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传

[列位看官,无论充满阴谋诡计,还是真情实意,无论如何结婚对一个人来说是一件天大的事。我一时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讲起我的故事方妙。索性信笔写来,到哪算哪。回头再整理也无妨。现在就从”前传”开始,当然如果不小心写到”后传”,或者”本传”,列位也不要介意,因为,此乃”意识流”是也。]

结婚前传

(一)最近看了些许古文,于是写字就向古人学习。实为乱写一气。

也许每个人从小就对未来的另一半有一些想法,在自己的头脑中画出一个样子,大概什么样。尽管这种图像质量不是很高,非常模糊,或者以某个或真实或虚构的人为临摹对象。就我来说,书里、电视、电影里看到的”猪跑”着实不少。我对”妻子”这个词汇的感觉是:高贵、温柔,充满能照亮我心灵的光辉。这可能对”她” 要求太高了。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不知哪个高人在受挫之后最先发出如此感叹。

我妈从小就”怀疑”我到底能不能找到对象。她认为我胆小怕事,属于受人欺负不敢还手的孩子。她最喜欢引用的一个例子是,小时候我挨打,脸憋的通红抱着脑袋往家跑。还有就是别人问我:”常小子,吃啥了?”我不知何故千篇一律回答:高粱米粥。这两个事情我是一个也记不起来,也不好跟我妈辩论什么。有的时候我父母也会说起我多少有点记忆的事情,但总是跟我记忆中的事情不太一样。于是我就觉得他们就是胡乱编故事。因此,那两件事是他们记错了编故事也未可知。

说实话,我妈当时这么说我,我心里着实不忿。我当时小小年纪在心里想: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于是我想象一个场景:就在我们家旁边那条南北的大马路上(在家乡是相当大)的十字路口。假如我必须在那里要×××那个我认准了的人,即使周围围了成百上千的人我也不会怕的。其实,这个”×××”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现在想想也许是抓住那人的手,大声表白一下吧。说来也巧,我和老婆就是在那个十字路口旁边的饭店举行的婚礼。[缘分,也许真是注定的。差一步都不行,哪怕是错了的那一步。]

现在得说我看过的两部书,书里描写了爱情或者婚姻。 一本是刘云若写于1930年的《春风回梦记》,还有就是曹雪芹写于十×世纪的《红楼梦》。

第一本书我只看了一遍。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楚讲了什么故事。印象最深的是书的结尾处讲一对时常闹矛盾的夫妻在看到别人悲惨的爱情、婚姻的结局之后相互保证珍惜对方,因为跟死去的那些可怜人相比,他们实在太幸福了。我当时也跟他们下了那种决心。书中可能讲了两个悲惨的女子。一个是男主人公家里强行娶回家的老婆,另外一个是他在外面有的真正爱的女人。当时读着故事,心里怨恨他不理睬家里深爱他的老婆。家里的老婆在凄凉之中枯萎凋零。后来他和外面的她也都死了。这是一个彻底的悲剧。也许在那个时代的中国只配有悲剧。说实话,当时我并不能辨别里面的是是非非。但我让自己坚信了一点:一定要对老婆好,老婆是最爱自己的人。

第二本书要写的就太多了,我就长话短说。里面的故事大概每个人都能略知一二,我就不讲了。要讲,也没有那个能耐。我当时觉得宝玉和黛玉活的实在是太累了,明明心里已经认准了对方,但是就不说在我看来那个最重要,千百年来打动无数人的那三个字。难不成清朝的人不会说那个字?现在想,他们活得真的很累,那是被逼无奈:那个时候你想和谁结婚自己说了不算,说了你又能怎么样?《红楼梦》里面的爱情故事永远不会过时。就算是现在也没几个人敢说自己在爱情和婚姻方面进入了所谓的”自由世界”。想和谁恋爱就跟谁恋爱,想跟谁结婚就跟谁结婚,即使双方都愿意,你也未必做的到。因为在可预见的将来,人和人之间永远存在着地位、财富差别。有人是跟地位、金钱结婚的,即使这是ta的本意,ta心里未必知足!

