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两周年了

就像初为人父、初为人母的人按天、按月、按年数自己孩子的年龄一样,新婚的人“数”的劲头虽然比不上这些父母,但至少也会按年数自己结婚之后的日子。但跟这些父母一样,数着数着就数数疲劳,也可能会不那么十分在意了。

前年的今天(去年是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是我和老婆结婚的日子,我们结婚已经两年了。还能记得当时宾朋满座、鞭炮齐鸣的热闹。婚礼当天的录像刻成了光盘,后来又复制了几张,在贵阳和北京都有,为的是避免出现“灾难”后无法恢复这用什么也换不回来的珍贵音视频记忆。

录像也重温了好几遍,每次都会被请来的伴郎和伴娘在婚礼上的表现逗笑。伴郎一幅不愿意站直了的龙虾相,在被司仪问及他该怎么称呼新娘时,误以为是问怎么称呼伴娘(他的女朋友),于是不屑一顾地回答:“媳妇儿呗。”结果全场哗然,因为大家理解的都是司仪想要表达的意思:你要叫新娘“嫂子”,然后收红包。后来又轮到伴郎和伴娘表现时,由于一次司仪的指挥,二人面对面离得太近,小伙毫不客气的抱着伴娘的脑袋就啃了一口。于是全场沸腾了。

我们的婚礼上,如果没有二人的精彩演出,不知道要失色多少。记得我妈说过,就有这样的人婚礼才有意思。

说实话,在我们那儿当伴郎是一件很辛苦和痛苦的事情。被司仪指挥是小,根据东北的习惯(至少是我家那儿),伴郎是要挨揍的。伴郎不但在我家门口的雪堆里被他的朋友按倒一顿爆踹,而且要不是自己保护得好,在进婚礼现场的大门前满头、满脸都要被黄豆、大米等击中,留下点小痕迹是免不了的了。

弹指一挥间,两年过去了。用丈母娘非常伤感的话说就是,“女儿结婚之后就没回来过”。

我还记得自己以前常说:我和老婆在北京重逢是在小学毕业起不通音信的十四年之后——听起来蛮久的样子。现在得重新算一下加法了:从小学毕业到现在已经快十八年了,从恋爱开始算已经快四年了,结婚已经整两年了——这就是时光飞逝了。

今天,为了庆祝周年纪念日,晚饭时,老婆拿出了从贵阳带回来后一直“珍藏”的西红柿酸汤鱼的底料,买了一条我从小就十分爱吃的鱼,用电饭锅煮了一顿酸汤鱼火锅。给酸汤鱼拍了照片,但数据线一时找不到了,只好也“珍藏”了。

6 thoughts on “结婚两周年了”

  1. 没找到留言板,只好在这里问。
    那个房子的故事大家都听过。
    但是你要知道,你把房子抵消了,就什么都不欠了。
    你把房子抵消的时候,是你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天的时候,你还管前面还了多少钱干什么?
    人都快要死了,还去考虑自己的金钱得失?

  2. 呵呵,我说你的评论处怎么没有后续留言,跑这来了。既然讨论钱,就要研究到底划算不换算的问题。如果这个死老太太觉得很划算,那就没办法了。如果运气不好,老太太多再活几年,要背上一个破产、没有信用的记录一直到死了。

    为了让其他人知道我们在讨论什么,请参考VR的贴:
    http://www.vra.cc/archives/4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