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 :哈尔滨

哈尔滨也是我家,我住了两年零九个月。哈尔滨亲戚没有,但是有朋友。

*整个哈尔滨是跟着松花江流淌的方向斜着的,所以哈尔滨人通常不区分东南西北,因为整个城市是歪的,无所谓正南正北。哈尔滨人会按地点区分方向,比如江边,平房或者曼哈顿(一购物中心)等等。给出租车指路或者别人给你指路都说:过了第一个路口往左或者往右,不会说往东往西,因为没人知道哪里是东南西北。

*哈尔滨城市建筑的一大特色就是欧化。靠近松花江边的一个欧化建筑集中地是中央大街,街道的两旁都是欧洲建筑,当年沙俄留下来的。索非亚教堂是俄罗斯东正教教徒修建的。非常不幸,跟中国其他白痴城市一样,自己最具特色的建筑不知道拆掉了多少。老城区散见历史建筑。除了历史建筑,哈尔滨的建筑跟所有的中国城市一样没有区别,十分丑陋。

*我在哈尔滨跟一家人住了两年多。时间长了,就会有些故事。那家人可能是哈尔滨典型的城市贫民。名义上的男主人是我迄今为止最为蔑视的人。关于那家人的事情我陆陆续续知道了一些。说他是名义上男主人,是因为他带不回来钱养家。她老婆完全是瞎了眼睛会嫁给他,后来知道是奉子成婚,冤枉死了。他是流氓。典型的混子。说话的表情以及谈话的内容都让我生厌,一个人怎么会那么让人讨厌呢?他挣不到钱拿回家。于是家庭战争连绵不断,一直到老婆死掉了也没有停止。老婆曾经推销化妆品,最好的时候每个月赚到数千块钱。而他,挣的钱不够自己花销。我跟他们家合租那年的春节,老婆病了。癌症。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老公,父亲应该做什么呢?按我的想象,应该是勇敢承担起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像个男人的那样。但是他没有。家不回,女儿不养。谁养?老婆娘家。我觉得奇怪的是老婆死了之后,他爸才出现,我才认得。老婆的病都是由亲爸亲妈料理的,而他们家也很穷,治疗到最后没钱继续治疗。他们夫妻之间照常吵架,打架。他不会因为老婆有病让着她。老婆病了整整两年之后,去年夏天(2002年)去世。没有多久,他爸和后妈搬进来了。他和后妈不合,跟父亲也不合。有一天晚上父子打架动手,自己结婚时的梳妆台的玻璃被打烂了,刀子也划伤了梳妆台的桌面。打架的原因还是:没钱,穷。他骂后妈,是她害死他亲娘的,是老爸气死他娘娶了后妈。女儿到了上学的年龄,学费他是出不起的。他威胁老爸和后妈出这笔钱。经常从两位老人借5块10块的小钱不还。… …一个男人居然无能、不负责任到如此程度,让我叹为观止。

*在哈尔滨数个工作,最喜欢的是明日科技的那个。到现在我还是无限向往那些刚刚开始工作的日子。新千年的夏天,我到了那里。学会了互联网,学会了网页制作,学会了灌水,拍砖,学会了做网络大侠。在那里的经验和经历让我至今受益匪浅。我还工作中结识了许多朋友。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