司琪和潘又安的故事,还有那柳湘莲和尤三姐的故事知道的人也许就不多了。这两个女子是敢爱敢恨的狠角色。先说第一位,母亲反对她和穷小子小潘交往。一天她给妈跪下,说:哪怕小潘要饭,我也要跟了他去。小潘更绝,别人眼里的”穷小子”实际上是发了大财的有钱人,但是司琪和她妈都一无所知。司琪母亲说什么也不同意女人要跟小潘远走他乡的要求。司琪于是一死了之。小潘回来料理司琪的丧事,随便亮出了自己大款的身份。司琪妈非常诧异这个小子如此有钱,恬不知耻的说:为什么不早说?她当时反对他们俩的原因就是:小潘穷。小潘回答说:如果早说了,我怎么知道司琪到底是爱我的人还是爱我的钱?列位,即使现在,在这个所谓的现代、民主、自由、发达的社会里面,有几个NB的年轻人能说出司琪和小潘那样的话来?他俩的结局是:小潘买了两口棺材,多出的那一口是给自己准备的。

再说柳湘莲和尤三姐。三姐毁在她与二姐姊妹二人的坏名声里。她本是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女子,在谈到婚姻问题时她说:要找就找自己满意的,有钱有势、财大气粗、英俊潇洒的我未必看得上。她原话是这么说的:”。。。只要我拣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他去。若凭你们拣择,虽是富比石崇,才过子建,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进不去,也白过了一世。”非常可惜,她选的那个人没能看上她。大家注意,三姐的择偶标准是”素日可心如意”,不觉得”富”、”才”、”貌”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无言,唯有赞叹,要找就找这样的女人。

我读的这些故事也许对我的爱情和婚姻观影响很大:勇敢的寻找自己的爱情,要找就找”素日可心的”,结婚了就好好爱,啥没用的都别说。

在当今中国这个多元的社会里,我无意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别人。我也不敢保证我的这些价值观永远也不会发生变化。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坚持做自己,同时希望自己不要变。

(二)觉得自己该谈恋爱的时节,是在哈尔滨工作的那几年。现在回忆,自己真是搞笑。当时我觉得别人跟我一样,都应该在恋爱、爱情的方面跟我一样有那种”呆意”。经历过一些算不上爱情的爱情。这些事情,等我名噪大江南北,而又钱紧的时候,学那”名人”回忆录作者,写将出来,换些钱花。

到目前为止,我仍然对跨国的恋情和婚姻感到不可思议。在恋情和婚姻这种亲密的关系之中,关系如此之近的两个人,即使一个来自中华大地之大兴安岭崇山峻岭,另外一个来自秦岭之南这一国之内,尚且存在方言、风俗、习惯等诸多不同,”友好”相处已属十分不易。而跨国恋人和夫妻之间会存在完全不同的语言、风俗、背景和习惯,彼此可能会成为对方的异类,好似”火星人”和”金星人”一般。在我想来,背景如此不同的两个人能够好好相处必是难上加难,双方的共同点恐怕只有 “人的本性”了!也许我过虑了,或者过分夸大了这种背景的不同可能会造成的困难。但就我来说,希望我的那位是大兴安岭的,如若不可,黑龙江的也行。若还是难以实现,东北的也好。再不济,北方的总能找得到吧。

古语云:”男无妻,家无主。女无夫,身无主。”其实,如果没有女朋友,男人六神也无主。凡是找对象有过”艰难历程”的各位兄台一定会跟在下产生共鸣。自从开始工作,后又来到北京,工作生活渐入轨道,也找到了那种自己”出山”之前所想象的那种”幸福的丛林生活”。据我曾想来,这种丛林生活充满残酷的竞争,适者生存,物竞天择,那里一定有一片自由天地,我可以能飞多高飞多高,不会撞到头,只会够不着。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虽然衣食无忧,但如何住,如同泰山一样压在我的身上,也压在我的心上。于是,这种生活无趣的一面渐渐显露出来,让我麻木。

六神无主的日子在我最为灰心丧气,预”化悲痛为力量”时出其不意的结束了。我现在还能清楚的记起老婆当年给我发的一条短信告诉我想来北京看望我时心跳的感觉。一切皆不明朗,但心还是跳了。还有老婆那个无意的拥抱,以及确定恋爱关系之后那段阳光灿烂的日子等等等等。从此以后,”无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明草有主”的日子从此开始。虽然事情跟”翻身农奴迎解放”刚好相反,但心情完全一样。

