
  • 原文:Mencius for a while was one of these eminent scholars, but he also traveled to other states, vainly trying to get a hearing for his ideas among their rulers.赵译:孟子曾是稷下的著名学者,也曾周游列国,试图以自己的思想影响当时的列国王侯,但都遭到了冷遇。(冯友兰,赵复三,2015:124-125)涂译:孟子一度也是稷下的著名学者之一。他也曾游说各国诸侯,但是他们都不听信他的学说。(冯友兰,涂又光,2013:68)赵译与原文相比增加了不少内容(“影响”、“冷遇”),但赵译依然跟涂译一样都是直译。

最后,需要进一步明确说明的是,“翻译策略”的“直译”或者“意译”属于认知层面,“直译”或者“意译”出来的译文所采用的语体与风格以及对于这种语体或者风格来说译本是否通顺、流畅、地道分别属于“翻译方法”和“翻译技巧”层面,二者之间并无绝对关系。比如,“直译”的译文也可以通顺、流畅、地道,“意译”也可能存在不符合译入语言习惯的“翻译腔”。

翻译方法涉及语体与风格,其中包括零处理(保留原文)、音译(用译入语的文字拼写原文词的发音)、逐词(把每个原文词翻译出来)、模仿(仿照原文的表达方式)、创造(采用不同于原文的表达方式)、归化(采用译入语言习惯的语言风格)、异化(采用源语言的语言风格)等等。翻译技巧是指译文句子的具体写法,其中包括增加、减少、分离、合成、语序调整等等。“翻译方法”和“翻译技巧”都是翻译手段,分别属于“语言”和“语句操作”层面,可以根据“翻译目的”的不同应用在“直译”或者“意译”的翻译策略实践当中。


第四节 适合《中国哲学简史》的翻译策略

翻译《简史》的目的是让译本的读者了解原作者的思想,译文需要还原原文作者通过其作品希望反映的主观认知世界和客观现实。因此,《简史》的翻译应采用“直译”的翻译策略。

直译要符合三个认知原则,按优先顺序排列为:最佳关联、解释相似性和认知变化[1]。“最佳关联”是语言交际行为的基本原则,“解释相似性”和“认知变化”是翻译行为的基本原则。“最佳关联”是指,译文必须对译文读者产生足够的语境效果,必须充分考虑译文读者的语境和期望,但同时不能让译文读者付出不必要的认知努力(Sperber,Wilson 1995:58;Gutt 1996;Tan 2009: 24-26)。“解释相似性”是指,译文与原文在认知方面解释起来要相似。认知变化存在于翻译的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宏观上的认知变化体现了翻译活动的价值和意义,微观上则集中体现在新的具体图式(包括语言、语篇和知识图式)。(谭业升,2012:328)

我们借用严复(1854—1921)提出的“信、达、雅”理论,从认识语言学以及翻译认知研究的角度把适合《简史》的直译翻译策略及其实现手段具体定义为:

  • “信”是认知层面的要求(翻译策略),即译文在认知层面要能还原原文语篇中的认知世界和客观现实;
  • “达”是语言层面的要求(翻译方法),即译文在语言层面采用合适的语体与风格;
  • “雅”是语言中语句操作层面的要求(翻译技巧),即译文在写作技巧层面要能达到某种语体与风格的极致。

也就是说,对于《简史》这类哲学著作,它的译文在认知层面要像涂译本那样尽可能地还原原著中的认知世界和客观现实(“信”:“意思要对”);在语言层面可以采用涂译本的简洁和扼要,或者赵译本的流畅和文采,也可以将二者的优点结合起来,但最终目标是采用合适的语言风格和类型(“达”:“语言要对”);在写作技巧层面要采用纯熟的技巧,无论采用哪种语言风格,都要做到这个风格的极致(雅:“文笔要好”)。

[1] 谭业升提出的说法原为“认知增量”,考虑到原文与译文之间的差异实为前后的变化,因此本文中改为“认知变化”。(谭业升,2012:32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