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

上个月我发现了一个周末的新去处:首都图书馆。到现在一共去了三次,每次都是走着去,走着回来。在路上我想,如果要安家一定安在首都图书馆或者国家图书馆旁边。我喜欢。
图书馆对于很多人不能算是一个新去处。比如,上学的时候就可能经常去。但是对于我是。上中专的时候基本上不去,学校只有阅览室,算不上图书馆。刚来北京时找工作去国家图书馆(北图)上网。后来因为工作需要又去过两次。后来就没进去过。

今年春节假期,有一天的天气特别好。我在家坐不住。用短信问朋友我该去哪。其中一个朋友建议:图书馆。我几乎猛拍脑门:我咋就没想到呢。我的邻居小贾和小杨周末经常去,还借回很多书来看。我刚来的时候就听他们说附近有个图书馆。但是没有在意。首图就在华威桥下,我记得听他们说就在潘家园那边。那天我走着去那,步行大概四十分钟。春节也不放假,跟我猜的一样。

根据图书馆里面的设计说明,它是仿照一本书的样子建造的。但是我没看出来。无论里面还是外面都比国图新的多。当然了,里面的书籍的种类和数量跟国图自然没法比。

第一天用一百块押金办了借书证。这种级别的借书证不能借六楼的英文原版书。第二天我就换了押金五百块那种最高级别的借书证,这下英文原版书可以借了。我先借了两本:一本是美国历史,一本是美国经济。

到现在,二十八天一个借书周期过了,第二本才看完一半。过期要罚款的,我今天就又去续借。规矩是续借时间是两周,但是管理员开恩,又借给我四周。跑一趟只续借似乎不划算,我就又借了两本中文书:一本清朝小说《二刻拍案惊奇》(凌�鞒酰�,一本现代传记《想跟陌生人说话》(冯远征、梁丹妮)。《想跟陌生人说话》讲了冯远征、梁丹妮几十年的各自生活,包括十多年里共同的爱情和婚姻。幸福的人们都是相似的,他们让我想起了在哈尔滨的一位朋友。爱情原来确实可以像他们四个的那样:确实可以只跟爱情有关。读《二刻拍案惊奇》,其实我是想感受一下跟现在完全不同的世界。还有就是想通过这些阅读这些古书让自己知道典雅、纯粹的中文到底应该是怎么写的。我现在发现自己不会写中文。

图书馆是个无穷无尽的知识海洋,我愿意在里面一直畅游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