(三) 我这厮一根筋,与我谈恋爱甚没意思,因为我觉得跟我谈恋爱你就得做跟我结婚的打算。其实我不是不明白,所谓”谈恋爱”,不谈哪有爱。谈,乃一个决定最终结果的过程:结,还是不结。[当然,到目前为止我讨论的还是最本来意义的”谈恋爱”,而抱玩耍之态度来”谈”的,不在本文的术语表之列。] 正所谓饭要一口一口吃,仗要一场一场打。怎么可以一口吃成李绮?怎么可以直接就扔”胖子”呢?道理我是懂的,但是待我投入恋爱之后,就要求对方我怎样,你就得怎样。我打算娶你,你就打算嫁我。此乃十足的的强盗逻辑。一看就没怎么谈过恋爱。[“恋爱,不是这么谈的。”]

老婆还算十分通情达理,也不十分跟我计较。在我求婚之后,经过她一段时间的权衡和别人(包括我的)劝导之下,终于同意了。据她讲,虽然别人是跟她说了一些话,但决定还是她做的。

到目前为止,我和老婆的大多数重要决定都是隔着几千公里做出来的。结婚的决定也是这样做出来的。一个晚上,在MSN的视频聊天中,我们私定终身矣。 具有历史沧桑感的我,还按下”Print Screen”键,力图记载下这个历史性时刻。多少年后,这都是俺生命的痕迹。

(四)从老婆放寒假,回到北京,稍事停留,然后北上家去也。时间的安排非常紧凑,虽然比较忙,但据说比那些动辄准备半年的相比,我们的婚事很是简单不少。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需要买过日子的家伙,因为没有房子可以装它们。这样一来,需要买的就是衣服和一些首饰了。

时间紧,任务重。她回来的第二天我们就去婚纱照了。最早商量的时候,就决定婚纱照不要花太多钱,控制在两千以内。我还问过朋友一些拍婚纱照的地方,知道了几个名字。经过比较,觉得一家叫”啄木鸟”的感觉还行。于是那天,我们就奔那个位于比较偏僻的新街口[离西单还有一段距离]的”啄木鸟”。还好,下车对面就是那家影楼。一般来说,确实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家影楼的服务比较”僵硬”。比如,因为婚礼不在北京,所以一些婚礼当天免费送的服务就享用不着。我们问能够折些需要的服务什么的。答曰不可。我们看重某个价位,但是看中另一个更高价位的相册。问可否调整一下。仍答曰不可。于是我们郁闷至极,没奈何。去也。

来的路上路过一家叫”泰夫人” 的影楼。金子招牌,看着很让我心虚。既然出来了,就走回头路到那里看看也无妨。一看价格,都是那个样子,还是平民的店面。这里的服务弹性比较大。经过一番调整,我们只选了一个中意的大影集,外加一些大大小小摆的挂的。

开始拍照时已是下午一两点钟光景。跟我们一拨拍照片的,还有一对儿跟我们年纪相仿的,还有一对儿是半老徐娘加中年男子。我怎么估计也断不是一婚,定是二次发婚或更多次婚。但补照也未可知。他们都比较木然,估计是拍了累了,累了歇了。

轮到我们开始时,我就和化妆师和摄影师逗闷子,攀老乡。吾断然不会让这件事情以后留给我们的印象会是:无聊。其他结婚拍照片的都说,很累,无聊。我俩觉得比较好玩,很是开心。情况如此不同,原因其实是我们选的价位比较低,要拍的不是很多,也不麻烦。总之就是”轻松”二字可以形容我们这一个下午。

拍婚纱照,拍过的人会有很多不同的感觉。我亦不能例外。但在我众多的感觉中,有一种是感动,是因为我的老婆而感动。一个女人决定要嫁了,那是多大的决心和勇气。而那个准备迎接老婆的人是多么的自豪和勇敢。要知道,人生这篇文章就此加一个回车,另起一段了。 [我在说我们俩,请勿对号入座。]

看着化妆师[一个胖丫头]给老婆描眉粉刷,而她一动不动,闭着眼,任凭摆弄。我心里感觉,其实拍婚纱照和举行婚礼也许差不多,都具有很大的象征意义和实际意义。她听人摆弄,是因为要和我拍婚纱照,是为了我。不久以前,除了家人,还没有哪个人如此”为了我”做什么事情。我也许明白了,这是迎接一位新家人的感动。以后,她还会有很多事情是”为了我”。颇知感恩的我,怎能不感动?

