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的故事 (2)

(2000-2002)

中央大街

我在2000年来哈尔滨之前就去过中央大街一次,好象是在1993年,当时没觉得怎么特别的好。只记得街的两旁有卖鱼的,现在早没了,两边都是人行道,两边的店铺特别的漂亮,大都是很久以前留下来的欧洲风格建筑,说来也不奇怪,因为这里曾经是类似俄罗斯殖民地的地方,这种建筑大概是他们留下来的。行走在花岗岩铺成的路面上,让我这个来自大兴安岭的家伙有双重异样的感觉。一个是:哇赛,这里是城市诶,看看两边的建筑有多漂亮,街上的人大都是一对一对的恋人,窗明几净的店铺,这种城市的街景太美了。另外一个是:在中国土地上还能看见这美丽的异国感觉太太美妙了。很久以来,哈尔滨都是一个欧洲建筑风格的北方名城,至今还能出中央大街以外的地方见到风格与旁边其他建筑迥异的漂亮房子。听说以前拆掉了很多,真是太可惜了。

我在哈尔滨的发现

*老外没有几个,如果您只在居民区活动,您很少能见到他们。我住的小区里有几个俄国女士,他们好象是嫁给中国人了。在商业区,您也许还能见到几个。结论:哈尔滨相比较之下过于落后了,外国人少是个论据…….
*能见到的最漂亮的女孩大都跟在一个老太太的身边。发现:年轻的是女儿,年老的是妈妈。

*公交车大都很破,尤其是3路。结论:这代表了这个城市的落后经济。(在我离开哈尔滨的2002年,哈尔滨开始更换公交车了,3路摇身一变,成了哈尔滨最漂亮的车之一)。

*昨晚听广播,一个人打电话咨询心理大夫,他认识一个女孩七年多了,每次见到她都感到极为紧张,问该怎么办。言外之意是,他爱上她了。该医生极为惊讶:七年了还紧张?回答:是的。医生回答:立刻把七年来的紧张感觉写下来交给她。我的发现:爱得真的够深,可以紧张7年,佩服佩服。
*夏天一到,我发现哈尔滨漂亮姑娘越来越多。看也白看,没一个是我的,干脆不看,… …

*人类破坏环境自作自受,上个月哈尔滨刮起了沙尘暴,黄沙这天盖日,非常恐怖,就象遭到了原子弹轰炸一样,白天跟黑黄昏似的,耳朵眼里全是沙子、泥土..

*当官儿的腐败无处不在,修个什么环路没多长时间就这坏那坏的,他们有权有势,胡作非为,要建个法治国家,先治他们。我们这些辛苦的纳税人养了一帮白眼狼。还它妈的说自己是我们的”公仆”。官、干部=S.O.B.、TNND、TMD …

*5月2号去哈尔滨平房区参加婚礼,一行人一路找新疆大街,到了我才知道为什么叫新疆大街,因为到了大西北呀,太偏了,新疆大街那里看起来就象加格达奇一样…不过,外来资金大都投在了那里,顶益、统一、可口可乐、…
凯利外国语学校

听当时的同事后来说,我在跟校长第一次接触时说的第一句话,他就看上我了。我记得当时问的是:你的学校教英语的方法跟普通学校的一样吗?我当时的想法是:如果是我不会伺候的,原因是我伺候不了,好多年来我都是学的如何说英语。如果学校一直象目前这样教授英语,那我做不了老师,特别是小孩的老师,我实在没有那个耐心对付孩子们,成年人还差不多。尽管他的方法同别的学校不一样,我还是适应不了,我太讨厌小孩子了,一见就烦。

校长是个对自己判断很自信的人,他当天就让我去学校吃了饭,第二天就去上班。而且主动借给我500块钱。这年头,有几个会这么干呢?他不怕我跑掉吗?(现在想想:可能我看起来也不像会卷款500逃跑,而且500块对于他,算什么呢?嗬嗬)怕就不借了。他很幸运,把我判断准了。我是个守信用的人。如此的信任我,我感激不尽。

在凯利的日子让我难忘(现在想想:谁说难忘,我几乎都忘了….),从校长到每个老师都喜欢开玩笑,办公室里每天都有节目。

今天(哪一年呀?…哦,是2001年)5月9日我给学校的各位打了电话,老朋友都还在那,都在满负荷的工作,工资比我高多了,羡慕啊。我一口气打掉了两块四毛钱,不过由于没零钱是我可怜的姑姑家弟弟付的帐,真是过意不去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