高高兴兴的拍完婚纱照已经7点多了[没记错的话],外面已经点了灯,而且影楼也要关门了。下一步就是选照片了,考验我们的时候也到了。摄影师当然会尽量拍出漂亮的照片,好让我们多选一些,当然这些多选的是要额外付费用的。淘汰了一批又一批之后,还是剩下不少难以割舍的漂亮照片。如果都留下,心里一合计,还要加很多钱,心疼[丽丽没说,但是我估计跟我想的一样]。于是再淘汰一轮,漂亮的也忍痛拿掉了,到后来剩下六张[没记错的话]。

要离开的时候,在收款台发现了招商银行的优惠说明,说凡是用招行的银行卡在这里消费均能享受9折优惠。恰好我用的信用卡和储蓄卡都是招行的,而且付第一部分费用时用的是招行信用卡。离开时外面已经黑了下来。在夜色的掩护下,我俩带着没卸的妆往家去了。

我把招行卡打折的事一直装在心里,第二天我给招行打了个电话询问此事。答曰:你可以先同商户商量出一个解决方案。影楼不同意打折,理由是我们选的服务已经是优惠的了。并说如果按原来的”菜单”,打九折没问题。我一想原来那个影集的惨不忍睹的样儿,心里想:还是算了吧。

说实话,我不想跟影楼较劲,因为钱不是很多,动气实在得不偿失:有这时间干什么不比这有产出?心情好,对健康也好嘛。有些事情不能太认真,别人逗你玩,乐和乐和就得了。在这种原则的指导下,我给招行又打了电话,温和的表示抗议:你们和商户怎么签的合同我不管。既然你们玩这个,就来点实际的。如果以内部规定等等为理由不给我们优惠,你们这活动还不如拉倒算了。在几分钟里面,影楼那头可能觉得过意不去,主动要求白送个X寸”水晶”照片给我们。老婆知道后,强烈要求送一个迷你的小相册,可以随时带在身上。开始影楼可能嫌麻烦不同意,但后来还是同意了。

后来还有一个小插曲。老婆去取照片时,发现每张都很好,只是一张有一点不好。经过加工之后,还算蒙混过关。这事我估计老婆不让细说。就按下不说,呵呵。别扁我。

(五)老婆因为一直是学生,觉得自己不挣钱,学习又要花不少钱,所以比较节俭。因为结婚是件大事,所以衣服多少一定要采购一些。

我们先去了东单,那里可买的东西似乎不是很多。首先买了非常”不重要”的衬衣和非常”重要”的结婚钻戒。衬衣是买给我和两个爸爸的,婚礼那天我们都要穿。戒指我们也没选太贵的。以前老婆就说戒指要带钻石的,但是到了选戒指的时候,她又觉得有点贵。我心里想,太贵的也买不起,就买一个钻石不太大,也不是很贵的戒指吧。后来选来选去,出去又溜达一圈回来之后,选了一个流线型的戒指。这种设计让本不是很大的钻石显大。她买的戒指饶一条项链,加上我后来选的一个男士戒指加起来一共花了5000多块钱。第一天的采购到此结束。实际上,衣服真的很难买。因为要在一个价格范围内选最合适、最满意的。

第二次出去采购的时候,我们去了西单。在北京买东西不能去东单,因为选择的范围太小。这次我们去西单很快就看上好几件衣服,几乎算挑花了眼吧。我们要买的东西要求是既要好看又不能太贵。转来转去买了一件大衣,一件羊绒衫。当天晚上,公司同事们聚会,喝酒。这是我喝酒最多的一次。据说酒能催眠,实际上它更能让人失眠。

由于宿醉,第二天感觉身体很是不舒服。我们早上去一家饭店吃早餐,可是时间过了,于是比较优惠的早餐供应停了。不得已我们走出小区,上了马路找一家小吃店将就一下。虽然头一天喝得稍微多了一点,在小吃店我还是吃进去了烤肉串。呵呵。我就是一条肉虫,我妈总说我要是生成猪身上的虱子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实际上,我的梦想是养一头”熟猪”,比如想吃猪蹄、猪肘就到这头猪身上去割,之后还能再长出来。我希望,以后科学发展了,在我有生之年能实现这个目标。

吃完饭,老婆心疼我喝完酒难受,决定不去西单了,就在附近转转。其实小区旁边的小店、大店也不少,货物也蛮丰富的。我们走了一通之后发现,这里什么衣服都能买到,根本没有必要跑到西单那么远的地方。于是我们决定,再买衣服不去那么远了。这次,我给老婆买一个包、一件大衣、一双黑色皮靴,还有两条靴裤。

这样,最低限度的采购就算完成了。据老婆讲,这样的采购虽然挺花钱的,但是心情会很好。她还告诉我,她的同学结婚采购很多东西,而且是异地采购,要花很多时间。总之,她的意思就是,她省了很多的时间和钱。有一句话怎么说道来着,”A penny saved is a penny earned”。感谢老婆。嘻嘻。

(六)一想就要结婚了,心里挺美的。要说为啥挺美的,好像又不能十分说清楚。

仔细想,好像不应该美才是。就比如年年过生日,年年过年。小的时候,很喜欢过生日,也喜欢过年。小时候是盼着长大,因为长大了就是大人了。过年有新衣服,好吃的。[80后似不能理解这些话。] 可是等我们真的长大了,会觉得生日生日、过年过年,岁月催人老。那是离死又近了一步,有甚可高兴、盼望的?这是悲观的人看问题的方式。结婚算是入围城。用钱钟书的口气说,就是结婚看似很重要,其实不过如此。如果引用经过很多人验证过的”公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么结婚之日就是爱情走向死亡的开始咯。还有人可能忍不住想跟我说:美啥呀?不就结个婚吗?就头几年新鲜新鲜,或者说头几个月新鲜新鲜。然后拉倒。

我也快活了三十年了,现在算是明白了一点儿。至少在恋爱、爱情和婚姻方面,不要拿自己到别人那里去对号入座。别人是别人,自己是自己。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别让别人的事让自己烦。别干”把别人家的棺材搬到自己家里哭”的蠢事。走一步算一步。”到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话”。以后再说以后的。

演员方青卓在人间也走了五十年似乎也才认识到这一点。昨天[2006年4月22日]凤凰卫视一个节目中,她和一个”女子侦探”对垒,主题是该不该用侦探去对付自己的老公。谈到激烈处,方青卓几乎要拂袖而去。方青卓本人的幸福不是装的,也不是演的。但是,她幸福不代表别人都幸福。在她说要用爱留住丈夫的人和心时,那位女子侦探按耐不住,反唇相讥:”你是不是演戏演的太多了。”此话一说,方登时大怒,因为她首先把这句话理解成对她演员职业的蔑视。主持人和现场嘉宾马上替侦探解释:她说的”演戏”是跟”现实”相对应的,别无它意。方似乎也认识到了这一点,坐下继续讨论。在侦探痛陈自己和别人的遭遇之后,方不得不承认道:我不知道现在社会居然是这个样子。她说的”社会”,自然是跟自己的世界相比较而言的。

因此,我觉得,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不要看别人。过自己的日子,走自己的路,对”社会上”的事要做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不要胡乱对号入座。

结婚传

(七)我早早的安排好回家的火车票,待一切准备基本上弄完之后,就和老婆踏上了回家的列车。总感觉北京大冬天不太像冬天。冬天应该有雪,但北京没有。每次过年回家看到白色的大地,从眼前一直延伸到天边,几乎要雪天一色,心里就是久违的冬天的感觉。火车往北一路开去,眼前的景象越来越像魂牵梦绕的家乡。虽说男儿志在四方,但是如果不是因为各种原因,有几个愿意离开家乡呢?我现在看到的和参与的恐怕就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了!

到家那天的下午,我们就坐着小面包,一路奔到山下面的乡政府:登记结婚。我们这里的”社会结构”是这样的:地方政府是鄂伦春族的自治乡,这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是当地的林业局,是这里的主要产业,自己”五脏俱全”;还有一部分就是铁路,我爸工作了几十年的地方。

怎么也没有想到,连结婚登记这种本职工作在这个乡的政府部门都办不了。原来,这里的结婚登记曾经很混乱,不该登记的(比如年龄不足)都给登了,出现了腐败行为,结果上级部门一”发怒”:把相关的权力收到县一级的民政部门去了。于是我俩决定第二天(1月18号)去塔河县登记。实际上我一直就想这个日子登记,因为开始谈恋爱也是某月的18号。

第二天一大早,我俩各自带上结婚登记必要的证件(户口本和身份证的原件)坐上开往县城的汽车。听起来很可怕,好像多远的样子,实际上按时间计算不过是在北京去趟西单再回来。也许去县城花的时间更少一些,因为绝对不会堵车。

到了县城,我们打的直奔县政府的民政局。在家乡生活的人们交通出行十分方便,又十分的便宜。比如在十八站,有绕着大路走的面包车,一人一元;还有三轮车的士,一趟两元。在塔河县,更玄乎:可以用公共汽车的价格享受出租车的服务。这里,县城内的路线出租车壹元一位,无论多么新的车。其实,它们是地下出租车系统,私家车出来拉活,也就是黑车。如此便宜要”归功于”这里实在不景气的经济。

天气实在太冷了,温度低到所有的水分一出现在户外空气当中立刻凝结成水珠,整个县城就笼罩在水珠汇集成的白色大雾中。我俩为了躲避寒冷,一下车跑步冲进县政府。这个办公楼里聚集了很多的部门,我们要登记的地方不知为何远离一楼的民政那部分,被”发配”到了三楼。

我俩等啊等,干等不见负责登记的人过来,而其他办公室的人陆徐徐续续都来开门,打水,扫地,呼朋唤友。我对这里还有点感到好奇,因为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政府大院”了。房子的结构跟东北到处都能看见的学校差不多,中间上来一个楼梯一直通到顶,楼梯的两边是厕所或者水房,再往两边就是各个房间,里面驻着各个部门,不过房间小点而已。

我们这在等的时候,还有一对也来到这里。在我看来也是登记得;但是在老婆看来,他俩是来离婚的,因为他们俩是一前以后上来的,而且可能没有手拉手。等到不耐烦之际,我要拨打门上的电话号码,没通。

过三天就要婚礼了,我感到没底的一点是:万一抱不动老婆怎么办?根据老婆的说法,我还算是幸运的,因为我们要走的都是平房,要是楼房得抱上抱下。于是我就突击练习抱老婆,在北京也抱着走走试试。我看县政府的走廊比较宽敞,就让老婆抓紧我的脖子,一下子抱起来,走了一小圈。我心里越来越有底了,肯定抱的动,没问题了。老婆脚悬空,也怕被人看见不好意思,大呼小叫的,结果就真被一些人看见了,比如出来扫地的。

那个老太婆终于出现了,也没有因为迟到向我们道歉,好像纳税人养着他们就是用来迟到似的。她问我们证件都带齐了没有。我们拿出了各自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她给我指了个方向,让我到马路对面的复印社把证件各复印几份拿回来存档。回来之后,把复印件交给她,开始填表。其中有一栏是”婚姻状况”,我思忖半晌,这得写”未婚”才对。我对老太太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填表写”未婚”了。我都习惯了填表写”未婚”了,觉得”已婚”离我实在太遥远了。现在”未”、”已”之间,只有几分钟的间隔。霎时间,我就成了名声不甚太好的”已婚男人”了。[它的名声确实不是很好,你要是不信,随便到百度或者Google搜索一下就知道了。]老太婆登时表扬我,对老婆说:这是我给她的承诺。给结婚证盖钢印的机器手柄朝外,估计凡是来的人,无论离婚还是结婚都得亲自动手了,而且估计一般都是男士出手。于是我也免不了给自己盖钢印了。在该交费用时,老太太说XX元,我俩也没有仔细想,我就掏出钱给她。实际上,结婚手续每对儿好像全国统一价。后来发现,老太太强卖给我们一本书,一个纪念品。这再一次证明结婚实际上就是发昏。

登完记,我俩就是合法夫妻了。心里那个美,琢磨:小样,成我老婆了吧?想跑,就给你贴上”离婚女人”的标签!股市上,这叫套牢。从我来说,我何尝不也是套牢了呢?

离开县政府,我们还有时间,就买了一些东西,顺便看望一下老婆刚刚生完孩子的同学。那个孩子我看了,如果只用一个词形容就是:真是难看。估计刚出生的家伙都是很丑。

(八) 待续。。。

2 thoughts on “结婚传

  1. Pingback:结婚两周年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